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九死回春丹,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丹香,反而臭气熏天。
“哼哼!你要不要尝尝?”苏墨手托丹药笑着问道。
“哼哼!”小白猪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样。那样的臭丹,它怎么能吃?它现在都有点后悔之前吸了灵气。
自己不会拉肚子吧?不过,之前的灵气也不臭呀!
“呵呵!”苏墨笑着收起了九死回春丹。虽然整个丹房内都充满了臭气,但是苏墨很满意。
因为,那正是九死回春丹的特点。而且,这和之前的一样——藏魂所出,必是精品。九死回春丹,又是一枚极品的丹药。
随后,苏墨收起了藏魂鼎,然后出了洞府。
石门开启,那些灵蝎自动散开。
蝎夫人、王羽、沈冥都是微微一愣。因为,她们没想到苏墨这么快就出来了。王羽、沈冥都是一挑眉。
失败了?可是,她们又看见苏墨的神色颇为平静。
“丹成了?”蝎夫人沙哑着声音低沉地问。
“不负所托!”苏墨一笑,然后他单手一展,九死回春丹就在手中。瞬间,那股臭气直冲几人的鼻孔。
“嗯?好臭!”沈冥忍不住道。王羽也是紧锁眉头。唯有那蝎夫人身子微微颤动,因为她需要的就是这个味道。
“极品九死回春丹……”蝎夫人颤声道。
“前辈,您收好!”说着,苏墨一抖手把那枚恶臭的丹药,直接送到了蝎夫人的面前。蝎夫人用自己的长袖卷住丹丸,双目之中滚下泪水。
这枚丹,她足足等待了百万年,在那暗无天日充满恶臭的洞府内。
“多谢!”蝎夫人很是郑重地冲苏墨道谢。
“前辈——”苏墨顿了顿语气,“你该明白这枚丹一旦吃下,意味着什么?我还是希望您三思而后行!”
“呵呵!”蝎夫人凄然地摇了摇头,“小伙子,该想的,那百万年我早已想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必再想了。”
“前辈,你想要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再想别的办法!”苏墨叹息了一声,“这枚丹,的确是太过霸道了。而且,一但吃下,那么您——”
“我明白!”蝎夫人笑了笑,她的眼中极为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柔和,“小伙子,你已经帮了我的大忙。即使再有什么妙手,我这老婆子也不需要了。三天,一切足矣!”
“可是,若那九死您没有挺过去呢?”苏墨道。
“无妨!”蝎夫人道,“若真那样,便是我的宿命!我也无憾!”
苏墨一听,轻轻地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再看,那蝎夫人没有直接吃了那枚九死回春丹,而是先收了起来,然后从她随身的一个破烂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酒囊。
那同样是一个青蛇皮酒囊,其材质和那丹方一模一样。
“小伙子、两位姑娘,咱们相识一场便是有缘。今天,你们陪老婆子喝一场酒如何?喝了这一场酒,我便要吃那九死回春丹了。嘿嘿!”蝎夫人的笑带着些自嘲,“若是我命当绝,你们便算是为我送行了。”
“喝酒?”沈冥一听张大了嘴巴,然后不由自主地看向王羽。沈冥的眼神,很值得玩味。
王羽的神色,倒是平静。她,只是看了苏墨一眼。
苏墨冲王羽点了点头道:“九死回春丹,九死可换一春。服药后,身脱九层皮,死死生生,折磨无尽。九日后可换三日青春,虽拥有莲级战力,但是三日后,便会灰飞烟灭。因此,咱们就陪前辈喝一场吧!”
王羽、沈冥听了都是一皱眉。这是什么丹药?是催命的毒药还差不多!她们都有些不明白,这蝎夫人为什么要这样。
她,乃是尊者九重境。
要想改变现在的样子,绝对还有办法。只不过,从方才蝎夫人的话语来看,她似乎不愿意用其它的办法。
宁死,她也要吃九转回春丹!
“好!”王羽听了苏墨的话,终于点了点头。
“嘿嘿!”沈冥一听,自然来了劲头,直接从怀中拿出数十斤的班熊肉,“有酒无菜,岂能成局?我给你们烤斑熊肉!”
说着,沈冥便倒腾出自己的随身厨房。
那自然是应有尽有,甚至连餐桌、椅子,各种酒具都摆上了。当然,其中最显眼的乃是一个金色的烤炉。
尊者神兵?
这一下,连苏墨都有些无语。因为,他在想沈冥身上的尊者神兵,不会都是菜刀、烤炉、砧板之类的厨具吧?
“呵呵!”蝎夫人的笑声依旧沙哑,但是目光中的阴冷已经完全散去,“小姑娘,你竟然有这样的好东西。真不错!”
“我这老婆子已经上百万年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灵食了,临死前算是有了口福!”
“前辈,现在有酒有肉,似乎就差一点故事。”苏墨看着蝎夫人道。因为,他知道蝎夫人必有自己的故事。
“呵!”蝎夫人苦笑了一下,然后一挥长袖。那青蛇酒囊直接给几个人的酒碗斟满了酒。
“有酒的确该有故事!我的故事也的确该和你们说说。否则,以后便没几个人知道我这暗界使者五毒蝎夫人了。”
蝎夫人自顾自地卷起身前的酒碗,然后把碗中的酒一口饮尽。
“唉——”
一声极为舒服地长叹,她脸上的疤痕与皱纹,似乎都舒展了一些。
“放心吧!这酒虽叫五毒酒,但是绝对无毒,呵呵!你们一边喝,一边听我的故事。这故事,绝对可以下酒!”蝎夫人说着又给自己满了一碗。
“嗯!”苏墨点头,然后端起了酒碗。
那酒成混黄色,看上去似乎有些杂质,不是特比的纯净。不过,苏墨没有犹豫,直接一饮而尽。
“嘶——”
苏墨的酒量,绝对是有的。可是,这一刻也是一惊。
太荒宗的七星苦露乃是特别的仙酿,先苦后甘,入口苦辣无比。可是没想到这五毒酒,既然比七星苦露的劲头还大。
刚一入口,便似吞了一线烈火,从口腔到肚腹一路燃烧过去,似乎嗤嗤有声。然后,整个人的身上都是猛地一热。
火热的灵气,似欲从毛孔中窜出来。
“好烈的酒!”苏墨叹道。他如果不是尊者境,恐怕这一碗酒就会醉倒。
他喝了酒,王羽、沈冥自然更加放心。
王羽端起酒碗,很是自然地一饮而尽。那份从容与自然,让苏墨、蝎夫人都是有些惊惊讶。
那么烈的酒,连苏墨都有些扛不住。蝎夫人更是知道那酒的猛烈。可是,王羽喝来便似饮水。
“冥儿,这酒你喝不了!”王羽冲着沈冥道,“否则,你一碗就会醉倒!”
沈冥点头如捣蒜。
因为,王羽的酒量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