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兔尾直播上目前的直播内容主要还是分为两类,一类是跟有用APP合作的知识科普内容,这些学者既直播也录视频,不想去别的平台,别的平台也没什么挖的动力;另一类就是电竞比赛的转播,已然形成了固定的观众群体,没有主播,也无从挖起。
当然,对现状不满意的一些主播还是会被挖走的,但就目前而言,这些主播本来也不是兔尾直播的主营内容,不是核心竞争力。
裴总的态度一向是你们想挖就随便挖,我绝对不拦着,合同也完全不卡,来去自由。
所以,挖到最后还留下的主播,基本上都是玩票性质的、用爱发电的主播,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而且兔尾直播也不抠门,给钱也还算大方,就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虽说外边的平台挖人开价看起来很高,但附加条款也多啊,一个不小心被坑了也没地方说理去。
所以很多主播还是决定留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安心经营,维持一个相对自由的状态。
观众们就更是如此了,适应不了的观众已经跑了,而适应了每天用专注模式或学习模式挂机的观众,对平台的黏度已经爆表,其他的平台想要抢走谈何容易。
当然,兔尾直播想要抢其他平台的观众,也很难。
在其他直播平台疯狂烧钱大战的阶段,都不会将目光投向这里,兔尾直播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孤岛,远离是非之地。
裴谦琢磨着,时机应该差不多了。
之前他之所以执意退出烧钱大战,就是怕在那个节骨眼上烧钱,万一很快就把其他平台打垮、烧成巨头了怎么办?
毕竟那时候的直播平台大部分都是刚起步,比较稚嫩,裴谦生怕不小心下手过重。
现在,歪歪直播和狼牙直播这两家平台已经脱颖而出,要钱有钱,要主播有主播,要观众有观众……已经是两个非常强大的庞然大物。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裴谦也已经确定了兔尾直播是安全的。
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地给兔尾直播烧钱,而不担心误伤友商、突然盈利了。
当然,具体从什么地方入手,才能在不破坏这种平衡的前提下把钱给花了,还得好好推敲一番。
想到这里,裴谦稍微有点惋惜,陈宇峰不在。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線上看-第1242章 胡顯斌的新歸宿展示
陈宇峰在的话,应该能帮忙去掉一个错误答案,反正只要是陈宇峰想要发展的方向,就一定是错误的。
但现在毕竟是假期,也不好打电话打扰他。
不过,也可以问好兄弟马洋,毕竟俩人共事这么久了,马洋又是一个很容易被忽悠的人,肯定听到过陈宇峰的很多建议和想法。
裴谦稍微考虑一番之后说道:“老马,假如现在又有一大笔经费给到兔尾直播,你觉得,陈宇峰会把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你又打算把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
马洋闻言,暂时停下了正在大嚼的腮帮子,喝了口饮料之后说道:“陈宇峰肯定会拿钱去挖更多学者来讲课,甚至有可能搞个‘兔尾公开课’之类的,他一直跟我念叨这个事情,说是什么……发挥比较优势,把兔尾直播打造成真正的知识平台之类的。”
裴谦点点头,这果然是陈宇峰会干出来的事。
现在兔尾直播就这么两个大方向,赛事直播那边很难搞出什么新花样来了,那么只能是继续充实知识类的内容,搞差异化竞争。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討論-第1242章 胡顯斌的新歸宿熱推
那么好,这个错误答案就可以排除掉了。
既然知识类内容是兔尾直播的强项,那就应该放弃这个强项,改用弱项去挑战那些大的直播平台。
这样一来,失败的概率才会更大一些。
裴谦点点头:“果然还是一样的没水平,那你觉得呢?”
一听这个,马洋明显来劲了:“我觉得不要怂,就得跟歪歪直播和狼牙直播这种大平台死磕!要不我们也烧钱挖他们的主播好了!”
裴谦沉默片刻:“嗯……你这个思路倒是对的,但是具体的做法,还得再商榷一下。”
按理说这个办法是挺能烧钱的,毕竟兔尾直播这边的合同是不会把主播们给捆住的,其他平台挖兔尾直播的主播很容易,但兔尾直播想挖其他平台的主播则比较难。
高价挖来,又被轻易地挖回去,这一来一回,确实是花钱如流水。
可关键问题在于,违约金这个问题可不好搞啊。
有些平台给主播定的违约金很不合理,基本上是天价,兔尾直播是不可能掏这个钱的。
其一,如果是个别的例子还可以谈,但如果广泛地挖主播、赔违约金,系统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其二,裴谦自己也不想把钱就这么白送这些直播平台,因为他对这些直播平台没什么好印象。
有这个钱,给自家平台的观众发发福利它不香吗?
