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送货上门?”当奎斯听到变形怪的话语之后,不由得微微楞了一下,不过他旋即便释然,“没问题,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是万草堂一贯的宗旨。我会亲自上门为你们调配除草剂。只是相应的会有一笔额外的上门服务费,还请您提前结清。”
对于这种“死要钱”似的表现,变形怪虽然并不意外,但是他还是感到无比蛋疼。无他,只是因为在其来万草堂之前,特恩斯就找他单独谈过话,明确表示过这次行动所有的花费都要由他一力承当,神明非神会不会给他报销哪怕半枚绿角子。
事实上,在付完“上门服务费”之后,变形怪的口袋里就已经空空如也。他所有的家当全都被抵押出去,变成来万草堂购买药剂的资金。“你只要乖乖听话,”他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就算给你买一条街也无妨。反正那些钱你有命赚也没命花。”
不提他怎么想的。拿到了整整六百一十三枚白金币,奎斯只是和半羊人普乌交代了一声便跟着变形怪直接奔赴下城区。因为最近街面上不是很太平,再加上变形怪兜里比脸还干净,所以他们没雇佣轿夫,只是靠着两条腿步行。走在路上,奎斯看到了许多打着横幅和标语的人群,那些都是来讨伐神明非神会的志愿者。其中既有印记城的土著,也有从别的位面赶来的生力军。
“看来神明非神会的麻烦还不小哩,”奎斯心中暗想着。他本来还想和变形怪套两句话,可是自打从万草堂出来后,对方根本连半点交谈的意思都欠奉。那个变形怪只是埋头为奎斯带路,避开人群密集的街区,专门挑选一些小巷穿行,走捷径。
没有什么意外——其中既有变形怪抄的“近路”的确比较偏僻的原因,同时奎斯也注意到,他们经过的地方都经过了专人“清理”——而且越靠近神明非神会,具有这样痕迹的小巷就越多,很显然对于自己一亩三分地,这个协会的掌控并未被削弱。
当他们进入下城区之后,没过多久便走到了破碎神庙。这处看似荒废的庙宇建筑群落周围,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群。那些家伙都是一些神祗的信徒和牧师,他们大多都各自为战,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攻陷破碎神庙的外围武装。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在和围困破碎神庙的老鼠、虫子以及各种各样的食肉植物沟通,想要获得一些额外的臂助。
涉足昆虫、动物、植物领域有关的自然领域神祗有许多,而祂们本身也都是处于相互竞争的状态。所以那些神祗的信徒和牧师,在取信那些虫子和食肉植物的时候也依旧是乱糟糟的,你一言我一语,令虫子和食肉植物都有些蒙圈,不知道该听从哪一方的指派。反倒是在和老鼠们进行沟通的,则大多都是一些身着样式相近蓝色珐琅盔甲的信徒和牧师,他们已经在和掌控所有老鼠的头盖鼠群站在了一处,目测是在进行着深度的沟通。
“那些是伪神莱兹爱渥的盲从者,”跟随着奎斯的目光,变形怪也注意到了那一群穿着蓝色只是服装的家伙。他的手里持着一个转经筒似的玩意儿,随着手腕轻轻摇晃,那个转经筒也在不断地旋转。这是神明非神会定制的法术奇物,启动之后,能够让所有神祗的信徒忽视它周围的人和事物。“莱兹爱渥来自灰鹰位面,”变形怪不屑地说道,“他的信徒都是一些崇拜老鼠和蝙蝠等丑陋生物的蠢货和可怜虫。”
不愧是和神祗对着干的专门机构,哪怕就像是变形怪这样半路出家的家伙,经过神明非神会的长期浸淫,对于各路神明的秘辛都如数家珍。这一点,就连奎斯都有些自愧不如。如果不是他亲口讲述,少年蓝龙根本不知道“莱兹爱渥”到底是哪号人物,更不可能知道这位神祗居然和无底深渊之中的那位“六指”有些渊源。
“莱兹爱渥是灰鹰位面艾克瓦特种族的种族神,作为该种族第一个种族神,这个伪神居然区区只是弱等神力,足以见得这货是个十足的废物,那个种族也没什么看头。
所谓的‘艾克瓦特种族’其实就是地精的变种。他们身材矮小且具有蓝色的皮肤,大多分布在灰鹰位面的强盗王国、长角社的旧地、骨骸边地、波玛吉、威伯本科和维斯维森林东部。他们之所以拥有蓝色皮肤,是因为他们大多在高地和山脉顶端生存,为了缺氧的环境而进化出了以铜离子而非铁离子组成的血蓝蛋白。
莱兹爱渥是该种族中最强大的军阀,曾经被恶魔领主格拉兹特所收容并赋予力量。在作为奴隶主为格拉兹特服务了几个世纪以后,莱兹爱渥来了一波‘反向操作’。祂掠夺了恶魔领主在某个物质位面的兵工厂,并自称有了在无底深渊的地盘。
由于被恶魔领主赋予了两种肮脏的兽化人血脉,在战斗时祂能变成巨大的老鼠或蝙蝠,但莱兹爱渥的天然形态是一个强壮丑陋的艾克瓦特,穿着蓝色的盔甲,外面披着毫无品味但只是看着奢华的外衣。祂带着弯刃大刀——蔚蓝剃刀——但是其最喜欢的作战方式,其实是向敌人投掷各种各样的刀片,并且用左手制造出酸性的火焰。
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祂是个软蛋,那么祂只敢和灰鹰位面大多数弱小的非人类神祗作战,但是从不和恶魔和人类神祗为敌,则足够证明神明非神会研究其行为之后下的判断。
在其教会之中,莱兹爱渥鼓吹艾克瓦特是世界的继承者。他们和他们的老鼠、鼠人和蝙蝠同盟会消灭他们的敌人,特别是纯种的地精和狗头人。通过狡猾、数量和小型同盟,艾克瓦特会压倒所有的反对派——就像莱兹爱渥自己一样——火焰和匕首就是艾克瓦特用来对付仇敌的工具。能变成老鼠或蝙蝠形态者拥有双倍的祝福。”
用一种近乎咏叹调的嗓音,变形怪将那个“老鼠和蝙蝠之神”的种种秘辛婉婉道出,其内容却满是嘲弄与揶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