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没错。
哪怕凌珑不想承认,她内心希望嬴雪白其实不爱颜煌。她不敢用手段去抢,怕颜煌发飙。只能等嬴雪白自己不要放手。
可是她却也清楚,如果一开始嬴雪白是对颜煌真的当弟弟,后来也绝对不是了。
旁观者清,只有他俩还沉浸在这种你爱我我不爱你你不许爱别你我没法接受但也纠缠不清这种幼稚的游戏而已。
谁看不出其实嬴雪白早就越来越适应和颜煌关系的转变,只是有点不甘心没法如同其他正常情侣那样水到渠成确定关系而已。
但此刻颜煌出事了,他如同狗血电视剧那样选择不耽误最爱的人,而嬴雪白呢?
她总被谁骂绿茶,忆姐,薛双,甚至颜煌自己。然后谁骂她都反驳,但总会不由自己去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绿茶。
可不管自己是不是,这一次她突然觉得这一次不该那么做。不该如同狗血剧里失去后才珍惜那种桥段。和自尊无关,她不觉得自己依然不接受他让他失去了耐心。
她已经几乎想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他了。包括那天晚上她没有拒绝的意思。是他自己突然停下然后回头找了别人。
有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他在自己已经接受他之后却做出了选择。相反的决定。
不和他姐玩了。
嬴雪白不想回头,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他再反复。也是那一刻她似乎觉得也许在他给自己“折磨”的同时,自己这么久以来,也给了他很多很多的负担。
于是她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
就当一切都没发生,问了说了又能改变什么?能,可以改变很多。但她决定为了他的选择,不想变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打断颜煌的出神,却不想动。
凌珑有些埋怨看着门口,朱团自己有钥匙还敲什么门?
结果开门一看,居然不是朱团,而是……辛晨?
“额……凌总。”
凌珑打量她:“你来干什么?”
“我……”
辛晨犹豫:“我找颜煌。”
见凌珑看着她,她想起圈内的传闻,赶忙改口:“我早颜总。”
凌珑沉默片刻,侧身示意。辛晨小心进去。
凌珑看着她:“有事和我说吧,他现在不太方便。”
辛晨为难:“我……”
见卧室没有动静,辛晨干笑站起:“那我还是改天……”
“你很闲吗?”
凌珑皱眉:“还改天?什么事非得找他?我不是龙皇老板?”
辛晨赶忙开口:“不是……主要是这件事是颜总决定的。”
卧室门突然拽开,颜煌看着她:“又怎么了?”
辛晨吓一跳,看着颜煌好像心情不好,还想说改天来,或者干脆不想谈了,感觉后果更严重。
“我……我听郑伦说……”
“对,我说的。”
颜煌打断:“我不为难你,不要你违约金。你回公司解约吧。以后你爱怎么怎么样,不想管了。”
挥手示意:“走,我和陈趣打电话。”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辛晨急着道,凌珑疑惑:“到底怎么了?”
颜煌不耐:“我不管你什么意思,现在我不想要你了。你走吧。”
示意凌珑:“通知陈趣让她走!!”
说完进卧室。
“颜总我不是……颜总!!”
“丛政!!”
凌珑突然叫着,丛政进来,凌珑指着已经哭出来的辛晨:“送她回龙皇然后解约!!”
丛政看看辛晨,指着门口:“不用我拽你吧?”
辛晨还捶着颜煌卧室,丛政不耐对着凌珑助理,凌珑助理拉着辛晨直接离开。
“我没有……”
走廊还叫着。丛政将门关上,等没了声音后。
丛政走到凌珑面前,指指卧室:“怎么了?”
凌珑靠在一边揉着头:“小嬴给他打电话,他以为会问他和我的事……可是小嬴明明知道了,却什么都没问。”
丛政惊讶:“不会吧?真不在乎还怎么会问?!”
随即皱眉:“她……她是觉得自己之前那么抻着颜煌,这次颜煌终于找了别人,她有点没脸回头?”
凌珑瞪他一眼:“肯定不是。小嬴就是嘴上不同意,可是你以为她真是绿茶吗?圈内外包括她自己包括她父母谁不当颜煌已经就是和她一起的。她也没以前那么抗拒了。”
丛政沉默,也是揉着头:“怪我。”
凌珑用力踹他一脚:“可不是怪你吗?!”
丛政趔趄一下,扑扑裤子:“我问过医生了。既然数量少,可不可以试管。他说不止是数量少,质量也差。最好还是生理上受运,不然即便成功也是畸形。”
“你小点声!!”
凌珑瞪他,丛政看看门口,对着凌珑询问:“你呢?有什么反应没有?”
凌珑沉默不语。
丛政叹息起身:“我不会放弃的。已经让丛军叫张医生那里为他专门成立一个小组,并且对药物也投资。确保可以早日找到办法。”
示意凌珑:“你也是。既然原来都那么惯着他,不管他看着顺不顺眼的,都搞定善后。谁能真的怀上一定好好酬谢。”
犹豫片刻:“只是委屈你。”
凌珑嗤笑看着他:“委屈我?你确定?”
丛政语气一滞,叹口气没多说离开。
凌珑起身朝卧室走,突然敲门声又响起。
过去开门,郑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颜煌在吗?”
凌珑无语:“他不方便,有事和我说。”
说完将门关上。
郑伦犹豫,凌珑开口:“你和辛晨有事?”
郑伦没说话算默认,凌珑示意:“随便。我也是龙皇的老板之一,我说了算。龙皇和辛晨解约了,而且不要违约金,以后也不会打压她。你和她想怎么样随便?只是不要再来烦颜煌了。”
郑伦愣住,想说什么,凌珑直接进房间。
郑伦叹口气,回到自己房间。结果客厅内辛晨正哭着坐在那里,原来刚刚走廊就都出来看情况,郑伦和丛政以及凌珑助理说了他和辛晨的关系,就把她截住了。
而看着她哭,自己自然要过去解决。男人嘛。
“怎么样?”
辛晨抹着眼泪询问。
郑伦摇摇头:“不要违约金,不打压你。解约以后随便……”
辛晨再次哭出来,虽然没有一句埋怨的话,但这哭声已经表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