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大约四个小时以后,维克多独自赶到现场。这是一处狭窄逼仄的山谷,两侧的石壁陡峭险峻,正值下午,灿烂的阳光堪堪照亮小半个崖壁,留下一道光暗分明的界线,崖壁的下半部分长满了黑绿色的湿滑苔藓,敏捷矫健的山猿也没办法攀附在上面。
谷底寸草不生,潺潺溪水爬过乱石,一直流向山谷的尽头。纳尔森、克劳斯、红狼,还有陶德带着四十名源血民兵守在谷底靠中间的位置,炼金战獒和熊犬在他们的四周徘徊,时不时抬起头盯着崖壁某处,它们目光交汇的地方有一个黑黢黢的山洞。
见维克多走进山谷,纳尔森正准备迎接他,两道窈窕修长的身影率先冲了过去。龙女仆狄丽和芙格瑞宛如脱弦之箭,飞掠而至,即将撞到维克多的时候,纤巧的战靴点在石壁上,姿势曼妙轻盈,分别落在主人的左右两侧,一人抱住一条胳膊,叽叽喳喳地向维克多表功争宠。
她们紧紧地挨着维克多,恨不得挂在他身上才好,亲昵柔顺的模样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像与主人重逢的宠物;像见到亲密情人的贵族少女;又像对主人满怀崇拜倾慕之心的贴身女仆。可是,她们明媚的双眼看向其他人时,则目露凶光,警告意味十分明显,就连炼金战獒和熊犬都被她们的眼神给吓住了,只能停在原地,远远地朝维克多摇着尾巴。
尽管龙女仆的本性如此,维克多总有些尴尬,不动声色地将胳膊从温柔热情的怀抱中抽出来,快速走到山洞下面,接受追随者们的见礼。
纳尔森向他介绍道:“大人,这伙豺狼人好像是从更北边的山林过来的被流放者。它们多数是成年雄性,只有5头半成年的雌性,也没带土狼伴兽,反而驱赶着一群地精奴隶,显然不是出来捕猎的……我估计,它们的族群被其他更强大的豺狼人入侵,原首领便带着一些手下,掳走几只雌性和一批地精奴隶逃亡到附近。”
“这些畜生很狡猾,也比较强壮,至少有3只凶暴化的豺狼人。它们顺着风在山林里面和我们兜圈子,战犬闻不着它们的气味,差点就跟丢了。多亏两位女士及时增援,我们才把这伙豺狼人堵在山谷里面。现在,它们全都缩到山洞里面负隅顽抗。”
听到纳尔森指挥官向主人称赞自己的功劳,达芙荻丽尔和达芙格瑞尔挺起傲人的酥胸,美艳的脸庞带着迷人的微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主人,要不要狄丽(芙格瑞)把那些卑贱(臭烘烘)的野兽从洞里赶出来?”
豺狼人有豺狼人的生存之道。纳尔森带领的炼金民兵比这伙豺狼人要强大的多,却差点让它们给跑了,最后还要靠两位黄金阶的亚龙人突袭者才将它们堵在山洞里。
达芙荻丽尔和达芙格瑞尔的实力足以媲美传奇阶的怒涛女骑士,而亚龙人的生命形态比豺狼人高了可不止一个层次。
能够在强敌的手里逃脱也是一种本领,这伙豺狼人努力求生,值得肯定。当然,它们也足够强壮,正好可以充当维克多的试验品。
顶级的超凡者拥有接近自然法则的视角,抱着种族差异而去消灭生命,这样的思想极端又低端,且会污染自我意志。维克多不可能杀光所有的豺狼人,他也不以杀戮为乐趣。
如果这些豺狼人能承受住来自怒风剑圣的考验,维克多可以放它们一条生路。
“你们都退后,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可以出手干预。”
维克多吩咐了一句,深邃的目光转向岩壁上的洞穴。等纳尔森招呼卫兵和战犬,退到峡谷中线的另一侧,他唤醒了藏于心灵深处的观想生物——神话三头蜥波尔塔诺斯。
三头蜥波尔塔诺斯“庞大”的体型象征力量;“优雅”的身体线条象征自然;祂高高地抬起一颗脑袋,睁开碧绿纯粹的眼眸,象征水元素的法则。
当波尔塔诺斯与主体意志相互重合时,维克多暗金神异的眼眸陡然生出一圈碧绿光环。横贯峡谷的风在这一刻改变了方向,它们遵从风之子的意志,仿佛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河流,源源不断地灌入豺狼人藏身的洞穴。
