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通过写下来的这些词组,就能够提醒自己,到底是什么具体内容。于是田蓝天一边看着,一边说道:“打出电话后对面是个男的接听,快速的说了两个喂!而后是夫妻中的丈夫,开始说话,内容是:是我啊,方老板。我已经到了,明天有没有空,咱们见一面,谈谈上次说的生意啊?我请客。那个方老板说:好啊,在哪?丈夫回答:在老地方吧,时间上,你等我电话吧。那个方老板道了声好,然后双方又互道再见,便挂断了电话,整个过程,没到一分钟。”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这是暗语啊,听起来,很正常。但如果真是聊生意,并且是比较熟悉的人,他们是没有任何寒暄的。如,什么时候来的啊,住哪了?这些类似的话,一句都没问。所以这必然是暗语。”
范克勤首先肯定了这一点后,想了想,道:“以我为目标这是肯定的,既然如此,他们的谈话内容,也一定是围绕着我这个诱饵进行的。首先最开始的,丈夫说的话是:是我啊,方老板,我已经到了……这一句是确定自己身份用的。然后提到了咱们见一面,谈谈上次说的生意,我来请客。生意是什么?我现在是在暖溪汤池公寓‘出现’了的,所以这是确定我刚刚到。方老板说好啊,在哪?是在询问情况。丈夫回答说:老地方,并且在最后还说,你等我电话,那就是时间上,这个丈夫确实还不能确定。这一切都很符合现在的情况。”
田蓝天琢磨了一下,赞同道:“没错,特派员的分析,卑职认为绝对是正确的。那么现在有个问题,那就是这帮日谍,接下来会怎么办?冲进来想要刺杀您?还是,选择另一处地点?又或者……在半路埋伏?”
“不会在半路埋伏的。”范克勤道“如果选择这个方法,路线的获取,埋伏的地点选择,怎么确定我离开的时间,这些都是大问题。就算有超级高手坐镇,无非也是事先拟定。两条线路,一条是从暖溪汤池公寓到成都站的。另一条是到安全局给我安排的住所的。而且这两条线路,我在真正走的时候,走什么街?什么路?他们也只能根据路况,远近等等情况来猜测罢了。这不是一个非常能够确定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还要选定埋伏的地点,也需要大量的工作。这跟我们冒充卫波打给总部的情况是不符合的。卫波现在的情况,是面临着我的随时调查,甚至是很快就会暴露身份,那么鬼子总部既然没有给卫波回信,那就说明,他们想让卫波继续潜伏。理由就是,干掉我之后,卫波的危险状况,也会随之解除。”
说到这里,范克勤点了一支烟,续道:“但这就又回到了原点,他们必须要尽快的对我动手,所以在半路埋伏,是绝不可能的。”说到这里,再次抽了口烟,而后缓缓道:“我分析,他们依旧会在暖溪汤池公寓动手,而且动手的时间……可能就是今晚到明天我离开之前。甚至他们的杀手,已经在附近潜伏了起来。随时都可能动手。”
田蓝天听罢,认真的想了想,随即也点头道:“对,对!一定是这样。不过卑职感觉,他们潜入刺杀的可能性更大。鬼子的杀手应该没有掌握您的相貌,但差不多的信息却应该是知道的。现在您和庄秘书的替身,身形和装束打扮是一样的,但是出来后,再则时机,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卑职感觉,潜入刺杀,或者是在您一出来的时候,就动手。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嗯。”范克勤道:“没有关系,我们的陷阱很周密,不管是他怎么动手,只要出现就等于已经被我们的陷阱网住了。他们没机会走了。”
第二天一早,大约也就是六点来钟,在暖溪汤池公寓负责监视的兄弟,打回来了电话,田蓝天接听后,立刻说道:“特派员,那对夫妻今早走了。刚刚走的。这太早点了!!这是情况有变?有几个跟踪高手,已经跟上去了。”
范克勤一皱眉,摆了摆手,道:“不对,我感觉这是要动手的信号。他们正常退房了吗?”
田蓝天说道:“没有退房,但是跟来的时候一样,拎着自己的包。穿戴也很整齐。”
“嗯。”范克勤道:“跟着就好,看看他们去哪吧。我感觉前哨走了,为什么突然走啊?是已经用不着他了,所以他们才走。那什么情况下用不着他们了?答案就是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你立刻给汤池公寓周边的人打电话,让他们一定要密切注意一切情况,但凡可疑,先要在电话网络中共享情报,然后立刻打回来电话,把情况汇报上来。”
田蓝天立刻抄起电话再次开始拨打。等他将范克勤嘱咐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之后,大约也就是半个多小时后,他的电话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接通后,连续问了几句之后,道了句:“你等会。”而后用手捂上了话筒,语速很快的说道:“特派员,跟踪那对夫妻的兄弟,跟着他们到了码头的位置,发现这对夫妻刚刚买了船票想要离开。怎么办?抓吗?”
“不抓!”范克勤道:“让他们其中一个人快速的置办一个行李箱,然后也买同一艘船的船票跟上去。另外,通知水面巡逻队,在下面的补给点待命,但不要有大动作,却要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田蓝天立刻如此这般的对着电话吩咐了,而后放下了电话,道:“特派员神算,这肯定是要动手了。这对夫妻在暖溪汤池公寓露过像,所以干脆不在本地呆着了。开始撤退到别处。”
“嗯,应该就是这个情况了。”范克勤说了一句后,突然琢磨了一下,道:“那对夫妻要坐的船,是不是还有一会才能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