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在王之纶命令所部发动炮击之后,闻讯的张一龙也照搬过来。
既然对面的狗鞑子越来越多,结合其盘踞的具体位置。
可以断定,只要配合得当,便可与王之纶所部聚歼对面的狗鞑子了。
这便相当于对马市桥以南地区的清军发动最后的总攻了,那便可将剩余的迫击炮弹悉数打出去了。
即便无法直接杀伤敌兵,也要将其盘踞的地方给轰成一片废墟瓦砾,令其无处可躲,以便所部将士发现并将其消灭。
某太子在得到收复漕河西岸的战斗较为顺利的消息之后,便指示周遇吉,命令各部不要急于求成,以免遭到大量人员伤亡。
眼下所应采取的合适战术便是稳扎稳打,逐步压缩敌军的活动空间,情况事宜便可将小股敌军分割包围,乃至歼灭。
在下午三点之前,发动总攻,力争在日落之前,彻底将漕河西岸的大量辫子消灭。如若不能,可将战斗延伸至翌日。
总之在不给己方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前提下,再行伺机歼灭尽可能多的敌兵,这是参战各部将领必须遵守的前提条件。
之所以如此要求,也是某太子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还不确定辫子是否会从其他方向发动进攻,尤其是发掘地洞。
光是内城西侧出现的这些地洞,便让己方焦头烂额,差点被清军攻过漕河,直接威胁皇城的安全。
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某太子不打算再行抽调固守在其他各处的明军了,周遇吉必须用好现有的兵力。
确切的说,就是某太子手里的预备兵源近乎枯竭,已经没有预备队可供临时调用了,连厂卫、衙役以及大汉将军都被派上战场了。
根据从各方面收集而来的情报汇总和周遇吉等将领的估计,通过地洞进城的辫子总数大概在两到三万之间。
刨去临时征召的壮丁,前去收复失地明军总兵力也就仅有两万,在兵力上完全没有优势可言,但在兵种、火力、装备等方面却占尽优势。
前去助战的有二十四艘飞艇、三百辆坦克、四千骑兵!
一辆坦克的战斗力可折算成十个步兵,一个骑兵的战斗力相当于五个步兵。
如此比照之后,这些技术装备的总战斗力便等同于己方增加了两万多步兵。
再加上高达千余门的迫击炮,发射上万枚炮弹,以及数百枚各型导弹。
己方的实力至少等同于五六万明军步兵,但能否打赢还得看临场发挥。
前方捷报频传,某太子在高兴之余,又遣人给诸部送去了八百枚迫击炮弹。
打得不用多准,一枚炮弹炸伤一两个辫子,那就彻底收回成本了,算是没白费劲。
“报告旅长,太子爷又赏咱旅两百枚迫击炮弹,是否都用上?”
“好极!甚善!先不急,让坦克和步兵先上去,实在打不动在用这批炮弹,不能一次都打光了!”
王之纶先前都打算不过了,命令炮兵将仅存的五百枚迫击炮弹都打出去,为总攻做铺垫。
如今又获得了补充,那就要从长计议了。
万一对面的狗鞑子真就没死多少,自己还得让炮兵部队开火才行。
“张三!靠过去劝降!”
“啊?旅长?咱不打了?”
“你懂个球,这叫兵不厌诈!”
张三是王之纶身边的传令兵之一,因为脑子灵活,所以被其点名专门练过这项奇葩技能,如今刚好可以试上一试。
这破烂名字叫他改都不愿意改,因为一来好说,二来好记,三来好写,特别适合他这种“奸懒馋滑”之徒。
“对面的兄弟们听着!尔等眼下被重重包围,我大明天上有飞艇,地上有坦克,还有上千门火炮,都已然对准了尔等!尔等已然到了穷途末路,妄图继续抵抗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只能压迫尔等的主子们陪葬!我大明王师素来欣赏弃暗投明之人,只要缴械投降,便可既往不咎!若能携带将领前来投诚,死活不论,均有千两赏银可拿!这可是不用拼命就能赚到的银子啊!不管是牛录章京、甲喇章京、还是梅勒章京,大明这边都会照单全收,我们太子爷有的是银子!对面的弟兄们缺钱不要紧,只要动动手,银子就赚到兜里啦!好好想一想!一刻钟之后,我大明王师就发动总攻了,届时尔等只有死路一条了!谁要是不想被打死、炸死、被铳弹烧穿了骨头,那就投降这边好了!待遇优厚啊!白花花的银子都给弟兄们准备好啦!只要手里有了银子,尔等自己就是主子啦!可以住大宅子,玩漂亮女人,往后就吃喝不愁啦!尔等进城不就是来赚钱的吗?眼下就有一条银光闪闪的生财之路啊!发家致富就看这一次啦!俗话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弟兄们可千万不要错过啊!一次就能赚上千两银子,尔等效力的主子都给不了尔等如此多的银子啊!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银子!好好想想,作为男人,活在世上,就要花银子,没有银子,连条狗都不如!有了银子,那就是大爷啦!想当大爷,那就得先赚银子!押着尔等的主子投过来,银子就有啦~!活捉一个固山额真可是五万两银子啊!那可是十多箱的银子啊!弟兄们千万别犯傻啊!死了就没银子可赚啦!想清楚便干上一票!往后就不愁吃喝玩乐啦!”
