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北平站的那个间谍要揪出来。
但和揪出来间谍相比,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要将梁月明抓住。
只有抓住他,才能问出来瓷都的线索。
当然,正统中队那边也要有所布置。
“梁月明!”
站在景阳胡同家中的楚牧峰,眯缝着双眼,看着眼前的黑板若有所思。
虽然说北平城已经沦为日占区,但他这里的家却是没有受到影响,还是老样子。
毕竟日军也不可能说将所有房屋全都给霸占了,不是老百姓住所不是。
当然,楚牧峰也不敢说明目张胆的就在家中点灯点蜡的,而是藏身在密室中。
当初在北平城的时候,楚牧峰就已经将景阳胡同这个家附近的几栋房子都买下来,秘密挖掘了地道密室。
所以说现在他所置身的地方是很安全的,即便是岛国特高课找到这里来,楚牧峰也有着足够的时间能够撤离,这还得归功于地道战这个伟大的发明。
“梁月明不是那么好抓住的,他毕竟是伪政府的伪市长,要是说贸然抓捕的话,第一会有危险,第二抓捕后会有大麻烦。”
“他一旦失踪,岛国军部那边绝对会打死寻找,隐藏在暗中的瓷都也会被打草惊蛇,所以在没有万全之策前,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紫无双已经获悉楚牧峰的计划,看着黑板上的名字认真的说道。
这番话说得很对。
除非是有完全把握,不然楚牧峰是不可能说动梁月明。
贸然动了他,特高课那边是肯定会动悦来客栈的,这笔买卖怎么想都不划算。
而悦来客栈那边还是不能说轻易就下令撤退,撤退的话,想要找到那个隐藏在暗中的间谍就有点困难,必须留着钓鱼。
特高课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楚牧峰何尝不是在钓鱼?
“那你角色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那?”
楚牧峰淡淡问道。
“静观其变。”
紫无双微微一笑:“想要从梁月明的嘴中问出来瓷都的消息也不是什么难事,我相信他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硬骨头,而只要给咱们能抓住他的机会,这事就能成。”
“嗯,那就先等着吧!”
一天。
两天。
三天。
就在三天过去后,陈建华那边传来消息。
说的是梁月明要去给自己的岳父祝寿,要离开北平城,前往直隶城。
要是想动手的话,这是最佳机会。
“直隶城?”
“对,他的岳父就在直隶城。实际上梁月明之前也是在直隶城混的,他能够当上这个伪政府的伪市长也是因为他的岳父。”
“这个老王八蛋是最快投靠岛国的,靠着他的关系才能将梁月明扶植起来。我已经调查过,整个家族就没有一个正经玩意,全都是数典忘祖,男盗女娼,欺世盗名之徒!”
陈建虎说起这个梁家和他的岳父董家,眼底闪烁着浓烈的不屑冷意。
“路线和陪同阵容?”
“路线的话就是乘坐火车,普通阵容的话是有警备厅的人跟着,是一支十人的小队。在梁月明的心中,这样的阵容已经是安全的。”
陈建华跟着说道。
“这里是他乘坐的火车列次和车厢位置。”
“好!”
楚牧峰接过纸条记住后,轻声说道:“你继续监视着梁月明,我这边会安排起来行动。”
“听着,不要怕花钱,这时候只要是花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儿,懂吗?”
“是,我明白!”
……
随着陈建华离开后,楚牧峰就开始研究起来这辆火车,然后在心中勾勒出来一个行动计划后,就直接找到西门竹,下达了作战命令。
“这次的行动计划,代号为捉鳖!”
“是!”
“按照咱们的计划去安排吧,行动只要开始,就不要有任何顾虑,只要是跟随着梁月明的护卫,一个不留!”
楚牧峰杀气腾腾地说道。
“是!”
西门竹又不是妇人之仁的人,对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会乐意至极的贯彻执行到底。
捉鳖计划就此展开。
……
视线转移到梁月明这边。
在第四天的清晨,梁月明起来后,冲着自己的老婆董秋月说道:“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放心吧,全都准备的妥妥当当,有这批寿礼在,你在我的那五个姐妹面前是绝对能挺直腰板的。”
徐娘半老的董秋月娇媚的一笑。
穿着一身旗袍的她,将丰盈成熟的娇躯一展无遗。
实际上她今年才四十,加上保养得当,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模样,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自然是要享受生活了。
当然,董秋月虽然说风骚,却是也有着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不给梁月明戴绿帽子。
要是说连这个底线都敢踏破的话,那会让梁月明暴怒,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月明,我说咱们这次去直隶城不会有危险吧?”
