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颜值中等偏上的郭兰已经亭亭玉立,身高接近一米七,她太文静不喜欢酒宴上的喧闹。
她认真学钢琴四年多,小有所成,在广州的中学生音乐比赛中拿过钢琴组的名次。
广州毕竟是大都市,教钢琴的老师肯定不少,教学质量肯定没问题。
郭兰本来信心满满,想着露一手呢!
可是跟着黄瀚三兄妹来到徽派宅院的钢琴室,听黄颦弹奏几曲后,顿时失落了。
名师出高徒,邱老师那是等闲?人家是老牌大学生,把黄瀚和黄颦视如己出。
黄颦弹钢琴的天赋连黄瀚都甘拜下风,水平真的甩郭兰几条街。
郭兰的弹奏水平连黄瀚都比不上,当然没法跟黄颦比肩。
还好,黄瀚很热情,连续几天都特意陪着她到处游览。
但是为了避免尴尬,也为了避免误会,黄瀚都喊上萧蔷、陆瑶和成文阁几个帮着陪客。
姨妈夫妻俩都是大学生,只有一个养女,算得上一辈子过得富足。
但是黄瀚还想让姨妈家好上加好,第四天晚上,姨妈一家子在黄瀚家徽派宅院吃饭,没有其他人,只有黄瀚一家子陪着。
知道姨妈一家三口后天回去,黄瀚开口了:“姨妈、姨夫,我想拜托你们一件事!”
黄瀚一家子太热情了,姨夫郭向东心里过意不去,立刻道:“跟我们客气什么?有什么事尽管说。”
“我想请你们在越秀区帮我买些房子,可不可以呀?”
“哦!当然可以,你说说,要什么样子的房子?”
“小洋楼,一栋不能少于一百五十平方米越大越好,最好拿下两栋。”
“嗯!找一找应该有,但是需要多少钱我们不知道。”
“价钱你们帮着谈,帮着做主,谈妥了,打电话给我妈妈,办电汇应该是一个星期差不多吧!”
张芳芬道:“应该用不了,本省三天内应该到账,外省四五天差不多。”
张淑芬问道:“到时候你们谁去办手续呢?”
“没人去,广州太远了,我们都很忙!”
“那手续没法办啊!”
“好办,直接办你的名字不就得了,我又用不着担心你以后会不把房子给我。”
“这,这样好吗?”张淑芬和郭向东面面相觑。
“有什么不好?我无条件信任你信任姨夫。”
张芳芬不知道黄瀚的目的,但是她立刻为黄瀚证明,道:
“表姐,我们的‘风牌’专卖店早晚会开到广州,先弄一个落脚的地方很有必要。”
这话不假,“风牌”专卖店主攻江浙沪,进军首都、天津卫、济南、青岛、大连等等大城市,目前没有开拓广东市场。
也是因为广州那一边是国内服装主要货源地,国内市场大着呢,短时间内犯不着去那里拼刺刀。
张淑芬夫妻俩对视一眼,郭向东答应道:“行,先办淑芬的名字,等你们有空了就去广州办理过户手续。”
“呵呵!过户的事儿不急,房子又不会跑了,有时间了再说!房子到手后,你们先住着吧!”
“我们家有单位上分的房子,面积不小,哪里用得着住那么大的房子!”
“那就帮我家租掉呗。”
“行啊!现在广州做生意的外地人特别多,房子好租。”
人人都喜欢被信任的感觉,张淑芬夫妻俩蛮开心。
晚上张芳芬送表姐一家三口去宾馆休息,回来后问黄瀚,道:“你又准备干啥?”
“妈妈,你误会了,这一次真没准备做什么!”
“那你干嘛要费事在广州买两栋小洋楼?房子涨价不是理由,去沪城、杭城、省城买房子岂不是更加方便?”
“哎呦喂!妈妈,我真的很自豪!”
“自豪?你可以自豪的地方太多了,今天又是为什么?”
“为我有睿智的好妈妈自豪!”
“呵呵!干什么呀?嘴甜成这个样子!”
黄道舟笑了,装模作样“唉!”一声长叹,道:“儿子偏心,跟你说话总是想方设法让你开心,跟我说话全是讽刺挖苦!”
