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楚牧峰没有走进车厢。
这事是西门竹跟着去办的。
在车厢中,面对着突然走进来的梁月明,已经苏醒过来的董秋月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拼命的挣扎着求救。
“月明,救我!救我!”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和她同床共枕的男人是要杀死她。
所以说当梁月明走过来的时候,董秋月是满脸欢喜的一把就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是为了钱吗,你赶紧给他们钱,让他们走。”
“董秋月,你和那个小禄山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面对着董秋月的惊恐慌乱,梁月明突然间缓缓说道。
“小……小禄山?”
在这里猛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董秋月,脸色唰的苍白如纸,看过来的眼神充满着忐忑和焦急,她嘴唇哆嗦着。
“月明,你胡说什么那?什么小禄山,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
“你是不是听他们胡说八道了?他们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土匪,你可不能相信他们啊!”
“这事是我亲眼看见的。”
梁月明脸色铁青的盯视董秋月,语气寒彻,一字一句说道:“你和他最近的一次私会,是在一星期前,地点就在北平城的拐弯胡同第十号,那里是你给他买的一处宅子,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
董秋月眼神惊惧,身体颤抖,抓着梁月明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松开,向后倒退两步,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这事?其实你应该明白的,我就是知道这事,我不但知道这事,还知道很多你以为我不知道的事。”
“你背着我放高利贷,为的就是包养小禄山这个戏子。”
“你曾经辱骂过我的母亲,就因为她没有听你的话,做你想要她做的事。”
“你还殴打过我的侄子侄女,告诉他们永远不要登咱们家的大门。”
……
这刻的梁月明像是为了劝说自己似的,每说出一句话来,眼中的光芒就变得很凛冽,身上也弥漫出来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
可惜的是董秋月这个傻娘们,这时候压根就没有察觉到这个,只是陷入到自己的精神错乱中。
她满脸慌乱地看着梁月明,心里想的是,自己的事情怎么就都这样暴露了,梁月明的心机怎么这么深,我做过的这些事情都知道。
不知不觉中,梁月明就走到了董秋月的背后,俯身低声说道:“其实这些我都可以原谅,但董秋月你千不该万不该你动了要杀死我老娘的歹心。”
“我父亲已经去世,我只剩下这么一个老母亲,你却想着要杀死她,为的就是不想招惹麻烦,你说你多歹毒。”
“我会忍到现在,无非就是因为你那个有点权势的老爹。”
“但现在没有必要忍着了!”
“因为我要你死,我还要你全家都死!”
“啊!梁月明,你……”
听了这话,董秋月顿时吓了一跳。
“唰!”
董秋月花容失色地惊呼,只可惜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就被一刀抹了脖子,梁月明不下手则已,既然准备要拿着董秋月当做投名状,他还会迟疑吗?
当然不会!
何况像董秋月这样的婆娘,也该杀!
几乎在同时西门竹那边也拍下来这张精彩至极照片,他随意的甩甩相机,微笑着说道:“梁主官,我想现在需要你再配合做一件事。”
“什么事?”
梁月明问道。
事已至此,他还有退路吗?
“这事很简单,只要你给我将那两名在暗中护送你的特高课间谍也杀死就成,怎么样,简单吧!”
西门竹微微一笑说道。
“行,我做!”
十五分钟后。
车厢中躺着两具死掉的间谍尸体,算上之前的十一具,这里已经是有了十三具尸体。
恰好这时候列车就开到了一处宽敞的地带,西门竹没有任何犹豫,就将所有尸体全部丢下火车。
这些尸体自然会有人负责毁尸灭迹。
做完这一切后,楚牧峰才又出现,他站到了梁月明面前,看着这个已经没有任何其余念头的男人,淡淡说道。
“梁月明,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母亲和你的私生子娘儿俩,已经被我安排到一处安全的地方,你不用再担心他们。”
“你杀了他们?”梁月明顿时暴怒。
“杀了?”
楚牧峰摇摇头,冷静的说道:“你既然听说过我,就应该知道我的做事风格,我不是那种喜欢伤及无辜的人,对于普通人,我还没那么大的杀性。”
“回到北平城之后,我会让你和他们通电话的,还有他们也会拍照片向你报平安,我只是觉得他们留在北平城是危险的。”
“你不懂的,你不能把他们带走,他们都被特高课的人监视着,他们……”
“就在今天中午,你母亲和那对母子在一家商铺,已经被一场意外大火烧死了。”
楚牧峰微微一笑说道。
“你……”
梁月明刚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他不敢相信的盯着楚牧峰,“你竟然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
“当然,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梁月明,你要是说听我的话,那么他们就肯定是在最安全的地方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会被现在这种世道给影响到。”
“可你要是说不听我的话,那么他们或许就会真的被烧死,有些事,我不做,不代表别人不会做!”
楚牧峰淡然说道。
服气了!
梁月明现在是对楚牧峰彻底服气了!
这一连串的操作太缜密了,搞得他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自己还想要有别的想法,能有吗?楚牧峰是掐死了所有的念头。
“好吧,我输了,输的彻彻底底,楚先生,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的话就是圣旨,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梁月明低下头,缓缓说道。
“那这事就这样决定了,这里的善后我会做好的,会有土匪抢劫火车的风波发生,不过还是要委屈下你,咱们到北平城再联系。”
楚牧峰拍了拍对方肩膀道。
“是!”
梁月明自然没有任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