张三秉承了东宫卫队的最高主子所推崇的忽悠学内容之精髓,可以说是威逼利诱,上下其所。
在旁人听来,这不是鼓励对面前来投诚,这分明是在忽悠大家立刻绑票,肉票的级别越高就越值钱……
仿佛对面不是穷凶极恶的清军,而是一群饿得眼冒金星的绑匪!
只要能得到足够多的好处,连自己人都会下手!
“嗯!不错!你小子说的有点意思!喏!赏你个鸡腿!一边吃去,一会儿说不定还得继续喊话!”
王之纶还算没看错这小子,看起来很有所谓的“口才”,自己信不信不要紧,只要能把对面的狗鞑子忽悠傻了就好。
万一真有几个为了银子不要命的家伙,豁出去将自己的主子绑过来投诚,那自己不就赚到了么?
“多谢旅长栽培!嘿嘿!”
张三接过油汪汪的鸡腿,谢过之后,没直接张嘴撕咬,而是先在鼻子前嗅了嗅,这味道真是好极了。
对面的狗鞑子估计吃不着这个,他们若是听了自己的话,那还可以够活下去。否则,那是役之后,便都要送去喂狗了!
王之纶没心情吃鸡腿,索性便将此物赏给了张三,他不是没胃口,而是没心情,对面的反应直接关乎他的大生意。
东宫卫队的几个旅长都是心有灵犀,就指望是役发家致富呢!
一次不赚几万两银子,那就算是亏大了。
太子爷下令在新城兴建的新式豪宅,他买不起大号的,也要买一座小号的。
只要能打好是役,就能从狗鞑子身上打出一座上好的宅院!
那些随处可见“扬州瘦马”自然不在话下!
而且要让太子爷知道,他们第二期编练的部队,战斗力丝毫不逊于一期那三个旅。
譬如祖宽、倪宠、陈国威这三货根本就是边角废料,他们二期的几个旅长才是出自勇卫营的嫡系亲信。
林报国、王允成、王之纶皆为前勇卫营的悍将,并不觉得己部的战斗力低人一等,而且比起前三个旅,只高不低。
三期的第七旅旅长马文豸与他们三人是同僚,算上老上司周遇吉,东宫卫队的十位高级将领,前勇卫营的人就占了一半。
所以是役若是不能斩获丰硕,纵使赚不到银子,也会被外人所鄙夷,这是王之纶等人所不能接受的。
自己的期望与实战情况是两回事,对于这个区别,王之纶是一清二楚的,不过目前进攻还算顺利,而且手里还握有一个奇葩。
确切的说是一辆坦克,与其他坦克不同的是,这辆坦克是有机械发动机的,无需人力推动。
最重要的是,这辆坦克的蒸汽发动机不像其他同类,经常发脾气,居然自开战以来,从未停歇过!
就在士兵们吃午饭的时候,如此发动机还在运转,只要有煤油供应,便会时刻不停地驱动车身前进。
幸好轮毂已经被枕木给挡住了,否则这会儿说不定都能让其跑出城去了。
王之纶所部总计有二十辆装备了蒸汽发动机的坦克,不过接连抛锚,连科学院的人都对此失望不已。
只是仅存的这么一辆,也不知道是哪处不对劲,听说就是符合太子爷亲拟的理论上的正常工作状态。
技师们都是按照既定流程安装发动机的,生产环节自然也是如此,所以根本找不到原因所在,只能任凭其自行发挥了……
本来太子爷说实战不想投入安装了蒸汽发动机的坦克,不过还要进行相关测试,便追加了少量的此款坦克。
就是如此奇葩,让伴随其进攻的步兵省了好些力气,因为省着往前推了,就是在需要拐弯的时候,抬着转向罢了。
寻常都是一辆坦克配一个排的步兵作为掩护之用,然而这辆坦克后面整整跟着比一个连的定额还富余的步兵!
