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意境类武技?什么意思?”陈六合问出了众人的心思。
奴修道:“意境类武技呢,就是一种统称,一种武技中,蕴含着多钟杀式,可以随意变换,威力之大,诡谲难测,不似轩辕斩那般,一斩之后便无下文。”
听到这话,陈六合等人才恍然大悟,差不多明白了这里面的区别。
“说白了,也就是说,轩辕斩这样的霸烈武技,只有一招。”
帝小天开口说道:“而乘龙剑意与鬼尺衡天式呢,则是蕴含了很多杀招,那是一种意境,进入了那个意境之后,便能施展出两种武技的绝强威能。”
奴修道:“你们可以这样理解。”
这一刻,帝小天和刑天两人的心情又是复杂又是激动。
复杂的是,这武技也太难领悟修习了,激动的是,这武技如此高深莫测,如此强悍霸烈,竟然比轩辕家的镇族绝技还要高级一些,这简直让他们如获至宝一般。
顿了顿,奴修的目光落在了陈六合的身上,说道:“其次呢,陈六合强行施展轩辕斩并不会出现不适的情况,不是因为轩辕斩不够霸道,主要是因为陈六合的体质太过特殊了一些,有逆天血脉护体的他,有着远超常人太多的承受能力,体内的血管与经络,甚至是每个细胞,都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
“所以,他修习武技的时候,也会比普通人事半功倍一些。”奴修解释道。
几人再一次恍然大悟,帝小天禁不住对陈六合投去了一个嫉妒的表情,嘟囔了一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陈六合也是笑了笑,在这种时刻,他很明智的选择了没有说话。
几人坐在这里闲聊了片刻,交流了一下今天对武技的感悟,随后,便各自静修了起来。
帝小天和刑天等人,自然是继续钻研武技心法了,能看的出来,他们对修炼绝世武技的渴望,特别是在奴修说了,乘龙剑意与鬼尺衡天式是比太上家族绝技更加厉害一些的武技后,他们更加难以抑制内心的澎湃。
“也不知道这慌林有多广阔,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走的出去啊。”陈六合环视了周围一圈,低声开口。
奴修睨了陈六合一眼,说道:“这慌林再大,也终究有走出的一天,这些,就不用过多去操心了!这慌林大是大了点,可同样也给我们争取了足够的修整时间不是吗?”
“值得庆幸的是,这慌林内罕无人迹,我们的安全不必要太过担忧,等真的离开了这片慌林,对我们来说,真不见得就是一件多么值得兴奋的事情。”奴修轻描淡写的说着。
陈六合耸了耸肩,话锋一转,忽然道:“老头,你说那腥风老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依旧在追寻我们的路途中?”
“这一点是必然的,那个老妖,对你可是兴趣浓厚啊,他不可能放弃我们这几只在他眼中所谓的猎物的!”奴修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腥风老妖现在并不知道我们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我们就在这片慌林之中,所以才有了这几日的宁静!”
“难道他就不能认为我们已经死在了死亡沼泽当中?”陈六合凝声说道。
“这个可能性自然会有的,我也希望如你所想的那般,腥风老妖误认为我们已经丧生了,这样我们也就能免去不少麻烦了。”奴修笑了笑说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眼中猛然闪过了一抹冷厉之意,道:“不管他有没有放弃追杀我们,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有朝一日,小爷定然要亲手砍下他的头颅,狠狠的踩进污泥之中!”
“那你可得争点气才行,凭你现在的实力,没戏。”奴修嗤笑了一声。
陈六合也懒得去理会冷嘲热讽的奴修了,他闭上眼睛,沉浸了心神,让脑袋陷入一片空明之中,开始运转着体内的劲气,行走武技心法的脉络。
一夜的时间再次快速流逝,一转眼,便是清晨时分。
林中空气清新,草叶之上有露水凝聚,空气中都蔓延着能够让人醒神清脾的晨雾,让人清新不已。
陈六合等人再次朝着东南方向疾行而去。
今天的情况,与昨天相差不了多少,一路上,陈六合跟帝小天几人都不曾停止对武技的琢磨与钻研。
一次次施展之下,他们从最开始的一塌糊涂到最后的颇有模样,倒是有了一个显著的进展。
当然,帝小天和刑天两人今天可是学乖了不少,不敢再像昨天那般强行运转心法莽撞施技了。
就这样,陈六合等人一连在这片慌林之中又赶了三天的路途。
三天中,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凶险更是与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他们在这三天里,也是有了不小的转变,对武技的参悟与钻研,有了个初步的进展。
陈六合已经可以简单施展出轩辕斩的雏形了,虽然那威力并不强,看起来也有些差强人意,离彻底习成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
但这才三天,能有这样的进展已经是非常的难能可贵了,让奴修都不得不暗自赞叹一声,眼中禁不住的闪过了欣慰与讶然之色,陈六合,果真是可造之才,奇才!
刑天和帝小天的悟性肯定是不如陈六合的,但他们也都或多或少有所收获,抓出了一些感觉与窍门,他们每一天都在进步,虽然这个进步很小,但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的话,想必他们要习成武技,也是迟早的事情!
至少,他们两人的表现,是很让奴修满意的,完全超越了及格线。
就在陈六合一行六人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原始密林之中行走了足足第七天的时候,他们眼前看到的,终于不再是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荒芜树木了。
他们走出了慌林,踏在了宽敞的大道之上。
这一刻,陈六合等人都高兴坏了!
这大道宽敞,是由黄色泥土所铺,一眼看去,路途中,有辙印与马蹄印,显然,这条道路,常有人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