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哗——哗——
这是,哪?
吴妄有些费力地睁眼,入目是一片蔚蓝天空,几朵白云点缀在云间,隐隐看见一只有些奇异的鸟儿在低空盘旋。
他浑身酸痛、头痛欲裂,这是神念过度消耗导致的后果,且这次被老前辈挪移,不知为何,承受了莫大的撕扯之力,像是从一面没有缝隙的墙壁中硬挤了过来。
“前辈……”
吴妄想忍着头疼想爬起来,眼前一黑,六识陷入黑暗中,一幅幅画面不断浮现。

与神农前辈同行,自西野闲逛半日,神农前辈竟然拉着他采药、辨认药草,这让吴妄颇感无语。
他是炼器党,对炼丹真的不感兴趣。
就这般采着药、聊着天,两人抵达了西野与中山的交界处,那里有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昆仑之丘。
但他们刚抵达昆仑之丘边界,眺望到了那传闻中的昆仑密境,看到了耸立于天地间的九重天门,见到了门前守护的神兽‘开明’。
与此同时,几道强烈无比的威压突然出现在东西南北。
这般程度的威压,吴妄此前感受过。
——在北野时,与尹婆婆、王麟一战,吴妄就曾在那一滴穷奇的精血化散时感受过。
神!
还是实力非同一般的神!
自那天门中飞出一道身影,傲然立于云层之上,其身如虎、其爪蕴锋、生有人面、背有九尾,那雄壮的身躯上散发着阵阵光芒,现身时开明兽也需低头行礼。
神,陆吾。
与此同时,数道身影从其它方位现身。
一人面马身之神灵自北而来,其身有虎纹,背后生有两只鸟翼,一股股青色风旋自他身周弥散于天地间,宛若封住了北面的天空。
神,英招。
又有天神,生有八足、双首,宛若两只神牛拼接而成,身周包裹着浓烈煞气,八足化出巨手状,各持兵刃。
最后现身的那道身影初看是人躯,但仔细辨认,其面容若豹、后生豹尾,尖耳、利爪。
神,长乘。
四强神隐隐将神农氏与吴妄拦下,各自散发出浓烈威压,吴妄也就离着神农氏稍微近些,若是站在远处,怕是直接被震晕过去了。
神农笑道:“怎么样,怕不怕?”
吴妄顿时扯了个难看的笑容。
不说话已是他最后的倔强。
开口声音必然是颤的,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他一个靠醍醐灌顶才迈入凝丹境的小修士,何德何能被四位强神给盯上!
“不必担心,他们并非听命于天帝,”神农氏传声道,“不过看样子,终究是免不了一场恶战。
我且将你送去一处海岛,你在那等我一阵,快则数日、迟则数年,我自会去寻你。”
言罢,神农氏抬手摁在吴妄肩头,轻轻一推,周遭乾坤顷刻塌陷。
吴妄来不及多说什么,被推向前的瞬间,突然转身,左手对准神农氏,一颗水晶球自他面前炸开,神念近乎瞬间被抽空。
祈星术·星光祝福。
这门祈星术在北野很是常见,也不算高阶,作用就是为被施加者增幅体力,提升力量和速度。
目标实力越强,祭祀自身消耗的神念越多。
吴妄已是拼尽全力,却只能为神农氏增添一丝丝星光,但……
‘应该帮上前辈了吧。’
乾坤的塌陷迅速被填补,吴妄隐隐感觉自己这次失重坠落了许久,最后终于砸在一处浅水滩上,感受到了松软的沙地和清凉的海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就这一摔,差点直接吐血。
神念短时间内剧烈耗损、身体度过了超长距离的乾坤挪移,也就有了此时吴妄睁不开眼的状况。
隐隐的,吴妄在被送来此地时,还听到了几声对话。
一个雄浑的嗓音问道:
“人皇陛下这是何意?既带你弟子来了,又何必花费大力气将他送走?”
神农氏轻笑了声,淡然道:
“只是带他来见见世面,早早体会下直面你们的感觉,也算给他一个督促。”
晕晕乎乎中,吴妄心底不由担心起了人域的人皇。
老前辈打得过那几个神吗?
毕竟一把年纪了,实力传承自燧人氏老人皇,还把部分精力投放在了开辟医道上,那实力八成不如燧人氏和伏羲氏两位老人皇。
之前还说出了‘自可全身而退’、‘短则几日去找你’这种一听就犯禁的话。
不行,自己怎么也要做点什么。
老前辈虽然喜欢坑晚辈、心黑了点、下手没轻没重、广撒网渣了点,但仔细想想,确实是对自己关照很多。
别的不说,炎帝令就是解决自己怪病的一条路径,起码让全无头绪的自己,把握到了一线希望。
我辈男儿,岂能让前辈独行?
