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现在东方的使团来了,而且还是一直庞大的舰队,必定带来大批量的商品!最有意义的还是东方的商路打开了,泰西封有些萧条的商业必定会繁荣回来。
商业繁荣了,国家的税务就能多收些,战争支出就会多许多。支出多了,就能多征士兵,多打胜仗,给百姓的压力就会小下去。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第670章奇怪的武器鑒賞
这样的连锁反应,库萨和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很想亲自到海边迎接,但和罗马帝国的战事还在胶着,根本就离不开人,于是派了儿子喀瓦德,亲自到河口迎接。
喀瓦德看着海面上的大船,他不知道说什么,但有一点,自己亲自来迎接并不委屈。
双方客气的互相见礼之后,弄清楚沈阳不过是属国后,让喀瓦德更加的惊讶,因为一个小小的属国都有这样大的舰队。
和萨珊波斯的贸易是大头,因为过了萨珊波斯,前面的除了东罗马,就没有几个大国。
而东罗马的生意注定是做不成的,他要毁掉君士但丁堡,就要空出大部分载重,否则,怎么把君士但丁堡的财物运走?一个几十年的戒日王朝都有几千万贯的财货,一个近几百年的国度,那财富又怎么会少?
幼发拉底河虽然大,但是进不了大船的,别说像张骞号,苏武号这样的大船,连武装商船也是进不去的。这几千吨货怎么运到泰西封成了难题。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初唐求生 線上看-第670章奇怪的武器
喀瓦德原来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几十艘芦苇船就可以运回泰西封。当舰队把商品装运到码头,在码头上堆起一堆堆货物的时候,他明白,没有千条芦苇船是运不进泰西封的。
还好喀瓦德是一个很果断的皇子,他征用了在幼发拉底河上的所有芦苇船,给舰队运货。
然这些船很大一部分是商船,结果就是东方来的巨型商队要进泰西封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萨珊波斯,各地有实力的贵族和商人都涌往泰西封。
周之翎站在最大的一艘芦苇船上,闻着芦苇的气味,这艘芦苇船不是很大,长不过20米,宽不过2米。
这艘船载着他,还有半个连的警卫,还有进2吨的装备和礼物。他打破脑袋,也不想不明白,这艘船为什么不沉。
他曾经听吴欢说起过,他是抱着芦苇过黄河的,那时候可是冬季了,那种凄惶,他能想象的到。
现在他居然也坐在芦苇的船,但这和凄惶根本就不搭边,有的只能傲气,没有错就是傲气,翻手之间,决定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的傲气。
河口到泰西封有近千里的路程,好在河边有很多城市,住宿和食物根本就不成问题!
渐渐的芦苇船是越换越大,船也越来越少,从开始的上千艘,到现在的200多艘。
周之翎还弄清楚了这芦苇船为什么能载这样多的东西,还不漏水。原来他们在船底涂有一层厚厚的沥青,这使芦苇船非常的牢固,也让芦苇船不渗水。
他意识到这沥青对海船非常有用,可以交易一些运回沈阳,于是在单子上记下了一笔。
幼发拉底河口抵达泰西封有500多公里,每天船行不过百来公里。所以时间很长,路上相当的单调,喀瓦德一直观察周之翎和他的卫队。
头几天,他不好意思问,等熟络了,他就带着翻译,到周之翎的船上,询问东方的事情,顺便混吃混喝。
说难听的,就算是在旅途上,周之翎的伙食,也不是喀瓦德这些所谓的皇子不能比的。什么蒸包子,馒头,面条,更别说什么红烧肉,鱼虾罐头。
这日早上,喀瓦德又来混吃,他拿着非常喜欢羊肉包子和豆浆。
他一边吃,一边看到卫兵的八一步枪问出心中的疑问:“你们的武器好怪!”
以为周之翎带的卫队都没有带武器,后来才知道,自己认为是装饰品的东西才是武器。
什么样的武器做成这样?没有一点尖的东西?也没有刃口!这是什么杀人的?难道是砸么?他想不明白,所以才说出好怪的话。
周之翎拿了2个豆芽菜包子,听到喀瓦德的话,笑笑说道:“不奇怪啊!我们的武器都这样的!”
喀瓦德听到翻译官的翻译,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或者还是翻译官翻译出错了。他再次问道:“他们的武器就这样?”
翻译官点点头说道:“是的!他们的武器都这样,所以不奇怪。”
喀瓦德:“那你再问一下,这武器怎么使用的?”
翻译官对周之翎问:“王子问,这武器怎么使用的?”
周之翎吃着包子说道:“到时候会看到的!让他别着急。”
周之翎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他知道幼发拉底河和并不平静,这些条河上常有水匪和马匪流串。特别是这种无河堤让河流随处满滩,到处是芦苇的地方,在中原也是滋生河匪的地方。
喀瓦德当然不知道周之翎的心思,以为周之翎是觉得自己的武器太过简陋,和他携带的禁卫军不是一个等级,所以心中非常的得意。
然而这得意并不久,在快中午的时候,船队开到一处河道分道多的地方。涌出数不清的芦苇船,本来前几日就应该出现的水匪,马匪,在这一刻都出现。
周之翎看清楚这些都是水匪,但这是人家国土上,不能随意杀人,换句话说,打狗得要看主人。于是揶揄的笑问道:“没有想到,王子殿下安排了这样多的护卫,我们一路就安全了。”
喀瓦德听到翻译,也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还是喀瓦德率真,连连摆手说道:“他们不是护卫,是马贼,专门在这一带劫掠的。”
周之翎邪笑的问道:“哦!是马贼,那就是我们能杀咯?”
喀瓦德连说:“能!能!当然能!”
周之翎不再理睬喀瓦德,对他来说货物比喀瓦德的感觉重要,毕竟这些货物,可以换上很多钱财,如果被人一把火烧了,要心疼死。
他转头对自己的侍卫长说道:“射击,不留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