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同一天晚上,东京。
佐久间回到审讯室旁边的观察室,一进门就看到老同事荒卷等在里面。
“反恐怖课很热心嘛。”佐久间一副揶揄的口吻。
荒卷不理会佐久间的业余,直接开口道:“我想,这个人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重要的信息?”
“我也这么想。我们还给他灌了那么多酒,他也什么都没说出来。这种时候,真希望我们真的有电影里那种万能的吐真剂。”
“技术科不是有一种新的化合物吗?CIA那边给的,没试试看?”
“早试过了,不如酒精有效。看来美国人也搞不出比酒精更靠谱的吐真剂了。”
吃了就只会说实话的药剂,在现实中完全不存在,所以人类才会研发出各种拷问技巧。
佐久间看着玻璃另一侧的“人犯”:“我反正觉得,他的心防早就被我们摧毁了,然后把能说的都说了。我们想知道的内容,他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好在现在也不算完全没收获,我们至少知道我们在跟谁过招。”
荒卷沉默不语。
“怎么了?”佐久间问。
他们这群人里有这样一种说法,荒卷如果表情很严肃的沉思,那之后就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个组织,”荒卷说话了,“真的只是用来筹款的吗?CIA印假钞,KGB偷卖武器,而且两家都贩麻药,南美的毒枭往往能同时得到CIA和KGB的情报支持,这些东西我们都很熟悉了。
“可是,这个筹款的组织,配备那么重的火力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为了确保从极道手里抢下地盘来?”
“用……德什卡重机枪吗?”荒卷皱着眉头,“极道还没有那么能打吧?”
其实佐久间也觉得这太扯了,打极道哪里用得上这玩意。
“也许……这些是原本要交给全共斗的武器?KGB想像他们武装黑豹党那样武装全共斗?”
佐久间的推测,让荒卷轻轻点头:“这种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如果是真的,那到底是什么阻止了这些东西交割,就很耐人寻味了。另外,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流进日本国内的,我也想彻底的调查一下。”
“已经在查了,但是我觉得……没那么容易被我们查到真相。真有鼹鼠的话,那一定是非常擅长隐藏的高等鼹鼠,就像CIA在克林姆林宫的那位代号主教的鼹鼠一样。
“说实话,这不是我们有办法揪出来的敌人了,得CIA出手吧。”
荒卷:“日本真的是个独立国家吗?”
“独立国家怎么可能有外国驻军。”佐久间一副调侃的口吻。
他倒是不担心这话传出去之后自己被人穿小鞋,因为大家都这样说,法不责众。
“那这个世界上,排名前列的国家就只有五个可以被算作独立国家了啊。毕竟只有这五个没有外国驻军嘛。”荒卷居然认真的回应了这句调侃。
“你不是漏了印度?”佐久间问。
“抱歉,我的。”荒卷回答。
然后他又把跑偏的话题拉回原来的轨道上:“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昨天他们的短波电台突然播放的迷之信息,让我茶饭不思。”
“那个菜价?译码部的人不是说了,他们对比了之前播放的信息,认为那是个无意义的垃圾信息吗?”
“他们是这么说了,”荒卷摇头,“但是一想到他们在大学里学相关知识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的人当年编的密码轻而易举的就被美国人破译了,我就觉得很不靠谱。”
“哈哈哈。”佐久间哈哈大笑。
看起来不论在什么行业,跑现场的都喜欢拿坐办公室的开涮。
“总之,我们已经加强了东京关键节点的守备。”笑完,佐久间正色道。
荒卷:“说不定目标会是平民,这是最近世界范围内出现的新苗头。不是挟持平民要求满足诉求,而是单纯的,就把袭击平民散播恐怖作为目标。”
“这是疯了吗?”佐久间咋舌。他可是gongan,虽然和荒卷专攻不同的方向,但是关注全世界范围内的新动向,也是他必须要做的功课,他当然也注意到了荒卷说的这种“新风向”。
“不是疯了,是理智的选择。”荒卷用冷酷的声音说道,“比起袭击防卫森严的目标,袭击平民的成本要低太多了。而比起绑架,直接装个炸弹制造大量的伤亡,也简单得多。
“会变成这样,是纯粹理性选择的结果。是承认了自己的弱小和垃圾之后,对现实的妥协。”
佐久间皱着眉头:“你……这是在黑那些家伙?”