他定要!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想办法去人域找点援军,倒还是可以的。
吴妄强行睁开眼,看到了天空中那淡金色的光幕,胸口的项链也在微微发热,一缕缕温暖的气息自灵台炎帝令处弥散开来,让他只是浑身轻颤几下,便歪头昏睡了过去。
迷迷沉沉间……
“金微、金微。”
谁?
谁在说话?
这嗓音有些尖细,又颇为悦耳,宛若百灵鸟的清啼,让人听的颇为舒服,且吴妄发现,自己意外恢复了一些精神。
嘴唇被两只冰凉的爪子扯开,却没有被割伤的痛感。
正当吴妄以为自己要被鸟类当尸体啄食时,一缕甜甜的清流流过舌尖、钻入喉咙。
麻木感在迅速消退,原本快要裂开的脑壳也渐渐安稳了下去。
“金微、金微。”
喊声又在耳旁响起。
不多时,吴妄感觉自己嘴唇再次被拨弄了几下,又有鸟嘴啄了进来;一缕有些温暖的水流汇入吴妄口腔,又迅速消失在他嗓子尖。
这让吴妄想起了上辈子,极限生存训练筋疲力竭后,护理小姐姐给自己灌营养液的情形……
少顷,浑身上下出现一股难言的燥热感,像是掉入了火堆;
四肢有着用不完的气力,甚至生出了一种能空手捏碎石头的错觉。
吴妄手指轻轻颤了下,浑身无意识乱抖了一阵,额头闪出浅紫色的月牙印记,突然睁开双眼。
噗!噗!
那只此前看到过的乌黑色飞鸟,正扑闪着翅膀匆忙起飞。
吴妄下意识盯着这只飞鸟,看着它那双宛若玉石质地的鸟嘴、淡金色的鸟爪,身形直接坐了起来,袖中飞出几颗丹药灌入口中,道了声:
“多谢道友。”
灵识勉强散出体外,立刻催开丹药,恢复自身伤势与神念。
那只飞鸟盘旋半周,落在不远处的礁石上,歪头打量着吴妄,晶莹的鸟嘴发出了两声试探性的轻唤:
“金微,金微。”
吴妄睁开眼,也被眼前这只鸟儿眼中的灵性所吸引,又觉得这鸟生的十分好看,是北野没见过的异种。
他笑道:“是你救了我吗?”
飞鸟略微扬起头,似乎颇有些神气,两只羽翼也在掐腰状。
吴妄差点笑出声,自袖中摸索一阵,从阴阳戒指中拿出了一只收藏好的灵果,用法力包裹推到了飞鸟面前。
怎料……
飞鸟瞧都不瞧,张开翅膀扑闪几下,带着几分优雅的身姿,直接飞远。
顺着飞鸟的背影眺望,那里有一处临水的山崖,山崖边缘有一颗散发着点点浅绿色光辉的树木,格外的显眼。
他坐在一片海滩地势稍高处,身后是枝叶交错的灌木林,身前是一望无际的海面。
此刻略微静下来,吴妄心底也泛起少许疑惑……
神农前辈为啥非带他去昆仑之丘见见世面?这里面似乎有些深意。
呃,老前辈该不会是在拿他虚张声势吧?
吴妄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神农前辈去昆仑之丘寻延寿的仙草,就相当于是去找人做生意,他本身已到了寿元大限、人域还没人皇继承者,双重困境之下,延寿仙草就成了刚需货。
从神农前辈透露的口风来看,那种特殊的仙草早早被天帝控制,除了天宫就只有在昆仑之丘有。
而昆仑之丘的实际掌控者,就是那位九野闻名的西王母。
神农前辈带他过去,其实就是在对西王母说:
‘看,我其实是有继承者的,你们要挟不到我的,仙草便宜点。’】
吴妄禁不住仰头长叹,默默无语泪两行,更是禁不住嘴角微微颤动,对着天空竖了个中指。
又被老头算计了!
亏他被送走前,还拼尽全力给神农前辈施加了一层祈星术祝福!
心底还想着‘应该帮上老前辈了吧’!
姜还是老的辣,袜子还是旧的熏,大荒老腊肉名不虚传,百草经字里行间分明写满了‘坑人’两字。
“嘶——”
他倒吸了口凉气,额头又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浑身上下的隐痛再现。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透支神念,虽服用了丹药,但也要一段时日的静养才可复原。
话说,老前辈让咱来这做什么?
“金微,金微?”
