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顾谨行害怕极了,弱弱求饶:“哥,不是因为我皱的眉头,不能算在我头上呀!我能确保不出乱子,但我掌控不了嫂子的表情啊!”
一声嫂子,喊的顾谨遇皱了皱眉头。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聪明的吗?
他还真是喜欢有人喊许许嫂子。
“睡吧,搞砸的话,你去就整容。”顾谨遇丢下这句话,退了队,退出登录,锁屏睡觉。
顾谨行听到整容二字,心里直发抖。
他就是靠着这张脸才敢改名顾谨行,才敢明目张胆的接近哥。
若是哥让他整容,跟哥的脸再无相似之处,他根本化不了仿装,就不能当哥的替身,不方便为哥办事了。
那他还有什么优点值得哥认下他这个弟弟?
黑客技术?
精华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366章 戶口沒轉成分享
哥已经不缺这方面人才了!
唐乾是哥的替身,能为哥办很多事。
唐乾的八个手下,全是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各方各面,不说全部顶尖吧,也绝对是顶级。
假以时日,绝对都是行业中最顶尖的翘楚。
他呢?他除了这张脸够帅,脸皮够厚,真的没有能拿得出来的长处了。
顾谨行愁得睡不着,再而三的确定自己的计划是否完美,最后默默祈祷:“嫂子,看在我一腔热忱的份上,你明天千万不要皱眉,一定要好好配合看大戏。”
第二天一大早,苏慕许给顾谨遇发微信:“老公,早安!有被发现吗?”
顾谨遇:“早安,小可爱。”
顾谨遇:“应该没有。如果被发现,就是你二表哥发现了,但没找我。”
苏慕许:“我二表哥认可你了,不会拆穿你的,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好好休息,下午见~”
顾谨遇:“有道理,我也觉得你二表哥变了不少,好相处多了,都有些不习惯了。”
苏慕许:“你看,欠儿欠儿的吧?先不说了,起床洗漱下午吃早餐了,爷爷肯定很激动。”
顾谨遇:“那是自然。从今天起,你不仅仅是他的心肝宝贝,还是他的骄傲。”
苏慕许想想就挺为自己捏一把汗的。
一分之差啊!
她就比最低录取分数线高了一分……
也就是说,等她入学,她是专业里倒数的。
不过,她已经很知足了!
“感谢顾老师~”苏慕许发了语音,便去了洗手间。
简星迷迷糊糊醒来,听到的便是这句话,再看苏慕许的手机屏幕亮着,好奇的爬过去。
“你干什么?”简希怒瞪着简星。
简星吓得一哆嗦,小声说:“我就看一眼,不干什么。”
“你能不能尊重别人隐私?”简希就挺气的。
她永远忘不了简星偷看她的日记,还偷偷跟她爸爸妈妈说。
所有人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对她的伤害很大。
简星吐了吐舌头,想起自己犯过的错,灰溜溜的爬下床,再不敢言语,连眼神都不敢乱飘。
苏慕许洗漱完毕回来,看见手机屏幕还亮着,再看一旁端坐着的简希和简星,心头跳了跳。
居然忘了锁屏。
还好没外人。
再看顾谨遇发来的语音并没有被听,苏慕许放下心来,找了无线耳机塞到耳朵里才听。
顾谨遇:“苏慕许同学,光口头感谢,顾老师是不满意的哦。”
顾谨遇:“真要感谢顾老师的话,请拿出百分百的真诚和热情,否则,顾老师是会拒绝的。”
顾谨遇:“也许还会生气。”
顾谨遇:“今晚,我等着你用实际行动感谢我,而不是只动动嘴。”
苏慕许听完,心惊肉跳的,偷偷瞥了简希和简星一眼,万分庆幸戴了耳机。
摘下耳机,苏慕许红着脸去衣帽间找衣服换上,想到自己明明可以先转换文字,又觉得自己不够聪明。
下次,下次身边有人的时候,就先转换文字好了。
直接戴耳机,显得挺见外的。
等简星洗漱更衣之后,三个女孩子一起出了门,进了电梯。
电梯在四楼停下,苏慕许笑容绽放,只等着电梯门一开,就甜甜的跟三婶打招呼。
结果,电梯门打开时,看到的是安诺往里走。
可真巧。
“许许。”安诺惊讶的看着电梯里的三个女孩子,面颊微红,冲苏慕许笑笑。
苏慕许往后退了退,扯了扯唇角,简练到极致的做了介绍:“简希,简星,安诺。”
简星看着安诺,忍不住犯花痴,但是没敢太明显。
对于这个男生,她多多少少有所耳闻。
简希点头示意,也往后挪了挪,并没说话。
很快到了一楼,四人一起出了电梯,去餐厅用早餐。
吃过早餐,安诺很愧疚的对苏老爷子说道:“苏爷爷,我户口没转成,能请您帮帮忙吗?”
苏老爷子没关心过这事儿,想着安诺离开家,回了老家发展,户口迁不迁的并不重要。
也许哪天宝贝孙女就不生气了。
没曾想,安诺还挺有骨气,说要离开,就真要把户口迁回去。
安佳人也道:“爸,诺诺的户口迁过来时成了城市户口,现在想回去成为农村户口,挺难的。”
苏慕许听着,笑了笑,很随意的说:“还有一种户口叫非农户口吧?那个挺好办的。”
安诺苦涩一笑:“许许,你说的对,只是……我想留住我爸妈名下的宅基地和几亩薄田,若是迁不回农村户口,就不是我的了。那片荒废田地里的墓地,也会被别人夷为平地。”
说到这儿,安佳人的神色明显哀伤。
本就是孕期,情绪波动比较大,提起已故的哥嫂,自然难过。
苏慕许在心里默默叹息。
她很敬爱三婶,心疼三婶,但她不能再给安诺走回头路的机会。
他抢了他们的功劳,老村长会不帮他把这些事办好吗?
再不济,可以出高价买了那片田地,又不是只有迁户口这一种方式。
他这么说,无非是想要让她家人知道,不是他不肯离开苏家,而是他回不了老家。
所谓的请求帮忙,不过是让大家看看他姑姑有多么难过,多么舍不得他。
这一步棋,走的真妙。
兜兜转转的,他还是最擅长装可怜。
眸光微转,苏慕许笑着挽住爷爷的胳膊,替安诺求情:“爷爷,您看安诺哥哥诚心归乡,就帮帮他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他把户口转回去。看着安诺哥哥有家不能回,我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