“爸爸,我哪有,我同样为有个好爸爸自豪!”
黄馨和黄颦也凑趣,齐声道:“我们都为爸爸妈妈自豪!”
张芳芬乐呵呵道:“得!小声点,人家听去了要笑话呢!”
小颦道:“笑话?我们家再也不会有人笑话了,人家都羡慕不已呢!”
张芳芬道:“来,都坐下,我们都来听听,都听听黄瀚准备在广州买房子的理由。”
黄瀚道:“这一次真的没什么打算,是因为妈妈说过,打小就和姨妈处得好。
我既然断定大城市的房价会爆涨,就应该带上姨妈买一些。
在广州买两栋小洋楼的目的仅仅是以后给姨妈家留一栋。”
张芳芬惊叹道:“这主意不错啊!可惜不太行。”
“为什么?”
“淑芬是个骨子里非常骄傲的人,她不可能白沾人家便宜!哪有可能要你一栋房子?”
“我又没说准备白白送给她,我们家花了多少钱,就收多少钱。”
“那样也不可能,淑芬又不傻,当然知道市场价。”
“这没关系,我有天大的理由啊!按照法理,那房子的主人是谁?”
“怪不得!你就是为了有理由,才故意让产权证办张淑芬的名字。”
“妈妈真聪明!我又开始自豪了。”
“去去去,拍马屁,这都是显而易见的。”
“不,我不这样认为,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大着呢,有人先知先觉,有人后知后觉,有人不知不觉。”
黄道舟道:“慢着慢着,你这话我怎地觉得以前读到过。”
“你年轻时肯定学过,这是那时的孙先生把中国人分为三大类,以先知先觉唤醒后知后觉,不知不觉反正随大流,自然是谁赢了服从谁!”
黄道舟懵了,疑惑道:“你的脑子成天想什么呢?这么精辟的理论都能说得出。”
“嘻嘻!爸爸,你给自己定一下位,你属于哪一种人。”
黄道舟居然严肃起来,认真想了想,“唉!”一声长叹道:“我恐怕只能算后知后觉,但是我的儿子肯定是先知先觉!”
黄瀚得瑟道:“肯定啊!要是我出生在满清末年,肯定轮不着孙先生弄出个半吊子煮一锅夹生饭……”
“不许胡说,他的玩笑也是你能开的!”
黄道舟就差来捂黄瀚的嘴了。
黄馨已经大了,她学习成绩好悟性高,在默记这几个词儿。
“黄瀚说得太对了,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肯定是个别的先知先觉,少量的后知后觉,海量的不知不觉都是盲从。”
小颦也貌似听懂了,她点头道:“这就是领头羊的重要性,对不对?”
张芳芬也深有感触,道:“遇上不好的领头羊,苦了亿万老百姓,吃饱肚子都难,遇上英主,日子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
黄道舟见话题越说越深,连忙打断道:“我们还是谈点别的,这话题太大了,黄瀚,你还小呢,以后也得少谈,万万不能锋芒毕露!”
“嘻嘻!爸爸,你放心吧,我这个先知先觉爱我们的国家,有民族荣誉感,不可能祸国殃民。”
黄馨拍手道:“对,因为有民族荣誉感,所以爱国,不对,你怎么没说爱党?”
“这话就是留给你说的,记住了,你以后要一日三省,要把爱国、爱党、爱人民常常想时时讲!”
“为什么?”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听说过吗?”
“嗯!”
“我们家不穷了,而且会越来越富,总不能成天吃喝玩乐浑浑噩噩过日子吧?”
“肯定啊!人总是要有追求的!”
“呵呵,我是先知先觉,认为你当官肯定能够两袖清风,肯定能造福一方,以后能够成为封疆大吏!肯定能够让我们家更加荣耀!”