那鸟儿的呼喊声再次传来,啼叫声仿佛有某种法力,让吴妄的头疼迅速消退。
吴妄扭头看去,就见那只优雅的飞鸟拍拍翅膀,自那颗散发着健康光亮的树木飞来,又叼来了一只葡萄粒大小、浅红色的果子。
它在空中略微盘旋,落在吴妄胳膊上,将果子精准地投放到了吴妄手心,又扑闪着翅膀落回了礁石。
它那双淡金色的爪子就宛若艺术品,尺寸与模样都是那般恰到好处。
吴妄略微犹豫,这灵果看似无毒,但野外不能随便吃东西是北野常识。
想到了此前昏迷时的感觉,吴妄笑了笑,将这拇指大小的果子放在嘴边,调整了下手持的位置,在它最尖端留下了整齐的牙印。
这果子竟直接化作一股温暖的水流汇入吴妄嗓尖,身体再次出现火热感,浑身充满力量。
甚至,小腹有一团火在燃烧。
吴妄侧过身去,那只飞鸟有些纳闷地跳到了吴妄肩头。
“谢谢。”
飞鸟额头隐隐有着些浅白色的纹路,用爪子示意他别乱动。
吴妄凝视着这鸟,试着打了个手势,小声问:“能听懂我的话吗?”
飞鸟眨了眨那双鸟眼:“金微。”
“金?微?”
吴妄有点疑惑,盯着飞鸟看了一阵,脑袋后面突然亮起了小灯泡。
懂了,鸟语。
这就跟与猫狗说话是一个道理,遇猫则喵、遇狗则汪,遇到一群嘤嘤怪,大抵要嘤嘤嘤才能融入其中。
北野有擅鸟语者。
加入自己的情绪,表情释放善意,音节不重要,模仿对方的叫声……
吸一口气,吴妄坐在那试着动了动双腿,带着某种节律感地试探性呼喊:
“金微、金微?金微金微?”
飞鸟:……
蓬!
飞鸟朝着一侧飞去,身周突然炸出一股青烟,在吴妄措手不及之下,自青烟中浮现出了一道窈窕纤瘦的轮廓。
沙滩、树荫。
青烟、人影。
一只玉足迈出青烟,不染纤尘、不落流俗,细嫩的肌肤映着西沉的阳光,有一种近乎透明的晶莹质感。
玉足之上是轻薄的浅绿短裙,因向前迈步的姿势、短裙裙摆尚未完全落下,让吴妄视线下意识挪移,又赶紧挪去青雾位置。
她就这般在青雾中走了出来。
青丝华发如瀑般滑落,浅绿短裙贴合着玲珑身段;
那双明眸泛着淡淡的浅蓝光芒,鼻尖小巧、薄唇依依,睫毛泛着浅浅的弧度,有些清瘦的脸蛋带着少许无奈;
以及遮掩不住的嫌弃。
吴妄:……
啧,不是杏眼。
不过这双眸子说不出的好看,无法增减半分。
她抿着嘴、轻皱眉,对吴妄哼了声。
又纤手轻点,凭空留下的一缕缕青烟,凝成三个繁复的大字。
随之后退半步,窈窕身形轻轻一转,环佩叮铃、长发飞舞,再次化作了那只黑羽飞鸟,扑闪着翅膀落回了礁石。
吴妄略微皱眉,目光依旧清澈,心念一转,故意露出了几分震惊的神色。
他张张嘴,目中满是赞叹,嘴巴里只是发出一阵‘这、这’的嗓音,双手比划着刚才那少女的身段。
又仿佛迅速回过神来,仔细盯着那三个大字的虚影辨认。
这是人族古字,其形繁复、笔画众多,隐隐如简易画作,但一笔一划已是颇为清晰,整体呈现瘦长的特质。
他横看竖看、仔细辨认,翻来覆去的无法安心,很快判断出了它们的组合含义:
【说人话】。
说!
“神灵?”
吴妄试探地问了句。
飞鸟蓬的一声再次化作人形,对吴妄直接开口,用有些沙哑的嗓音、语调有些古怪地道了声:
“人。”
人族,会化鸟,还这么漂亮……
不对!
等、等会!
吴妄嘴唇一颤,整个人激动地跳了起来,刚才这只鸟站在他肩头了?他没昏过去?!
“我怪病呢?不是,姑娘你可否化作飞鸟落来我肩头?我、我有件事想验证。”
飞鸟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小眼中多了点戒备,但吴妄再三邀请,还是扑闪着翅膀落在了吴妄肩头。
踩实了!
没、有、昏、睡!
吴妄嗓音禁不住有些轻颤,他在神农氏身边面对那些强大的先天神时,都没有这般紧张、这般颤动过。
他莫非!
莫非找到了先天神下咒的漏洞?!
“姑娘,能、能麻烦你变成人形吗?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金微?”
飞鸟眨眨眼,随后就轻轻跳起,炸出一蓬青烟,那只光洁的脚丫踩在吴妄肩头,另一只脚丫微微悬浮。
触感……柔软的触感……
吴妄紧紧攥着拳,禁不住抬头看去,想看清这个少女的面容,却忘了此时视角有些……不太正经。
那少女一愣,随后也意识到了什么,雪白的脖颈爬满了红晕,这红晕迅速爬向脸蛋。
砰!
一声闷响,吴妄的身影高高抛起、落向大海,脸上却写满了激动。
借着蹬腿之力飞走的少女化作飞鸟冲向那颗神树,口中金微金微叫个不停,很快就用鸟爪抓着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冲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