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望着眼前的一幕,嬴政面色微微一沉,扶苏的脸上更是露出一抹愧疚之色。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们自然清楚,身为鬼谷子的后人,泗水郡的首富,楚阳身边如何会没有好东西。
只不过那些所谓的奇珍异宝,已经全转到了他们父子的手中。
嬴政轻咳了一声,本想打一个圆场,然而很快便听到旁边传来了一阵惊叹。
“竟然如此清晰!这……这是如何办到的啊!”
老人按照楚阳的说法,将那东西带到了眼睛上,赫然发现,手边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他甚至还看到了嬴政嘴边一万上火而起的火泡。
“快!把老夫的兵书拿来!快点!”
尉缭激动地大吼一声,旁边的王敖连忙跑了出去,等到回来时,手里已经到了一卷竹简。
还没等他靠近,就被尉缭一把夺了过去,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哈哈!老夫又能看书了!又能看书了啊!”
尉缭激动地将竹简扔在地上,转头看向楚阳时,眼中满是惊喜。
“师弟,你这东西实在太神奇了,老夫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不知这是何物啊?”
看着老人家开心地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童,楚阳也不禁笑了出来。
“此物唤作老花镜,听闻师兄年过七旬,仍然手不释卷,实乃我辈楷模,固特此献上,还望师兄不要嫌弃。”
“老花镜?好名字啊,专治老眼昏花,师弟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老夫怎么会嫌弃!”尉缭带着老花镜,情绪有些激动。
随着年纪一天天变大,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了。
这对于一个嗜书如命的人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只好寄情于玩乐之间,糊涂度日。
可眼下有了这东西,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啊!
以后他不但可以读书立传,就连朝廷上的廷报也能看清楚了。
他深深看着楚阳,眼睛有些通红。
“此物当真如此神奇?不知老夫可否戴上试试看?”
这时,李斯也凑了过来,当戴上老花镜的那一刻,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他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有了这个东西,他这个丞相至少还能再肝二十年!
看来回头得找这位楚老弟要一副才行,他既然能弄出来一副,再弄出来一副应该不是难事。
李斯过后,但凡上了些年纪的文武百官全都朝这边涌了过来。
金银财宝,山珍海味这些东西固然宝贵,但前提是你得看得见,摸得着啊!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每日打交道最多的东西便是奏折。
因此,一个能让他们看清楚东西的宝贝,哪怕再贵,他们也会趋之若鹜。
全场之中,只有叔孙通和淳于越两个人一脸呆滞地楞在原地。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件小小的老花镜竟然造成了全场轰动。
望着那边拥挤的人群,淳于越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痛。
那每一个身影,每一道惊呼都犹如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薄礼?你见过满朝文武争相拼抢地薄礼么?
如果这也算薄礼的话,那他送的那些玉器算什么?
此时,淳于越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原来闹了半天,小丑竟然是他自己……
而叔孙通则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这些日子再以来,他起早贪黑地批改廷报,却渐渐发现,看得没有那么清晰了。
原本以为是光线的问题,可现在看来,恐怕多半于那楚阳所说的什么视力衰退有关。
“那个老花镜当真那么神奇么?”
看着那边热闹的场面,叔孙通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老花镜一出,其他人的礼物自然变得黯然失色。
不少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等宴会结束,就要到这位楚冼马家里,说什么也要讨来一副老花镜戴戴。
同时对于这位有了官方认定的鬼谷子传人,不少人也有了走动的心思。
毕竟鬼谷子之术包罗万象,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得着人家的时候,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在经过众人一番试戴之后,老花镜最终完好无损地回到了尉缭手里。
他看向嬴政,笑呵呵地说道:
“看来,不用老夫多说,陛下也应该知道这一次谁的礼物,最得人心了吧?”
嬴政点了点头,看向楚阳笑道:
“正所谓君无戏言,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只要在寡人所辖范围内的,都可以!”
嬴政话音刚落,周围便响起一阵此起彼伏吞咽口水的声音。
人们一脸艳羡地看着场中的年轻人,不少人更是幻想着如果换做自己,会要些什么赏赐。
是高官厚禄,还是富贵美妾?
毕竟这可是天子一诺啊!
他们知道这个叫做楚阳这小子这下铁定要飞黄腾达了!
楚阳抬起头来,就看到尉缭与李斯同时朝自己暗暗摇头,不禁心中一暖。
他知道这两人是真的拿他当自己人了。
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楚阳早已经不是官场小白。
他知道自己当然可以趁机狠狠敲嬴政一笔,可显而易见的是,也同样给嬴政留下了一个很不好的印象。
看着一旁一脸幽怨的淳于越,楚阳突然笑了起来。
“回禀陛下,微臣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只需要陛下您配合一下便可以了。”
“嗯?”
对于楚阳的回答,嬴政明显有些意外,可当他看到楚阳从外面抬进来的那些东西时,还是楞在了那里。
“陛下,此物唤作蜂窝煤,这个是红泥火炉,用来做饭,取暖都是一等一的神器,陛下刚问微臣想要什么奖赏,微臣的愿望只有一个,那便是请陛下做微臣这款产品的代言人!”
楚阳一边说着,一边很快将炉子点了起来。
当看到淡蓝色的火焰从顶口冒出时,在场众人只在瞬间就将炉子围了起来。
“你们快看,这蜂……蜂窝煤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味道也很淡,比炭火可干净多了!”
“而且样子也小巧玲珑,这要是放在酒席间,也颇合气氛!”
“还有这红泥炉子,当真也是个妙物,若是冬日将手掌放于其上,定然极为暖和。”
在经历过老花镜的事情之后,他们对于楚阳拿出的东西,自然不会等闲视之。
他们一边研究着,一边讨论着眼前此物的玄妙之处。
在尝试着摆弄一会之后,嬴政也从人群中抽身出来,看向楚阳道:
“代言人?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