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谪仙终于从医院出来了。
他的身体恢复得已经七七八八了。
但内心的秩序,却依旧一片混乱。
接他的,也只有一人。
就是他的师傅李景秀。
他父亲的妹妹。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李景秀对李北牧的忠诚,是没有人会质疑的。
哪怕李星辰有可能背叛他。
李景秀都不会。
“回家吧。”李景秀说道。神情略显沉重。
“嗯。回家。”李谪仙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
红墙那个家,算是他的家吗?
曾经是。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从他的身份曝光。
从他以李北牧的儿子再度出现在红墙之中。
那个李家,李星辰的李家,已经不算是他的家了。
对此,他很有自知之明。
也不会,更不敢对二叔提出过多的要求。
当师徒二人回到李家时。
李星辰已经在家门口等候。
和往常一样。
李星辰对李谪仙的态度,是友好的。是慈祥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做夢!讀書
不论是作为父亲还是二叔,李星辰都称得上称职。
不论是因为拿了李北牧的好处,还是因为这份亲情在。李星辰的所作所为,都无法让人挑出任何毛病。
“二叔。”李谪仙走上前,努力控制自己低落的情绪。
“回家就好了。”李星辰轻轻拍了拍李谪仙的肩膀。“不管如何,生活还要继续。”
李谪仙深吸一口冷气。重重点头道:“您说的是。”
回到家中。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做夢!
餐桌上摆满了美食。
而且全都是李谪仙爱吃的。
几年的长期相处。李星辰对李谪仙的饮食喜好,还是非常了解的。
如今他大病初愈。
家中为他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
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可当李谪仙吃了一块红烧肉之后。忽然感觉有些哽咽。
望向李星辰的眼神,也明显变得猩红起来。
“二叔。近一年来,我其实不太尊重您。”李谪仙羞愧地说道。
“年轻人,总有叛逆的时候。”李星辰微微摇头,并不介意。“等长大了。成熟稳重了,就会变好了。”
李谪仙深吸一口冷气:“您不怪我?”
“你是我亲侄子。是我大哥的儿子。”李星辰微笑道。“我为什么要怪你?”
“父亲逼得您无法为李家传宗接代,也无所谓?”李谪仙追问道。
“你知道,你父亲也知道。我其实是有后代的。只是不能带回李家而已。”李星辰微笑道。“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障碍。”
李谪仙抿了一口烈酒,缓缓说道:“您为什么要如此听从我父亲的话?”
“因为李家能有今天,是他在幕后操控。更是凭借他的强大影响力。李家才能走到今天。”李星辰说道。“对于你父亲的能力。你应该是了解的。”
“我了解他的实力。”李谪仙皱眉说道。“却不了解他的内心。”
亲弟弟的幸福,可以牺牲。
就连自己的亲儿子,也可以视若无睹。
他的眼里,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才是值得他去追求的?
如此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他凭什么拥有如此多的拥趸?
李谪仙安静地吃饭。满脑子都是困惑。
李星辰在吃完这顿丰盛的午餐之后。
陪李谪仙在附近的花园散步。
就叔侄二人,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您恨我父亲吗?”李谪仙问道。
“没有。”李星辰摇头。“他是我亲大哥。是你的父亲。更是我们李家的未来。”
“他当初来医院看我。亲口和我说过。我死了,比活着对他更有价值。”李谪仙点了一支烟,眯眼说道。“您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大概知道。”李星辰点头。
“所以您依旧认为,我父亲做什么都是对的?”李谪仙问道。
“他做的事儿,不论对错。”李星辰摇头。“他有能力支撑他的所作所为。而我们,必须听从他的安排。”
“如果反抗呢?”李谪仙将嗓音压的更低。“后果会如何?”
“你想反你父亲?”李星辰皱眉。
“我只是随口一问。”李谪仙摇摇头。
“你没这个本事。”李星辰径直回答。
“算上您呢?”李谪仙问道。“或者,再加上我师傅呢?”
“不够。”李星辰皱眉说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打败你的父亲。他也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您曾经和官家有过一些秘密接触。”李谪仙问道。“是吗?”
“这件事,你父亲也知道了。”李星辰很坦然地说道。
“父亲知道?”李谪仙匪夷所思地问道。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儿能够瞒住他。”李星辰一字一顿地说道。“包括你此刻和我说的这些话。”
“这里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李谪仙说道。“我不会说。父亲要想知道,除非您通风报信。”
“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有第三个人?”李星辰忽然抬眸。如猛虎抬头。
就在李谪仙的身后。
李北牧的身躯如神祗一般耸立着。
仿佛遮天蔽日,仿佛掩盖了世间的一切光芒。
李谪仙在这一瞬间,也感受到了近乎恐怖的压迫感。
他陡然转身。
内心如惊弓之鸟。
身后,李北牧不知何时已经耸立在哪儿。
李谪仙的内心,仿佛被瞬间撕裂。
他脸色煞白,难以为继。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做夢!讀書
心脏,更是如遭重创。
“继续。”李北牧负手而立。并没有上前做任何行动。
相反,他很淡然地站在不远处,端详着李谪仙的一举一动。
“您都听见了?”李谪仙颤声问道。
“不用听。”李北牧摇头。“你心中所想,我都知道。你有怨气,我也理解。就算你想拉着你二叔反我。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李谪仙的内心不仅仅被重创。
更有一种被拿捏,操控的恐惧感。
他心跳如雷。强迫自己抬头,望向了父亲李北牧。
“所以,您根本不在意我在想什么?想做什么?”李谪仙问道。
“我上次告诉过你。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理解。也不会反对。只要你有这个能力。”李北牧说道。“没有能力,想法再多也是空谈。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