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一群人听着司凡的话,赶紧去捡火柴,他们可不想被处罚,哪怕是监禁三天,这三天的时间谁知道会有什么变化,会不会失业。
这是他们的人生转折点,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闪失,所以他们全都老老实实的开始收拾卫生,保证这里的卫生绝对的干净。
甚至地上有灰尘他们都很心疼。
禦寵狂妃:王爺有種單挑。 顧乾乾
最开始的素质,可能并不是自己培养的,都是逼出来的。
环境影响一个人的素质,有些人在某些地方人模狗样的,素质绝对棒,但是回到自己的家乡,比普通人还不如呢。
现在这些人就是这种心情,他们非常的谨小慎微,生怕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情,所以当司凡说了可能被遣送回国之后一个个的反应那么大。
司凡是找准了他们的心态,轻松的让他们赶紧收拾东西。
这美女警察彻底哑火,瞪着司凡,老半天的时间才忽然一笑:“算了,我去抓别人了,以后这样的人会很多,工作简直忙不过来。”
她开心的一笑,有两个酒窝就显现出来,特别的好看。
司凡都是微微一愣。
重生之演技
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女警察上车已经走了。
司凡看着身后拘束的一群人,然后再看看他们收拾出来的这片地方,那真的是几个树叶都被他们清扫干净了。
“行了,你们也把内衣换完了,现在一个个的穿着内衣逛街算是个什么样子,收拾干净了就跟我去把衣服买了,不用多买,一套到两套平时休息时候穿出来的衣服就行,其他的衣服会有工作服,每个公司特定的工装。”司凡对他们说这。
这些家伙们低着头,老半天的时间也不说话,他们是知道这里有被遣送的危险的,现在哪儿还有心思买衣服啊。
当他们和司凡走了几步之后,在身后的那个刚才差点儿抽烟抓的家伙凑上来。
“先生你好,我叫张广大,从西宁来。”他低声和司凡说道。
司凡有些疑惑,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想要干什么?”司凡询问。
张广大好像有些害羞,他低着头半天才说道:“我只是想要咨询点儿事儿。”
“说吧。”
“我想知道,咱们威士城有没有地方专门学习这里的法律法规,最好是把日常生活中可能被遣返的红线都介绍一遍。”他意志倒是有些消沉。
这下司凡哪儿有不明白的,这个家伙就是担心啊,担心在这里以后将会没有他们的生存机会。
遇到小事情被遣送回国,那是委屈的要死啊。
司凡都笑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他发生。
“放心吧,等你们进入到工厂的时候,慢慢的都能学会,然后好好的学习,好好的努力就好了。”司凡解释说道。
这下人们算是放了半个心了,他们倒是没猜测司凡的身份。因为知道这些事情只要一个普通的工人就行,他们也是之前过来的啊,虽然是正当渠道,也存在被遣送的问题。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人家进了工人大厦的工人和他们的工作天壤之别。
他们只能成为工厂的螺丝钉,干着最艰苦的工作。
司凡带着他们去买衣服了,但是他做的事情还没完呢,他还要依旧带着这个城市前进呢。
大衛·科波菲爾(全2冊) CharlesDickens
威士城,注定要发展起来成为杠杆。其他的城市也会发展,但是速度没有司凡的关注的快。
比如在这个城市中的工厂,在所有的城市当中建设的速度最快,而这里的工厂全都是高附加值的工厂,比如说在这里的康慰制药公司,那是第一个等待进入到这里的。
刚才的那些工人就有他们工厂的操作工。
只是最简单的操作工,那些需要技术含量的岗位全都是高素质人才,而这些人的能力都是比较一般的,他们能做的都是技术性比较低的工作。
日不落帝國
这样的工作工资不会太高,但是也不会太低,他们可以保证生活,而且生活的很好。
这就够了。
他们的要求不多。
司凡的人在这里,他还在努力的工作,但是在国内,已经有些人正在拼命的做事了。
比如说稷下学宫的学生们,这里现在可不仅仅是学习的学校,更是一个超级的研发机构,最近这里出现了很多的工业奇迹,但是人们还是没遇到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
他们的民生和这个超级学校没太大的关系。
但是实际上在这里,经常诞生奇迹。
就在学校医学院的研究室顶楼当中,一群学生正在不断的进行试验。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免费的实验,但是在医学领域上,他们的单次实验的费用相对比较低,但是要想知道效果,还是要祸害小白鼠。
这些老鼠在他们这里也是倒了霉了,每天都有大量的小白鼠死亡
廢柴逆天:邪王霸寵狂妃
在他们的眼中,这种死亡是值得的,不过他们现在是在进行研究。
研究室的最中央的试验台前,站着的是一个小胖子,脑袋上是泡面的发型,已经不知道多少时间没洗了。而在他的身边有七八个人一起工作。
他们正在努力的进行分析。
小胖子仔细的将一个试管中的液体倒出来一部分,倒进培养皿当中。
“这培养皿中是初期癌症细胞,现在已经有七种药物会产生吞噬初期癌症细胞的效果,这是第八种,希望能成功,希望不会有眼中的副作用。”小胖子说道。
旁边的人不敢说话,他们等待结果。
如果能理解他说的话就知道了,并不是有些病不能治疗,只是因为使用的药物毒性很大,他们根本就不能用,如果用了反而会丢命。
如此,只能努力从其他的方面绕开致命的成分,想办法找到人类能吃进去,而且不会死的方式。
化疗就是非常不淡定的那种让人可能会死亡的治疗方式。
之所以现在还应用,主要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是唯一的最后可以努力的方向,当山穷水尽的时候,使用化疗可能存活,也可能治好病痛,这就足够了。
人们其实是在绝望的时候才会选择的。
而这个实验室当中,是在希望之前要解决问题。
他们在制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