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重回十八歲
小說推薦影帝重回十八歲
看他们来的时间,就知道统一调度管理的优势,宁远是自己来早了,而他们,基本都是在助理的负责下,不仅没有迟到,还提前了一二十分钟。
即使是奥斯卡影帝杰弗里,和超人气小生奥兰多。
在他们去换装的时候,宁远绕着挺大的训练馆转了一圈,他发现这个训练场地除了中间平整的木地板外,有些地方还布置了木桥、石头和假船之类的设备。
站在一座狭窄的木桥边上,宁远伸手摸了摸,确定这不是木制的,触手是塑料的感觉,虽然看起来挺像木头。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这是聚乙烯制造的,非常棒的一种材料,坚韧性很好,人碰在上面轻易不会受伤。”
宁远打量了他一番,老人同样穿着一身训练服,心中有所猜想,于是笑着自我介绍道: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来自华夏的演员宁远。”
特意说自己是华夏人,是因为好几次都有人把自己当成霓虹来的,就连华夏人自己经常都分不清,何况是白人。
“从你的英语我就能够确定了。”老人哈哈一笑,然后道:
“因为我以前遇到的几个霓虹人,他们的英语都带着一种方言似的口音,让我还得想一会儿。当然,我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我去华夏剧院看过你的话剧,真的特别棒。”
在宁远道谢后,这老人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演戏剧不错,但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会挑中你。”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自我介绍道:“我叫克里斯蒂安·鲍埃尔。”
宁远顿时一呆:“鲍埃尔?”
这位可是击剑的大拿,虽然宁远对此不关注,甚至连他的相貌都是在知道这个名字后,才通过记忆对上号,但并不妨碍宁远知道这个名字。
虽然来华的外籍教练里最出名的还是米卢,但在08年奥运会上,鲍埃尔也帮助华夏击剑队拿到男子击剑项目的第一枚世界金牌,当时可是大新闻。
而在此之前,就是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的栾菊杰,她拿的是女子击剑的第一枚金牌。
“竟然是你,太意外了,他们竟然把你请过来,简直不敢相信!”宁远的确很惊讶。
但对于鲍埃尔来说,却没想到宁远真的认识自己,虽然在之前他同样获得过世界冠军,但世界冠军太多了,让全世界记住的也只有极少一部分人。
而华夏人知道他,都是在08年以后。
所以,对于宁远的话鲍埃尔感到挺高兴的,不过他还是好奇道:“你认识我吗?”
宁远笑道:“在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你带领法国队拿了两枚银牌,在那之后,就被意大利队聘为总教练。”
“看来我还有点名气。”鲍埃尔哈哈大笑。
宁远也是当初08奥运会他出名后,才通过新闻认识他。
不过,鲍埃尔被誉为击剑教父,成就可不止这些,在明年的雅典奥运会上,意大利队包揽男子花剑团体金牌,还有女子花剑金银牌。
而到了08年,他担任华夏击剑队总教练,又带着队员仲满,把当初他担任法国队教练的徒弟佩洛打败。最关键的是,他还是法国人,这种体育精神,也让当时的媒体津津乐道,助推了他的名气。
“你不是应该在意大利进行训练吗,怎么会有时间到这里来?”宁远好奇道。
“队员已经训练了将近一年,最近他们休息,而这边时间不太长,距离奥运会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过来了。”鲍埃尔笑道:
“另外,我喜欢击剑,所以也期待在电影中看到它的身影,并让更多的人了解它,这同样是我的目标。”
“谢谢你。”宁远点头致意。
两人随口聊了几句后,那些人也都换完练功服出来了。
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些歪瓜裂枣的演员,比如那对活宝——饰演木珠子独眼的麦肯锡,和饰演长得跟火云邪神似的潘泰尔的阿伦伯格。
不仅如此,杰瑞也过来了,带着一众演员站在鲍埃尔面前。
“因为我们不是表演,但又有表演性质,所以我当初给海默的建议是佩剑。”
佩剑是击剑的三个项目之一,另外两个是花剑和重剑。
而佩剑的制式和攻击方式,更接近加勒比海盗时期的使用传统。
这时有工作人员报来一些箱子,分发到众人手中。
尽管真正的电影中,也只有杰克、威尔,以及巴博萨,和诺灵顿准将有这方面的镜头,其他人,要么就是一个小匕首,要么只是一闪而过的镜头。
但真正拍摄时,显然不是这样。
宁远看到的是最后完成版,而他们拍摄的时候可不知道这些,只会通过多种尝试,让画面更好看,打斗场面更精彩,而在拍完一个段落后进行审视,发现不行再改动调整。
在佩剑分发完毕后,鲍埃尔拿起自己那一柄进行讲解:
“佩剑项目里的剑,全长1.05米,重500克,在比赛时,花剑和重剑只有剑尖刺中才能得分,只有佩剑项目,它的剑刃击中也能得分,不过比赛的剑都是剑尖偏软,也是为了防止刺穿防具。”
“当然,在加勒比那个时代,剑会更重一些,剑身也不可能软,否则就是找死。而且因为是实战,所以跟竞技相比,没有规则没有方式,只为杀敌,这就要求它狠、快、变化多。”
“不过我们是拍电影,当然不是真的厮杀,所以在设计动作的时候,会进行结合,达到力度和观赏的同步。”
因为要拍这部电影,这段时间宁远也让人找了一些相关的资料了解,现在算是在理论上初步入门,至于实践……剑他买了,也自己练过,要不是海默说了会集训,宁远还真准备找华夏击剑队去请教。
而现在,有鲍埃尔这位大拿亲自培训,宁远他们自然收获很多。
毕竟他们不是真的要比赛或者上阵,更多还是学到实践技巧,而鲍埃尔显然懂这些,理论讲的不多,主要是一些常识,然后就开始了真刀真枪的干。
当然,一开始都是乱七八糟的来,也只有宁远和奥兰多,像模像样的比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