纳尔森看不见无形的风,但他能听见洞**传出的呜咽呼号,那是风摩擦洞穴石壁发出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微弱但嘈杂的哀嚎声,藏在洞穴里的豺狼人和地精好像遭遇了无法抵抗的天灾,无论它们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令纳尔森费解的是,灌入山洞的风势听起来不算强烈,即便较为孱弱的地精也能从洞内跑出来。如果兰德尔殿下具现犀利的风刃,绞杀洞窟里的兽人,它们的惨叫应该震耳欲聋。然而,无论是豺狼人还是地精宁可在洞穴里苦苦挣扎,也不往外逃跑。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它们死死地按在里面,令它们无法逃脱。
地精和豺狼人的微弱的哀鸣渐渐于风中停息,生命在凋零。纳尔森、克劳斯、红狼和陶德都是紧闭嘴唇,表情严肃,他们的内心此刻被敬畏的情绪所填满,对高贵的主人充满了敬畏之心。
维克多安静地站在那里,追随者的眼中看到的却是一个鲜明的神话生物。
在洞窟彻底变沉坟墓之前,三只肩宽背厚,穿着兽皮甲的豺狼人从狭窄的洞口挤了出来,它们眼珠血红,光亮的皮毛下肌肉线条虬结,可它们的关节好像生锈了一般,动作僵硬迟缓,甚至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它们哆哆嗦嗦似乎很冷的样子。
奇怪的是,这三只魁梧强壮的凶暴豺狼人脚步踉跄地挪出风口,缓慢的动作逐渐变得流畅,鲜红的瞳孔血光大盛,皮毛下纠结的肌肉膨胀,鼓荡的力量令它们体型都大了一圈。凶暴豺狼人各自发出一声长嗥,似乎是为宣泄嗜血之力,又好像是庆幸自己摆脱了死神的魔掌,旋即俯下身体,朝不同的方向飞快逃窜。
嗜血状态的凶暴豺狼人速度提升一倍,但它们跑得再快也不可能离开空气的包围。
维克多的脑海中,神话三头蜥有着碧绿眼睛的头颅伏下,第一颗脑袋则高高升起,他眼眸中的苍翠光环便黯淡消退,旋即亮起一圈橙黄色的光圈。
风元素在他的呼唤下凝成几股青黑色的气流,宛如一根根钝头标枪分别打在三只凶暴豺狼人的背部、前肢和后腿。
凶暴豺狼人筋骨强健,生命力顽强,维克多想用风刃割开它们的身体得把风元素压缩到一定程度,这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他现在呼唤的青黑气流是瞬发,没有压缩成风刃,还不足以伤害到凶暴豺狼人,最多就是空气乱流形成减速效果。
可是,三只凶暴豺狼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哀嚎,摔倒在乱石滩上,身体扭曲抽搐,肌肉线条像蛇一样的在皮毛下游动缠绕,竟然将骨头压碎,发出一串咯咯脆响,高大魁梧的身体最后缩成一个扭曲怪异的圆团。
纳尔森目瞪口呆,看见豺狼人嘴里吐出黑血,知道它们的内脏破裂了,而且是被它们自己的肌肉力量给活活挤破的。
豺狼人死状恐怖,兰德尔家的凶暴战士和骑士头皮发麻,一个个呆若木鸡。炼金生物可没有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情感,三级源血民兵带着炼金战獒和熊犬走进洞窟,将其他豺狼人和地精的尸体全都拖了出来。
资深骑士克劳斯第一个恢复清醒,上前检查怪物的尸体,然后回头对着同伴,磕磕巴巴地说道:“这……这些怪物都是冻死的?”
纳尔森走过去翻看一只死地精,它身体呈蜷曲状,眼睛灰白死沉,面部表情似笑非笑,绿色的皮肤有大面积的紫红色冻疮,显然是被冻死的。
“奇怪,地精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不容易被冻死啊……它们的身上怎么没有冰霜啊?”
