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石堡外,上千勃纥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嚎叫着向城墙上攀爬。
石堡内,汉军士兵严整以待,紧握手中长矛利刃,坚守在自己岗位前……
“砸~”
密密麻麻的人群贴住城墙之际,许文静果断下令,汉军士兵奋力将石块抛向堡外。
霎那间,雨点般的落石砸的勃纥人是鬼哭狼嚎,纷纷远离石堡城墙。
“飕……”
“噗……”
狗眼断着劲弩,瞄准一名冲在最前方的勃纥将领,狠狠扣动扳机,弩箭如流星赶月,稍瞬便将那勃纥将领的脑门洞穿。
弩箭数量稀缺,狗眼把目标都锁定在值得射击的目标身上,那些指挥的,冲锋最猛的,才是他眼下首要目标。
一名勃纥人左避右闪,凭借矫健的身手躲开落石侵袭后,迅速跳上搭好的长梯,纵身一跃跳上了石堡垛口。
“滚!”
然而,他双脚还未跳入石堡城墙,却闻耳边响起炸雷般的嘶吼,紧接着一支长矛从他腋下刺入……
“啊……”
勃纥士兵痛苦的惨叫一声,老张这一矛又狠又沉,直接将他腋下两排肋骨撕裂……
随着老张将长矛向前一顶,那勃纥士兵顿时失去平衡,仰面朝天掉落石堡外的尸堆中……
老张随手一扫手中长矛,将垛口边另一个勃纥人也掀落石堡,大声吼道:“兄弟们,加把劲!监军说了,打完这一仗,就带我们去长安喝花酒!”
“吼~~”
回应老张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汉军将士奋力的将石块,沸水一股脑向勃纥人招呼,誓死坚守这块要地,等着去长安见市面。
勃纥大军后方,论倾凌眺望着石堡战场,脸色阴冷的快滴出水来。
“四十多天了,我把蜀地的军队调过来合围,几万人马却奈何不得一座小小石堡?”
论倾凌现在愤恨万分,脸颊也因为情绪波动而不住抽搐,脸上那道箭伤留下的可怖疤痕如蜈蚣一样蠕动。
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论倾凌忽然轻喝一声:“藏图次仁!”
藏图次仁立马出声应道:“在!”
论倾凌说道:“让从侧面攀爬悬崖的奴子们可以开始了,我会让藏巴继续派兵在正面给你们做掩护,吸引汉军注意,务必今日拿下石堡,结束这场战争!”
“是!”
藏图次仁大声领命离去。
论倾凌继续看向战场,语气冰冷的轻声嘀咕:“我就不信,你们还能撑到几时,哼……”
……
藏图次仁按照论倾凌指示,带着侧翼突袭的三百人,急速行军十余离来到了石堡底部。
这三百人都是高原上出色的攀爬好手,但见到距离石堡有百丈之高的峭壁时,也都皱起了眉头,知道这次任务怕是极其困难。
藏图次仁抬眼看了眼悬崖峭壁,随即对这些奴子指挥道:“听好了,汉军就在我们头上,只要你们完成这次任务,就能得到平民身份,
可以在象熊国内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但如果失败了,这后果也就不需要我多说了,现在,立刻爬上去,将那座石堡夺下,出发!”
随着藏图次仁的一声令下,这些奴子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攀爬悬崖。
石堡两侧的悬崖峭壁十分险要,到处都是凸起的尖石,人稍不留神变回被它割伤肌肤,除此之外有些石块看似坚硬,实则松软无比,一用力就会碎裂,极有可能给精神高度紧张的攀爬者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相比前两者,最危险的当属爬到某些阶段后,发现石面光滑整洁,连个着力点都没有,而这时攀爬者往往已经过了半山腰,处在一种进退两难的情况。
上回戚纹趁夜色出石堡也是凶险万分,要不是由石堡内的士兵帮助,怕是早就摔死在悬崖下了,当然从上向下攀爬有绳索固定协助,难度与徒手攀爬又是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这些勃纥奴子在藏图次仁的鞭笞下,战战兢兢的向山顶爬去……
……
而此时,浑然不觉会有偷袭的汉军将士,依然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正面扑来的勃纥人身上。
“这群家伙都打了鸡血么?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了是吧!”
老张将第四个勃纥人扫落城面,站在垛口边看着继续汹涌扑来的勃纥人,不由摇头叹了口气。
而边上一名同伴将沾满血肉的滚木绳索松开后,听闻下方传来一片哀嚎四起后说道:“再这么下去,就算不被他们砍死,也要活活累死在这里,没有弩箭压制,这仗真的不好打……”
老张吐了口唾沫,握紧手中的长矛,说道:“没事,想死的就尽管来吧,让狗眼瞄准点,射几个大家伙,先挫挫他们的锐气,撑过这两波再说!”
