最強小農民
小說推薦最強小農民最强小农民
“怎么?我不能来?”
慕寒烟俏脸冰寒,眸光扫过那莲月仙子的时候,猛地一沉,有寒芒暴起。
现在神武国的人说起她,都不再如以前那般敬畏了,都是调侃的,说的自然就是这个莲月仙子,与她那未婚夫的事了。
现在整个神武国,谁不知道这档事!
莲月仙子看来,尴尬一笑,赶忙转身,入了阁中。
“也不是!”唐昊道。
“跟我走!”
慕寒烟冷喝一声,健步上前,一把抓起他的手腕,便是冲天而去。
“唉!这下惨了!”
“是啊!慕将军什么人,那可是咱们神武国第一天才,牧哥他就算到了阳神境,也根本不是对手!”
一群纨绔在下边看着,都是一脸同情之色。
“这是去哪?”
被抓着手腕,唐昊也没挣扎,任由那慕寒烟拉着他飞去。
毕竟是名义上的未婚妻,他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但,飞了一会,他便发现不对了。
这不是往逍遥府,也不是往她的飞凤府去的。
“等会你就知道了!”
她冷喝道。
片刻后,她往下落去,正是当日,唐昊报名参军的地方。
“两位将军!”
见二人落下,营中军士纷纷躬身行礼。
慕寒烟微一颔首,再是松开了抓着唐昊的手。
她冷冷瞪来一眼,迈步往前面的一顶营帐走去。
唐昊咧了咧嘴,这时候的她,比自家那冰山大师姐还要冷。
不过,从这个角度看去,她那曼妙的背影,倒真挺赏心悦目的。
她身段本就很完美,被火凤战甲一包裹ꓹ 臀形更显圆润ꓹ 往上是盈盈一握,如水蛇般的腰肢,往下是一双修长ꓹ 白皙的玉腿ꓹ 走动起来,简直要命。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小農民討論-第3449章 玉龍山的陰謀閲讀
看了一会,突然ꓹ 身前的玉人脚步一顿。
她猛地转身,一对凤眸圆睁ꓹ 瞪视而来。
眼神中,分明有一抹羞恼。
方才ꓹ 她一直都能感应到,跟随在背后的那一束目光。
这样的目光,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她也清楚自己的魅力ꓹ 只要走出去ꓹ 十个男人中ꓹ 九个会这般看她ꓹ 她也习惯了。
可换成了这家伙,她就有些不爽,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你看什么!”
她怒斥道。
“我看看怎么了ꓹ 又没摸!”唐昊油然道。
“你……”
她凤眸一瞪,瞬间气极。
明艳的面庞ꓹ 也因为愤怒而涨红了。
“你还想摸啊!”
她银牙一咬,冷笑道。
她深吸着气ꓹ 饱满的胸脯不停起伏。
“想想而已!”唐昊笑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小農民》-第3449章 玉龍山的陰謀相伴
“哼!无耻!既然你这么想,等回去摸你的大师姐去!”她怒斥一声ꓹ 狠狠剜来一眼,便是转回身ꓹ 继续往前走去。
人渣!
她觉得不解气,心中又是暗骂。
天天去瑶池阁,找那天葵宫妖女鬼混不说,还在自家府里养了一个美貌大师姐,这什么人啊!
“进来!”
走到一营帐前,她走了进去。
里面是传送阵。
传送之后,唐昊来到了神武国境。
“那儿看到了吗?那是我飞凤军的城!”
慕寒烟带头,朝着远处的一座雄城掠去。
神武国有十位神将,各自领一军,每个都有自己的一座城。
“你还没说,到底让我来干嘛?”
唐昊跟着掠去。
“去抢宝贝!”
人氣玄幻小說 最強小農民 txt-第3449章 玉龍山的陰謀鑒賞
慕寒烟道。
“宝贝?”
唐昊眼睛一亮。
“我刚得到消息,在百域境内,发现了一条上等的金铁矿,陛下命我去将这条矿脉夺来。”慕寒烟道。
“那叫我干嘛?”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是用得上你的阵道,你必须要帮忙吗?”
“是说过,可这哪用得上阵道?”
“这个消息,朱雀国那边应该也知道了,也会派人去抢,到时候打起来,说不定就有你的用处了。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死的!”
说着,她回身看来,眸光有些戏谑。
这个家伙,虽是晋升了阳神,但因为提升太快,根基定然不稳,加之原本出身极差,想必也没多少神通本领,就是一绣花枕头罢了!
看着是个阳神高手,但实则没什么用。
若真对上朱雀国,或者其他势力来的阳神高手,这家伙怕真有性命之忧。
“好!那你可要保护好了!最好是贴身保护!”
唐昊笑道。
“贴身?无耻!”
她又瞪来一眼,叱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很快,两人落入了城中。
他见到了大量飞凤军的人,都是女子,皆着战甲,英姿飒爽,不过,她们的战甲正常多了,基本都是全身包裹。
见到他,这些女子略有些诧异。
但很快,神色便恢复了正常,有些漠然。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小農民 ptt-第3449章 玉龍山的陰謀展示
她们当然知道这位,也清楚他与自家将军的真实关系。
不少女子扫来的眸光中,更是带了几分鄙夷,轻蔑。
“事不宜迟,这就出发!”
来到主城,慕寒烟立时催动了这座神城,撕开虚空,穿梭而去。
此刻,百域一处。
一片深渊附近,一座雄城隐遁于虚空之中。
几道身影立于城墙之上,透过虚空缝隙,眺望远方。
“算算时间,也该来了!”
一名着青色战甲的男子,翁声道。
“将军莫慌,天狼使已经传来消息,说神武帝已经将任务交给了那飞凤神将,想必很快,她就会来了。”在他身侧,一名黑袍男子道。
“那就好!”
那青甲将军颔首道。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小農民 ptt-第3449章 玉龍山的陰謀
“我说,你们玉龙山那么大一个圣地,怎么还用这种手段?小小一个神武国,直接推过去不就行了?”
另一边,一名男子出声。
他着一身银袍,面目儒雅俊逸,一派书生气质。
观其身上的气息,乃是阳神中期的强者。
“就是,还找我们这些人来,真是想不通,你们玉龙山在想什么!”
又有一人出声,是个身形高瘦,面目阴鸷的男子,一身的阴邪之气。
他修为弱一些,不过三星境。
“是啊,我也想不通,你们玉龙山要对付他神武国,何必借我朱雀国之手。”那青甲将军亦是一脸困惑。
在这里的八人,除了他是朱雀国的神将,还有那位黑袍的玉龙山使者,其余六人都是东洲颇为有名的邪派强者,也是玉龙山找来的。
这令他很不解。。
堂堂玉龙山,威震东洲的大圣地,对付一个小神武国,竟然还要假他人之手?
这听起来实在有些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