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叶耀先对清乡没兴趣,胡孝民却志在必得。
胡孝民看过日本人的清乡工作大纲,知道日本人想在不受政府和其他机构的掣肘下,要成立一个有权并且能专心于“清乡”的特殊机构,在占领区某一有限地区进行政治建设,并由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维持。
清乡主要针对的是新四军,胡孝民潜伏在特工总部,不就是想替党多做点工作吗?
赵仕君年前陪着影佐祯昭在台北过的日式新年,回来之后跟他透露过,日本人很看重清乡,有意把清乡的重任交给他。胡孝民是赵仕君的亲信,赵仕君如果去搞清乡,只要胡孝民愿意,会把他带在身边。
南京政府目前最大的困境,是政令不出南京,甚至不出行政院。借着清乡,汪即卿能把他的权力触角伸到苏浙一带,也就是说,清乡工作将是南京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就在胡孝民与叶耀先聊天的时候,上海又生了几起针对中储行的行动:
特工总部人事股长兼伪中央储备银行庶务科长潘旭东,在爱文义路被军统以利斧砍死。
海工运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胡兆麟,在大新公司附近被军统击毙。
伪中央储备银行设计部主任张曼文,在汕头路被军统击毙。
汪伪财政部科员冯德培,在北浙江路被军统用利斧砍死。
特工总部的报复也很简单,潘旭东被杀,就找三个姓潘的渝方银行职工枪毙。胡兆麟被杀,就找三个姓胡的处决。张姓、冯姓也以此类推。如果姓氏人数不够,再用其他人充数。反正军统杀一个,特工总部就要杀三个。
特工总部杀了十二个人之后,重庆那边终于受不了。杜月生从香港带话,要做和事佬。赵仕君也借机卖他一个面子,答应只要军统不再杀金融业的人,特工总部也可以不动手。甚至,将中行别业抓来的一百零八人,现在只剩下九十多人也都放了回去。
就在胡孝民觉得,终于可以松口气时,他又接到了渡边义雄的电话,宪兵队在唐山路抓到了两个袭击日军士兵的军统分子。
渡边义雄对胡孝民有好感,才第一时间通知他去审讯。
审讯军统的人,胡孝民当然不会拒绝。他不仅自己要去,还特意带上了林福全。毕竟,林福全是从军统过来的,可以帮他做劝服工作。
实际上是,林福全是三大队的,如果被捕的是三大队的人,他可以想办法营救。而胡孝民对新二组的人也都了解,如果被捕的是新二组的人,他也会暗中营救。
林福全得知是去宪兵队,心里有些忐忑:“处座,被捕的是什么人啊?”
他虽以林福全的身份出现,但军统方面认识他的人不少。每次与军统方面的人见面,都是一次极大的考验。一旦有人认出,他的潜伏生涯马上结束。
胡孝民随口说道:“只知道是军统的人,最近军统太过猖狂,必须要好好办几个案子才行了。”
两人到宪兵队后,胡孝民先去见了渡边义雄。没想到渡边义雄不在办公室,而是在宪兵队的刑讯室。
还在门外,就听到了鞭子抽打的声音,每一鞭下去,都会带动一声惨叫。走进去后,看到两个人被挂在铁钩上。他们的下颌被铁钩穿过,只有脚尖勉强支撑着身体。然而,狠毒的日本宪兵一鞭子下去,他们的身体会剧烈的摇晃,脚尖不能支撑身体的话,下颌的铁钩就会刺入口腔,继而把整个身体吊起来。
光是这一种刑罚,一般人就受不了。都不用动刑,哪怕只是让他们待几个小时,就没几个能用脚尖支撑住身体的。一旦失去平衡,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会让他们崩溃。
胡孝民看到肥胖的渡边义雄,轻声问:“渡边君,招了吗?”
进门的时候,胡孝民用余光瞥了一眼林福全,发现他眼神突然眯缝了一下。他当时就知道,林福全是认识这两人的。他在门口拦住了林福全,让他在外面等着。
渡边义雄冷冷地说:“只承认是军统上海区的。”
胡孝民微笑着说:“渡边君,这些人表面上顽固,实则内心很脆弱。只要给他们机会,还是识时务的。”
既然是林福全的人,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拉拢他们。
渡边义雄冷冷地说:“你们听到了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活命的,就跟我们合作,刚才你们也看到了,门口的林先生,也是你们军统过来的,现在当副科长,很好嘛。当然,如果你们想继续为重庆卖命,我也可以成全你们。但你们会在这里被折磨三天三夜,到时死对你们来说,将是一种奢望。”
胡孝民观察着两个人的神情,左侧那人眼里满是桀骜不驯的眼神,而右侧的男子眼是充满了恐惧和哀求。
胡孝民暗暗叹息了一声,他现在倒希望,那人不认识林福全。
渡边义雄也注意到了右侧男子的眼神,他让人把铁钩放低,当双脚能站在地面上时,男子觉得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渡边义雄淡淡地说:“说吧,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
男子的铁钩被取下来后,用衣襟擦拭着颌下的伤口。他的目光低垂,不敢与渡边义雄和胡孝民对视。
苗己生二十多岁,朝渡边义雄躬了躬身,双手捂着下颌的伤口,轻声说道:“我叫苗己生,是军统三大队行动三队的副队长,这位是我手下的队员傅致先。”
他嘴里全是血,刚才都咽了下去,嘴里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胡孝民突然问:“你是重庆过来的吧?”
苗己生恭敬地说:“是的,长官。”
在他贪生的那一刻,他的人格已经毁了。前一分钟还是抗日英雄,现在成了可耻的汉奸。为了少遭点罪,为了活命,他又怎么会顾及是不是汉奸呢?
胡孝民说道:“傅致先,你的上司都转变了,你又何必受这份罪呢?76号有很多是你们那边过来的人。放心,到了这边,同样是过日子。”
他希望苗己生不要提及林福全,先把人带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