黄瀚不想让姐姐妹妹经商,不想让她俩沾染铜臭,反正以后自己拥有的一切都会给她们留股份,她们以后依旧是富豪。
士农工商是泱泱中华五千年的传统。
黄馨稳重,心善,不喜欢多言多语,家里钱太多当然用不着贪腐。
她有机会走上仕途,相信有沈建华的栽培,有自己编织的人脉圈,肯定能够平步青云。
黄道舟和张芳芬眼睛亮了,他们没有插嘴同样听得津津有味,在他们的认知里依旧是瞧不起财主、资本家的,唯有当高官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
因此黄瀚让他们积极向上,积极向组织靠拢,认真学习,他们从来没有排斥,现在都为获得了官职沾沾自喜。
以后拥有名牌大学文凭的黄瀚走上仕途,真的能够获得高位,他们肯定不计得失全力支持!
黄馨其实迷茫着呢,根本没想好以后准备干什么,疑惑道:“我,我,你这么看好我?”
“肯定啊!学文科注定当不了科学家,但是有很大机会领导诸多科学家,难道你不想有一番作为吗?”
“想,当然想!我刚才也思考了,我恐怕也只能算后知后觉,但是没关系,我有先知先觉的弟弟呢!”
黄瀚道:“你放心吧,你本来就有一腔热血一身正气,性格又是谨言慎行,最适合走仕途。
再有我帮着你出谋划策,以后去首都进中央……”
额!儿女们的心也太大了!张芳芬连忙制止道:“别再谈,这些还都早着呢,不知不觉又聊起大话题,我们还是谈谈广州买房子的事吧!”
“哈哈!”小颦笑得前仰后合。
张芳芬笑骂道:“发什么神经?”
“你刚才明明在说不知不觉这个词儿!”
“我哪有?”
“你说不知不觉又聊起大话题,哈哈哈……”
“是吗,哈哈……,真的不知不觉呢!”
“妈妈,姨妈帮我们家买了房子还帮着打理收房租,几年后我们去过户的时候提出为了表示感谢,转让一栋小洋楼给她,估摸着她拒绝的可能性比较小。”
“这样操作应该能行!不管他,反正肉烂在锅里,想要补偿她们家总会有办法!借钱给她们家也买一栋不就得了!”
“妈妈高明,姨妈毕竟是大学生,帮我们家买下两栋小洋楼打理几年,肯定亲身经历到了巨大的好处,自己家有机会买一栋,应该是求之不得!”
这不是虚言,人都是这样,隔行如隔山,早早地参与经营房地产,以姨妈两口子的智商值,肯定能够做出改变。
而中国的房地产,只要下手得早,都会赚得盆满钵满!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张芳芬忽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黄瀚立刻懂了,妈妈最是善良、最注重亲情,见自己主动谋划着帮姨妈,心里觉得暖。
他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能喜欢!”
这话很绕口,但是张芳芬同样听懂了,姐姐妹妹都懂了。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我喜欢的仅仅是因为你喜欢,这就足够了。
儿女们相亲相爱志存高远,夫复何求?感性的黄道舟眼看着又要绷不住……
张淑芬夫妻俩只有十天假期,一家三口在“事竟成宾馆”住了五个晚上。
最后张芳芬和张淑芬应该是洒泪而别……
广州买房子的事儿用不着黄瀚操心,张芳芬会和张淑芬保持电话联系,当下这点钱对于黄瀚家不值一提。
八月二十二,离开学只有一个多星期了,黄瀚学习小组正在徽派宅院做习题的时候,有日子没来的刘小明出现了。
“你怎么了?看上去好像跟人家打架了?”
“打架?要是一对一打架我肯定不吃亏,是那帮混蛋人多欺负人少!”
钱爱国顿时来劲了,“比人多?哈哈,老子能弄一两千,三水县谁比得过我?你快说说怎么回事?”
“黄瀚一直都说要防止骗子,我今天和两个同学去体育场玩儿,瞧见骗子了!”
“骗子?赶紧说说,怎么骗的?”钱爱国更加来劲。
“十几个穿着对襟褂子的在那里传授气功,我凑上去听了听,立刻听出来是骗子。”
“你能听得出来?”
“当然,什么天人感应,什么发功到别人的内脏里,这些黄瀚以前都跟我们讲过,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全是骗人的玩意儿。”
“啊?还真有这个样子骗人的?”
“最可气的是我们县还就真有一二百人被骗了,他们不但不帮我,还帮着骗子。”
“特么的,还真有傻子啊!我们赶紧瞧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