若是每辆坦克都想这辆奇葩就好了,可惜蒸汽发动机终究还是在实验阶段,还不如马匹拉拽更为妥当。
“狗蛮子过来啦!”
“各就各位!谁敢逃跑,立即格杀!”
先前的那段劝降话语,可是让汉军的披甲兵们心生荡漾之情。
大部分八旗老爷都听不懂,也就让鄂莫克图没那么担心了。
倒是把正红旗固山额真王世选吓得够呛,命令手下将耳朵堵上。
自己这个固山额真值五万两!
王世选听了对方的报价,心里都在打鼓!
现在看谁都像不怀好意的歹徒,生怕自己被歹人给一棒子打晕,然后绑了送给狗蛮子。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可能!
一边是挨炮轰,随时都会战殁。
另一边是投诚对面,往后吃喝不愁。
披甲兵里面哪有几个斯文人士,全都是些用砍人来赚银子的莽夫。
在战势急转直下,自己性命堪忧之际,保不齐会铤而走险!
王世选也不让亲兵队前去督战了,狗蛮子装备了大量的铁甲战车,己方根本就打不动。
与其白白损失为数不多的亲兵,还不如留在身边保护自己。
若是被手下绑票了,那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五万两……
见你个鬼啊!
这决计是蛮明狗太子出的损招!
从对面的街头巷尾涌出来十余辆铁甲战车以及上千明军士卒,正红旗的披甲兵们看得是清清楚楚。
但没人敢跳出掩体前去迎战,因为战车上可是装备了佛郎机的,不但射速高,更是可以打霰弹。
哪怕一口气杀出去千八百人,对面火炮、鸟铳、爆炸棒槌一股脑的扔过来,己方这点人就算是都交代在地上了。
“开炮!放箭!”
正红旗这边不是没有火炮,小佛郎机、虎蹲炮和百子铳还是有三十来门的,只是炮手和弹药都不多了。
炮手是在先前数次战斗以及适才的炮击中被炸死炸伤的,弹药则是被狗蛮子的炮击给引爆了不少。
最可怕的是,汉军装备的火炮都是直瞄武器,而非明军的曲射款式,这便意味着开炮便会暴露己方位置。
对面当即发动反击,炮弹都会打向炮兵阵地。
佛郎机射速如此之高,一炮不行就两炮,以此类推,汉军的炮手们现跑都来不啊!
“轰轰轰轰……”
两边刚开始密集对射没多久,王世选所部的炮兵就彻底被对面给压制住了。
明军所装备的火炮不但数量多,而且射速高,火力猛,落点准,持续性更强。
一处接一处的炮兵阵地,连人带房子被明军的炮火给轰上天!
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王世选所部的炮兵就被彻底打哑火了。
射出去的箭矢由于无法穿透明军士兵所装备的重甲,自然也鲜有斩获。
如此一来,正红旗就光剩下被动挨打了,除了近战,根本无力招架。
杀人?
抱歉!
咱直接拆房子!
坦克炮是无法精确打击每一个狗鞑子的,于是乎,坦克兵便将目标瞄准了猎物躲藏的房子!
由于已经被大火烧成了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即便是小佛郎机也能发挥出不错的拆房威力!
“轰~!”
一炮下去,对面在爆出火球及浓烟之后,便是房倒屋蹋的现场效果。
这使得里面的狗鞑子根本不敢继续躲藏,否则不是被轰死,就是被活埋!
既然先前劝降无果,那咱就用狗鞑子听得懂的方式来规劝好了!
投降分两种,一种是活着投降!
另外一种,就是翘辫子之后再降!
人死了还能投降么?
当然可以!
这时候死人比活人听话!
你让他躺着,狗鞑子就永远不会再站起来!
有些忍不住的披甲兵从角落里冲出来,妄图跟明军以死相搏。
然后就被火枪给胖揍了一顿,哪怕是白刃战,清军也无法打赢了。
明军已经在局部地区的兵力上,以及全局的火力、装备、士气上占据绝对优势了!
用某太子的话说,老子的狗腿子才叫正二八经的披甲兵!
甲衣跟龟壳一样,你当面射一箭,箭头反弹都可能伤到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