“是啊。”荒卷爽快的承认了,“这是一种劣化。CIA还要处心积虑的污名化黑豹党,但很快,这些家伙就会变得根本没必要花预算去污名化。
“他们天然就不会得到一般民众的支持和同情,这样的蠢货会变得毫无威胁,上面的人可以高枕无忧的睡大觉的时代到来了。
“不过相应的,可苦了我们这些跑腿的。”
“不不,我们好歹也是通过了最高等级的考试的公务员,只是收入比较低而已啦。”
佐久间并不知道,再过十几年,公务员就会因为稳定并且不算低的年薪,成为日本最受羡慕的群体。
现在是1980年,日本正站在纸醉金迷的泡沫时代的门槛上,公务员们的工资根本不够看。
佐久间在自嘲之后,一转小道消息八卦模式:“听说了吗,那边的那个白鸟,也要去四菱重工当顾问了。”
荒卷撇了撇嘴:“白鸟也要去了吗,也不奇怪,他两个女儿都考上了私立大学。这个选择我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
“哼,你是万年单身嘛,你当然可以帅气的恪守本分。你和机动队的那个后藤,真是绝配。”
“我可不会在上班时间摸鱼钓鱼啊。”荒卷皱着眉头抗议道,“不过,后藤桑的业务能力很强,这我倒是很佩服来着。”
“不结婚的男人业务能力肯定强啊。就和处男漫画家创作力惊人一样。”
话音未落,观察室的门就开了,佐久间的后辈远间开门进来,对荒卷说了声“抱歉”,然后就直接在佐久间耳边耳语了几句。
佐久间咋舌:“你确定吗?”
“怎么了?”荒卷疑惑的看着他。
“CIA那边传话,说目标可能是大阪。果然那段迷之信息是指示,美国的密码专家,就是比我们的厉害。”佐久间回答道。
“那不是废话吗,整个二战,盟军在情报战方面是完胜啊,要不然的话,现在世界上最出名的谍报机关,就不会是CIA、KGB和MI6了。”
“荒卷前辈,”远间开口提醒道,“你刚刚这句,不光骂了译码科的同事,把我们也带进去了。”
“可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我们甚至比不上德国的同行,盖世太保不管名气还是实绩,都超过了佐尔格的手下败将特高科。”荒卷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啦,现在我们要去大阪支援,现在还能赶得上最后一班新干线。”
“就不能坐自卫队的飞机过去吗?”荒卷皱着眉头问。
“饶了我吧,我们要搭自卫队的飞机的话,文书工作有多少你不是不知道,坐新干线吧。”
荒卷抱怨道:“文书工作……我们真的是特务机关吗?”
“严格来说,我们是公务员。”佐久间耸肩。
**
兴继尚进门的时候,李正鹤正在看录影带。
兴继尚刚想吐槽说自己刚刚才骂了手下乱租录影带,就发现这录影带的内容不是那种B级片。
虽然比B级片还劲爆。
“这就是要播放的片子?”他问。
“嗯。”李正鹤点头,“好像是想要引发新一轮的反安保协定浪潮,迫使CIA分心,减少用来在阿富汗训练反抗军的资金。”
“KGB的算盘打得真好,那……老家那边的意思呢?”
“没有什么意思。”李正鹤心不在焉的回答,然后把录像带从录像机里退出来。
现在录像机可是时髦玩意儿,卖得死贵但是年轻人都想在家里添置一台,然后他们就能在家里看租回来的电影了。
“真的吗?”
“是真的,他们只要我们完成KGB的任务。只不过,加了一条条件,就是我们要彻底扮演韩国人。对了,你在汉城最喜欢的狗肉店是哪里?”
