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消灭皇家法师团之后,洛风终于开始向外扩张了。
一方面是要建立新的秩序,另一面方面则是内部压力,不扩张不行啊。
精灵是有别与人族的生命体,但是依然要尊所能量守恒定律,斗气种子的萌芽,超凡基础的铸造,都需要能量。
一年的压抑,一年的积累,天鹅城方圆千里的资源被洗劫一空,差点把生态链打破了,在积累下去爱好自然的精灵都要去伐木啃树皮,将生态链毁灭,直接进入废土末法时代。
如果不是点科技树需要金属材料,洛风都想把山上的金属矿化作汤药,提供给天鹅城的精灵们作为升级能量。
如今的天鹅城就是一个巨大的火炉,里面装满了炸药,控制不当就会把整个精灵王国,乃至整个精灵星球炸飞,如果控制得好将会成为开辟新秩序的利剑,剑锋无双,一往无前,为奠定新的社会国度开辟出一条道路。
天鹅城的实际控制地盘,包括城池,四周群山,湖泊河流,乃至大大小小散落的村庄,在洛风上任之后,明里暗里渗透了附近的城池。
大旗一举,号令天下,整个南地风起云涌,乃至王国,联邦,帝国,三大国度有识之士纷纷瞩目。时代召唤豪杰,豪杰塑造时代,到底是谁成就了谁,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大世纷纷,有野心家,有理想家,有妄图成就一代霸业,合并三大王国的精灵,也有试探准备新的道路,为精灵开辟时代的贤者,也有探索星空,寻找新生机,新能源的求知者。
洛风的举动并没有被精灵视为为王前驱的炮灰,反而令人重视,因为他手中掌握着一方道路,一条新的超凡根基,这是精灵有历以来最大的变化之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上次产生如此大的动乱,是精灵圣皇一世开辟了魔法道路,使得精灵脱离原始环境,抛开森林资源,转而利用金属,铁矿,制造,热能,为精灵在这颗星球上立下存世之基。
第二次变革,是精灵大贤者将魔法与材料结合,开创了魔道工业革命,使得各种魔法器具诞生,各种魔法武器批量生产,使得魔法学徒退出了战场,使得了下位法师地位卑微,使得了中位法师与上位法师隐居二线,从人间战争武器转换为各国魔法领域的科学家,魔道院士。
第三次变革,就是洛风引出了斗气概念,使得精灵的寿命再次延长,使得超凡力量延伸至底层,使得阶级固化再次松动。
有精灵视洛风为新时代的领航者,新一任精灵大贤者,有精灵视洛风为时代的终结,深渊的使者,因为精灵的寿命的延长,新的超凡出现,使得能源消耗巨大,加快母星毁灭的步伐。
对于支持自己的精灵,洛风全力吸纳,因为造化革命从来不是消灭所有人,而是团结大部分消灭一小部分人,将朋友搞得多多的,将敌人搞得少少的,这是成功的关键所在。
支持派百分之五,反对派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八十五是中间派。
一年之后,洛风凭借数十万斗气学徒,数万的斗气战士,源源不断的军火支持,击败了柳絮公爵与国王派来的军队,占据了南地,成功在这个世界立下了根基。
大战役之后就是休养生息,无论是敌方,还是己方都不可能全天无间断的战斗,想要达到这种程度的战争,必须进行第四次革命开展智能机械,让机械飞升取代血肉痛苦,届时的战场极有可能在星空之中。
趁着双方喘气的机会,洛风广发英雄贴,大到三个国度,各大组织,小到出名的上位法师,中位法师,乃至有独特见解的精灵学者,统统邀请至南地,举办第一届精灵未来研究大会。
古色古香,典雅自然的精灵王宫中,二世精灵王拿着请帖勃然大怒:“这个叛逆,居然敢邀请国王,我要将他放在圣火上灼烧千年!”
火熱都市言情 諸天苟仙 滄海成塵-第二十五章沒人比我更懂洞陰黑帝閲讀
下列各位精灵大臣面面相觑,暗流涌动,一派同意前去,一派反对前去,争争吵吵一个时辰,最终在内阁首辅大臣的劝说下,精灵王同意前去。
白银色的金属浇筑大殿,光泽流转,走廊上的灯泡明亮照人,仿佛要坚持千年万年,在道路尽头有一件小小的密室。
密室中并没有活动的生命体,一个个翠绿色的硕大金属体陈列着,一滴价值千金的自然生命精华不要钱的灌满,而泡在其中而是一尊尊干瘪,苍老的精灵。
如果仔细观察容貌,则会发现他们与千年开辟二代帝国皇帝,公爵,将军,没有任何区别,千年过去了超越了正常精灵寿命,他们依然存活着。
金属棺材的顶端有数条缆线,其中一条蓝色代表则沟通,让这群千年前的帝王将相,通过大脑发出的微弱电磁波进行描述,表达情绪,取代了嘴巴与手指的功能。
科技帝国的中心埋藏着腐朽的灵魂,带着这个帝国不知走向何方。
熊熊火焰燃烧,议员们披着古老的祭祀长袍,漠然等候。良久,现任联邦总统兼任神教首席女祭司,首席异端裁判长,大教宗,首席苦修士,首席侍卫长,首席……精灵出现了。
在神权与政权合一的国家,推行联邦制度,这群精灵的混乱程度可想而知。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諸天苟仙 txt-第二十五章沒人比我更懂洞陰黑帝
然而,在这奇葩的时代,这种奇葩的政权,维持了千年之久。
原因不过是深处绝望中的民众不愿意放弃渺茫的光明,即便这道光明是虚无缥缈,甚至可能是人为编造,也要牢牢抓住。因为这是生活下去的信念。
不同以往的祭祀典礼,走出来的联邦总统神色怪异:“诸位,我窥见神了。”
议员们神色大变,保持不了先前的冷漠淡然。
千年过去了,神权国家中最不信神的就是他们这群议员兼主教。
联邦总统咏叹道:“神说祂的名是:黑帝,南地的斗气贤者是他行走在地上的使者。”
议员们议论纷纷,仿佛一群鸭子。
见此,联邦总统露出一丝冷笑道:“但是!神灵降下旨意于我,我才是真正的神眷者!我们联邦才是正统!”
有议员主教担忧上前问道:“这是否悖逆神灵的旨意。”
他恐惧是神的怒火。
联邦总统拉着手,自信满满道:“没人比我更懂洞阴黑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