更何况,挖大主播可能会造成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动静太大,也容易带来很大的热度,与裴谦“闷声烧大钱”的方向不符。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第1242章 胡顯斌的新歸宿看書
裴谦喝了一口饮料,说道:“硬去挖其他平台的主播,这事其实没什么意思。依我看,与其去挖主播,不如去挖掘主播。”
“到网上去找一找有希望成为主播的人,或者目前只是玩票性质、还没有跟其他平台签订长期、正式合约的新人主播,一点一点地吸纳到我们平台。”
“除此之外,这笔经费也可以扩大宣传,再给网站开发点新功能之类的。”
俗话说,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这笔钱掰成三瓣来花,一部分培养主播,一部分做宣传,一部分开发平台功能。
而所谓的“培养主播”,只是看起来很美,但实际上的结果肯定是收效甚微的。
因为兔尾直播又不会签那种绑定人身的合同,主播们来去自由,培养出来的主播多半都会被其他平台给挖走的。
培养半天,多半会培养个寂寞。
马洋点点头,深表赞同:“嗯,还是谦哥你想得清楚。”
“不过……你说开发平台功能,具体是什么功能?”
裴谦表示呵呵,我特么怎么知道!
我就这么一说,要是有具体的想法的话,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这个你自己想想吧。”裴谦说道,“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跟目前的学术内容沾边。”
他也不是特别担心马洋会想出什么特别爆炸的点子,毕竟平台的功能归根到底还是为主播们服务的,如果本来也没什么特别优秀的主播,新功能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要别跟目前的学术内容沾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马洋的大长脸上写满了困惑,显然他目前毫无头绪。
“谦哥,这我还真想不出来……要不,你给我安排个帮手吧?我觉得陈宇峰有时候太笨了,想出来的都是馊点子,我需要更多的意见。”
裴谦正在喝果汁,差点喷出来。
好家伙,老马你竟然还嫌弃起陈宇峰来了?
可以,果然不愧是你。
不过转念一想,老马这个建议确实非常值得考虑。
众所周知,老马的想法是比较容易受到别人影响的,基本上随便是个人都能忽悠他。
之前老马刚负责兔尾直播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因为陈宇峰的忽悠,做出一些会让平台赚钱的错误决定。
让老马的耳边只有一个声音,终究是一个非常不安全的事情。
而且,裴谦手头刚好有一个人亟待“发配”……
想到这里,他有了一个想法。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样,我再抽调一个人,给你帮忙。”
“游戏部门的胡显斌,你觉得怎么样?”
马洋一听,大长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真的?那可太好了!”
“这个胡显斌的智慧虽然不及谦哥你的万分之一,但在负责人里面也算是一个可造之材了!不过……他不是游戏部门的主设计师吗?调任到直播这边,这算是降职了吧,是不是不太合适?”
裴谦摆了摆手:“哎,什么升职降职的,我们腾达不讲究这个,只是岗位不同而已。”
“每一位员工都应该做好随时可能被调任到其他岗位上的心理准备!”
“而且,他的各项福利待遇与之前相比是会有所提升的。”
“他过来只是来帮忙一段时间,以后的工作具体怎么安排,可以从长计议,不是说就永远跟兔尾直播这边锁死了。”
其实裴谦也有点担心,胡显斌毕竟是做过腾达部门主设计师的人,在负责人里面的能力也算是比较拔尖的,让他来兔尾直播,会不会把兔尾直播给带火了?
但眼瞅着还有一个月,胡显斌就要放虎归山了,为了让于飞能继续留在主设计师的位置上,必须得尽快给胡显斌找个归宿。
想来想去,去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有风险,而且还没什么好位置,所以只好安排到兔尾直播了。
一方面,兔尾直播现在是三个人管事,马洋、陈宇峰和胡显斌三个人可以互相掣肘,马洋夹在中间,不停地被俩人洗脑,可能会让兔尾直播陷入一种摇摆不定的状态;另一方面,裴谦发现苗头不对,还可以再给胡显斌找个新的归宿,及时调走。
总之,在目前的这个情况下,算是相对合理的安排了。
既然于飞都已经接班了,而且效果还不错,那就说什么都不能再让胡显斌回到腾达游戏部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