董秋月有些迟疑地问道。
“危险?你说什么危险?谁又敢给我制造危险?”
听到这话的梁月明不以为然的一笑,嘲讽的说道:“我现在是谁?我可是这北平市政府的第一主官,是岛国军部面前的红人。”
“谁要是敢动我,我灭谁九族!再说我身边还有人跟着的,他们都是警备厅的精锐,所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嗯,那就好。”
董秋月点了点头。
不过她从昨天开始,眼皮就一直跳动,直觉告诉她是有危险的,但既然梁月明都这样说了,相信是没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的。
半个小时后。
梁月明就带着人出现在火车上,他自己占据着一节车厢,前后都是他的人在戒备。
对于他的到来,列车长是当祖宗般的对待着。
毕竟这可是大人物,他们可不敢掉以轻心。这要是说让梁月明在自己的火车上出事,谁能承担得起责任?
呜呜!
列车慢慢开动起来。
按照正常的时间,这趟车会在下午两点钟抵达直隶城。
因为有的是时间,所以说梁月明这边就开始拿出来文件批改。
这些文件都是松井兵勒令要的,是北平城准备栽培出来的为华亭提供的优秀人才。
“将他们送出去,有点舍不得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接近中午的时候,一辆餐车从车厢中推过来,看到这辆车推过来的时候,门口的两个守卫就走上前来,直接伸手拦住。
“谁让你们往这里送餐的?不知道这里是禁止送餐的吗?”
“禁止送餐?”
推着餐车的西门竹有些诧异,他指着面前的餐盘,“你们看看,这都是我们厨师长吩咐的,是让我务必要推过来给里面的大人。”
“走,现在就走!”
“好吧!”
西门竹有些无奈的走过来,假装是要推餐车。
就在他双手就要握住餐车的瞬间,一柄匕首陡然间出现在手心,电光闪石间他就猛地扬起。
“咻!”
一道寒光闪现,两个守卫咽喉处顿时出现一道血线。
这就是一个信号。
几乎在西门竹动手的同时,车厢对面那头也出现了人,很利索的就解决掉两个守卫。
等到他们冲进车厢的时候,剩下的几个警卫是懵逼的,他们没有想到在这里都能遭受到袭击。
“别动,谁敢动,打死谁!”
冲进来的是十来个人,他们都举着双枪,黑漆漆的枪口分别锁定着所有人,吓的他们一动不敢动。
看到这幕的董秋月张嘴就要喊叫出声。
“喊就打死你!”西门竹厉声喝道。
董秋月赶紧双手捂住嘴,吓的将剩下的话又咽回去。
梁月明反而是最镇定的。
他知道这群人是来者不善,所以说没有丝毫惊慌失措的意思,而是冷静的问道。
“你们是谁?哪部分的?是要劫财吗?”
“劫财?”
一道身影从车厢那边慢慢走进来,赫然是楚牧峰,他来到梁月明面前坐下后,看着对方的双眼,云淡风轻的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梁月明有些诧异的看着楚牧峰,他是真的不认识。
要是说认识的话,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模样了,毕竟楚牧峰在北平城屡破奇案的时候,他人在直隶城。
后来等到楚牧峰来到直隶城的时候,他又在外地。
“原来真的不认识,不过无所谓,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认识的,梁月明,你不介意陪着我去那边聊两句吧?”楚牧峰指了指车厢后面。
“你想要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敢动我的话,我保证你是别想走出直隶城。”
“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掉!”
梁月明看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楚牧峰,心底却是冒出着一股股寒意,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不好惹。
“逃不掉?”
楚牧峰手指慢慢扬起,指向距离最近的一个警卫,微笑着说道:“知道吗?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被人威胁,有人要是说威胁我的话,我就会将威胁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就像是现在,你威胁我一句,我就要杀死你一个人!”
“咔嚓!”
随着楚牧峰打了个响指,距离最近的这个警卫,在没有任何反击之力的情况下,便被一个特工将脖子掰断,当场格杀。
车厢中的氛围立刻肃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