说话间,又有几名勃纥人爬上了城头,老张二话不说,对着其中一名刚露头的勃纥人门面狠狠一叉,登时垛口前响起野兽般的咆哮。
另一边,狗眼将一支弩箭塞入箭槽,瞄准远处一个摇旗助威的勃纥人,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后,用力扣动扳机。
“飕~”
“噗~”
疾驰的弩箭直接洞穿那勃纥旗手的左眼,旋转的煎杆直接将他眼球挤爆,箭镞从后脑勺贯穿,把他的头骨的射的变形。
看着旗手倒地,狗眼呼出一口浊气,背靠垛墙,嘴里嘀咕道:“盯你半天了,鬼哭狼嚎的不知在喊些什么,死在你狗爷的箭下,算是你的福分,本来这一箭是招呼大官儿的……”
说话间,他把手本能的往箭壶摸去,却一下抓了个空。
定睛望去,箭壶里只剩下孤零零一支弩箭。
“没了?”
狗眼拿起那支弩箭,怔怔的轻语一声,机械的塞入箭槽。
“最后一支箭,该留给大家伙才够本……”
打定主意后,狗眼匍匐着来到另一处视野开阔的垛口,贴着墙壁向外望去。
当他看到一名异族将领在左右两列勃纥人簇拥下缓缓向石堡逼来时,不由两眼放光。
“这前后左右都有人守着,定是个胡人将军,就他了!”
说干就干,狗眼箭劲弩锁定那名异族将军,就等时机来临的那一刻扣下扳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狗眼全神贯注的盯着异族将领的旗帜,周围厮杀凄嚎声他都听不到了,脑海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那异族将领一箭带走。
“卜……”
一阵轻微的金属碰撞声起,在异族将领周围的士兵分开一刹那,狗眼抓住时机,果断扣下扳机,弩箭如呼啸的疾风,向那异族武将直扑而去。
“噗~”
正在大声指挥作战的藏巴,刚要训斥手底下士兵,却被一箭贯胸,重重掀倒在地。
“呃……”
弩箭贯穿了自己左胸,刺穿了心脏,躺在地上感受剧烈心跳带起的冰冷之意,忍不住轻微呻吟一声,嘴里不断涌着鲜血。
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人世了,起初的钻心刺痛现在逐渐麻木,周身被寒冷席卷包围。
朦胧间,他看到四周的士兵围着自己一副紧张的模样,却怎么都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不光听不到人声,就连四周原本的厮杀声此刻藏巴也听不到了,天地间仿佛陷入一片肃静。
最后,藏巴感觉四周越来越黑,无穷无尽的黑暗将自己全身包裹,可他却半点都动弹不得,只能任由混沌将自己意识彻底吞噬。
“不好了!藏巴将军中箭啦!”
藏巴的亲卫大声嘶吼一句,接着这个消息迅速在整个战场传开。
主将中箭生死不明,让战事瞬间逆转,得到这个消息的勃纥人,立刻放弃进攻,纷纷逃也似的向来时的路撤退。
“汉军!威武~”
“威武~”
“威武~”
“威武~”
与此相对,汉军将士看着敌人狼狈撤退的景象,再次激动的大声欢呼起来。
看着潮水般退去的勃纥人,许文静呼了口气,石堡又一次抵御住了异族的侵犯,而且今天应该不会再有敌军攻堡的可能,算是又熬过了一天。
他命将士抓紧时间歇息,神情放松之余,只觉自己一阵尿意袭来,他快步走到左侧石堡城面上打算就地解决。
可不想他刚释放积蓄的废液,却听到石堡外一阵窸窣的响动。
许文静赶忙系好裤带,趴在残缺的城头向外望去。
不想他刚探出头,与一名正要爬进堡口奴子直接四目相对。
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就这样无语的对视着……
“来人!敌袭!”
下一刻许文静按住那奴子的头试图向下按去,但无奈许文静力气不够大,加上这奴子本就熟悉攀爬技术,竟是没有被按落悬崖。
无奈之下得许文静只能大声呼救,同时又发现悬崖上到处都是在攀爬的敌军身影。
“嗷~”
那奴子被许文静一直撕扯着头发,虽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但也让他十分恼怒,忍不住嘶吼一声,用头用力一顶,直接顶种许文静的胸膛,将他顶翻在地。
尔后,这奴子纵身跳入城墙,抽出弧刀,冲着许文静一步一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