兴继尚麻利的说出了街道名字和店名,然后还补了一段对店铺风味的评价。
尽管兴继尚从来没去过汉城,更没有光顾过这家店铺。
这是下发给兴继尚的“人设资料”里写的。
这个狗肉店确实存在,街道和门牌号也是真的,只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接待过一位叫兴继尚的客人罢了。
“我还是觉得,”兴继尚在背完狗肉店的店址后,看着被李正鹤扔在桌上的录像带,“就为了播放这个录像带,就搞这么大阵仗,还声东击西,有点……”
“那可是大阪府警严密布防的大阪SF大会,没有声东击西,想要一次过挟持整个会场的人,难度非常大好吗。我们又没有整只军队去做这件事,十几个人的行动队,在没有警察干扰的情况下想控制整个会场都很困难了,有大量警察在现场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怪就怪八年前慕尼黑奥运村人质事件那帮人吧,从之后这种大型活动的安全保障行动就没那么多空子可钻了。”
兴继尚依然皱着眉头:“可是,只是要直接播放录像的话,突袭NHK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就算我们突袭了NHK,播放录像,也不能保证别人会看啊,他可能在看别的频道呢?如果日本方面反应迅速,切断了信号呢?如果日本政府给NHK大楼断电呢?
“所以我们要挟持人质,尽可能多的挟持,这样会成为热点,记者们会蜂拥而来,日本政府在法律赋予的新闻管制时间到了后,就不能强行阻止他们报道相关消息了。
“而就算我们占领的场馆被断电了,也不影响记者们手里相机的运转。我们还可以安排人把这录影带的翻录版本寄给各个电视台。
“于是这段影片,就能通过‘合法’的途径,传播开去。日本政府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因为他们的新闻机构,是逐利的,有收视率和报纸购买率,才有足够的广告收入。他们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热点题材。
“KGB的如意算牌,打得还挺响的。”
李正鹤耐心的对兴继尚讲解这些。
“这样好吗?”兴继尚担心的问,“你不怕我多嘴暴露计划?”
“如果你是叛徒,我现在大概已经在牢里了。”李正鹤耸肩,“另外,上边就没指望参加这任务的人能活着回来,估计是希望我们死在这次任务里,然后一边回忆小时候在汉城吃过的狗肉的滋味,一边念出辞世诗。”
兴继尚撇了撇嘴:“那我能去声东击西任务那边吗?”
“你可想好了,那边基本必死,这边也许还有活路。”
兴继尚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他目光转向录影带,却忽然发现桌上除了刚刚KGB要求播放的那盒录像带之外,还有一盒录像带,看外包装好像是18禁的玩意儿。
李正鹤注意到兴继尚的目光,然后就直接把这一盒录像塞进了录像机,按下播放键。
兴继尚皱着眉头,压制着自己的期待,看着屏幕。
然后他发现他错了。
李正鹤:“这是我想在大阪SF大会上放的东西,这可是我的自信作。”
兴继尚半张着嘴:“你的意思是,你放完了KGB的影片,就放你自己制作的这个吗?”
“为什么我不能先放我自己制作的?”李正鹤问。
“这个嘛……”兴继尚咋舌,“也没有必须先放KGB的带子的规定啦,大概。”
“那么,就愉快的决定了,接下来我得见见这次会和我一起行动的兄弟们。”
“不是说,除了高层外,我们的人应该不知道你的存在吗?”兴继尚问。
“是的,但是现在无所谓了,就算是以命大著称的我,这一次怕是也逃不过这一劫了,我们就是传说中的死士啊。
“希望其他人也和你一样,背熟了手册上的人设吧。”
兴继尚看着李正鹤:“这样真的好吗?你不是经常说……”
“优秀的指挥官可以把士兵带回家。是的,我经常说,但是我能怎么办呢?老家可是专门发了暗语,让我全力以赴完成KGB的‘客人们’的委托啊。我还能怎么办呢?”
李正鹤前后问了两次“我能怎么办呢”,兴继尚抿着嘴,回答不出来。
是啊,还能怎么办呢?倒戈叛变吗?KGB的锄奸队可不会放过叛徒,他们为了有警示效果,一般会用非常残忍的方式虐杀目标,一点也不像某个邻国,喜欢用八轮重卡直接干脆利落的把人送升天。
另外,李正鹤是孑然一身,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兴继尚的妻女,还在老家呢。
还能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