“肌肉还有弹性,温度也是正常的尸体温度,不是那种硬邦邦的冰冷……怎么就冻死了。”
兰德尔殿下的扈从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些兽人的死因,却不敢向高深莫测的主人寻求答案。
其实,这三只凶暴豺狼人和它们的奴仆是被自己“骗”死的。
维克多开创波尔塔诺斯秘法有三种基本功能:长寿、精力增长、精神突破。
长寿,对兰德尔殿下的效果微乎其微,可以不用考虑。
精力增长,维克多释放神话三头蜥观想物积攒的精神力量,达到补充精力的效果。好比,他全力展开怒风领域原本可以持续29分钟,现在又延长了11分钟,随着神话三头蜥积攒更多的精神力量,怒风领域的持续时间最高可延长一倍,也就是58分钟。如果再想增加天赋的释放时间,得突破精神属性的上限才行。
目前而言,维克多认为精力增长的好处在于虚空行走的距离上限提升了30%左右。如果只保持一半的行走距离,再加上米勒的神术戒指增幅,他现在可以连续使用5次虚空行走。而他最强的战斗天赋——虚空洞察,也能在破敌之后,保持45%的精力。
观想物波尔塔诺斯积攒的精神力量无法超过修炼者本身,意味着维克多的精力最高能增长一倍,天赋树的各项能力都会有相对应的提升。虚空行走就能瞬间穿越1400米左右的的空间距离。
至于突破精神属性上限,波尔塔诺斯的三颗脑袋同时消亡,积攒到顶点的精神力量传递给修炼者,令他的精神属性向前迈出一大步。这样一来,观想物波尔塔诺斯彻底消失,修炼者必须重新观想神话三头蜥。这个过程对于维克多而言并非难事,但他现在不可以做出突破精神上限的尝试,稍有不慎,就是太阳精灵彻底苏醒。
由于精神属性没有变化,维克多各项超凡天赋的强度没有发生质变。不过,他通过唤醒波尔塔诺斯与自己的灵魂同步,获得全新的超凡能力,丰富了人类血脉的天赋树。
凛风:波尔塔诺斯睁开绿眼,维克多掌握水元素相关的法则权能,他呼唤的风元素附带其心灵意志,对目标造成真实伤害和心灵伤害双重打击。如果目标没能通过怒风剑圣的意志考验,心灵伤害将作用于灵魂,反馈在身体上,产生冻结效果。
风巨灵之握:波尔塔诺斯睁开黄眼,维克多掌握地元素相关的法则权能,风元素必然凝聚,敌人未曾豁免维克多的精神意志的话,它会感觉自己好像被食人魔督军用力打了几拳,只要它完全相信自己的感受是真实的,灵魂受到严重创伤,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
凶暴豺狼人抗住了凛风,但它们没能通过接下来的心灵考验,被自身的肌肉力量活活扼杀。
风精灵之翼:波尔塔诺斯睁开蓝眼,可惜它代表风元素法则权能远不如维克多自身,无法作用于敌人的心灵。也就是说,维克多用风元素制造的真实伤害比心灵伤害更有效。但是,风精灵之翼能作用到维克多的身上,令他对风元素掌控更加的精细入微。
例如,怒风领域原本可以一次具现14道苍青之月,加持风精灵之翼,维克多能同时具现20道苍青之月,风刃狂舞,足以把黄金阶的食人魔督军瞬间打成血葫芦。
苍青之月是剑圣德拉文开创的最强风刃,对付食人魔这样的大型怪物还是弱了一些。维克多精神属性保持原样,风精灵之翼只会带来量变,没有质变。
凛风和风巨灵之握就不同了,它们在相同的精神强度下,引发质变。
维克多全力施为,他呼唤的风元素甚至撕开神话九头蛇的迷雾领域,可见范围有多广阔。风元素加持兰德尔殿下的心灵意志,大范围的凛风吹过,心灵弱小的敌人先冻死一半。最普通的蚁人在凛风的冲击下必定会乱成一团,把白银阶的蚁人首领给暴露出来。
风巨灵之握讲究凝聚,只能对付有限目标。维克多凝聚风刃符合风巨灵之握的条件,不要说白银阶的蚁人首领,就算是黄金阶的食人魔督军在真实和心灵的双重打击下也得俯首就戮。哪怕它们对风刃附带的心灵伤害产生一丝认同,都会出现冷得哆嗦或肌肉抽筋的生理反应。
能够完全豁免怒风剑圣的心灵伤害,这样存在恐怕比现存的古代巨龙还要稀少。
实际上,这三种新天赋是由人类血脉带来的心灵之触。
神话生物太阳精灵的血脉法则严密且强大,直接赋予维克多心灵之光的能力,像风刃、具现虚空风元素都属于改变现实的心灵之光,类似巫师的天赋巫术,具有模型指向性。这也导致维克多的心灵力量不能超越天赋模型的范围,而人类血脉受到太阳精灵血脉的压制,他就没有凶暴人类的心灵感知能力,包括战斗直觉、危险预知,当然不可能掌握以图尔南斯为例的心灵之触。
好在维克多一直努力维系人类血脉,通波尔塔诺斯秘法,结合月精灵血脉的风、水两系元素亲和,终于开花结果,获得兰德尔殿下特有的心灵之触——凛风、风巨灵之握和风精灵之翼。
神话生物的威能展露无遗。
这三种心灵之触消耗精力特别巨大,毕竟是覆盖了最基础的精力增长效果,维克多也不能长时间,反复运用新能力,他隐隐觉得自己的精神力量缺少一个重要载体,那就是假想中的源力,这才导致精力快速消耗的缺陷。
就在维克多皱眉沉思的时候,两个龙女仆贴了上来,达芙荻丽尔眼波盈盈,声音柔柔地问道:“王上,我们现在一块回木屋别墅吗?”
维克多抚住自己的额头,波尔塔诺斯秘法并非尽善尽美,它的另一个副作用总会让人感到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