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这块肉烫了多久了?
enmmm……
管它呢。
尹乐夹着肉在蘸碟里裹了一圈便塞进嘴里,也嚼不出它煮老没有,吃完后再夹一块放进锅里,在等待的时候继续说道:“也不说找到这些孩子之后,就一定要让他们成为天师,但至少我们能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他们要是原本就过得好,也喜欢原本的生活,也可以继续平凡的成长。可如果他们感到孤独,想认识更多同伴,想更清楚的认识自己,那么是有这么一条路摆在他们面前的,并且很容易就可以走上去。”
说完他便将肉夹了起来。
至于到底烫了几秒,他是真不清楚。
周离则低下头:“这其实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扯那些吧!”
尹乐表现得很不屑,突然又抬起头:“对了我还要给你说,关于你的事情。”
“什么?”
“关于你的加盟方式和待遇,这才是正事。”尹乐暂时将筷子放下,还停顿了一会儿,显然在组织语言,“首先每个天赋者,只要被确认,都需要登记,这是必须的。其次对于你的加入我们给你准备了两个选择。第一个是直接加入天师部,我们不会给你安排重任,但是也是有编制的,直接给你解决了就业问题,有工资,待遇好,福利也好,该有的都有……大四不用纠结去哪实习了,还能拿着退休工资养老,怎么样,是不是对你这种咸鱼很有吸引力?”
尹乐期待的看着周离。
“第二个呢?”
“……第二个就是挂名了。”
“有工资吗?”
“有,但不多,根据你做的事情来。”
“还有其余区别吗?”
“enmmm……”尹乐又想了想,“第一个会更忙一些,且算主职,不过考虑到现在的天赋者年纪都很小,所以我们经过研究,决定暂时还是不对工作地点作严格要求,等于说我们还是可以一边上学一边投身天师事业的。”
“你们工资高吗?”楠哥悄悄问。
“高!”尹乐毫不犹豫。
“那还上个什么学啊?读个大学出来,拿个几千块钱工资,还不如直接辍了!”楠哥不能理解。
“主要是天赋者们年纪小,心理不成熟,三观不稳定。”周离小声的给楠哥解释,“在这方面上个大学还是很重要的。”
“是的,但是学习肯定会受到影响,这个是肯定的。我们的意思是如果以后要当专业天师,就不太需要再在大学里学另一门专业知识了,但大家依然可以选择读完大学。说白了主要还是给大家一个选择,你也可以继续上专业课,也可以选择辍学。”尹乐点着头,“如果想要毕业证的话,我们也可以承诺,你尽管旷课,尽管挂科,到毕业的时候一样拿证。”
我身上有外掛 夏夜當空
“那还挺不错的。”周离说。
“人性化。”槐序说。
“你会读完大学吗?”周离问尹乐。
“会读完,至少要在大学里呆够四年。”尹乐如是说道,“只是旷课是免不了的了。”
“你要想走得远的话,一个学历还是挺重要的吧?”周离若有所思,“春明理工倒也可以,至少看起来会好看得多。”
誰的青春不腐朽1 槑人
“我倒不是在意这个。”尹乐摇了摇头,“我还是很想体验完大学生活的,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开始越来越在意这些东西了。我这学期还报了个社团来着。不过前面半个月社团连续两次活动我都没去成,在忙,听说前两次社团活动都不去的话,以后社团再有活动,就不会给你发短信了。”
“确实是这样的。”楠哥点头,“但是在我们概率社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我们社只有几个人。”槐序很骄傲的说。
“大一怎么不报呢?”周离问道。
“那时候不想报。”
那时候尹乐还满门心思想着斩妖除魔,对于社团、学生会这种小儿科自是完全没有兴趣的。
至于为什么现在有兴趣了……
可能也是受对面这只咸鱼影响?
尹乐抬头瞄了眼给团子夹肉的周离,暗自摇头,决定以后适当减少跟他的接触,免得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咸鱼。
这对自己的事业不利。
妃常彪悍
“所以你选……”
“我选第二个。”周离说道,“我还是不想当个天师部的全职天师,况且我也不想经常旷课。不过如果你们有需要用到我的,也尽管叫我,我一定会尽力。”
“读书有那么重要吗?”尹乐很难受。
“有的。”
周离下意识看向楠哥,想要谋求认同。
楠哥眨巴着眼睛。
“你看我干嘛?”
鳳起天下 雪的印跡
“对不起……”
周离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个天天旷课的女流氓,于是他又扭头看向槐序。
槐序立马点头,表情认真:“对,不管怎么样书还是要读的,考上大学不容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诶那句话怎么……”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周离为她补充。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是说书里面什么都有。”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对对对!”槐序连连点头,并现身说法,一摊手道,“你看吧,这就是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不读书连话都说不来。”
老婆求你對我負責
“……”
“不管你怎么选吧,我也不管你。”尹乐继续在锅里烫着肉,“反正你要是哪天想要个编制了,不光是你,还有郑芷蓝,她要是哪天不想呆在大山里了,想出来了,尽管找我,至少有个待遇优厚的铁饭碗是吧……”
“先谢谢你。”
鳳求緣:一人心兩廂情 冰瓏
“不要谢,这对于你们来说还不一定是好事。”尹乐擦了擦嘴,“天师部和公安部对接了,过两天就会在网上开始隐晦宣传,遇到任何怪事都可以报警。警察局那边接到报警,由专门的人确认之后案子就会转到天师部来,你们以后恐怕是接不到私活了。”
“怎么宣传?”周离很好奇。
“暂时是不会直接宣传世界上有妖怪的,但也有的是办法,比如制作一个小视频,一期节目,专门讲那些警察局接到的奇怪报案,最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将案子解决了。看到这些东西的民众再碰到类似的事情时,或许就会考虑报个警试试,碰碰运气,而不是一昧的寻求迷信援助……现在的宗教又不像古代那样是天师的大量聚集地。”
“循序渐进……”周离点头。
“是的,老百姓不傻,这样慢慢下去,他们也会慢慢意识到妖怪的影子……”
“这倒有意思。”
“那你们处理这些案子收钱吗?”槐序试探的问。
“当然不收,我们拿工资,为人民服务。”尹乐说道,“和警察一样。但是因为和妖怪打交道危险性很高,所以不同的任务可能会领到奖励、记功等等。”
“没劲……”
如是说一句话吃一块肉,不知不觉的居然也快吃饱了。
这让尹乐有点惊讶——
他原本以为这玩意儿会越吃越饿的。
地平線上的莊園主
看着已经变浑浊了许多的一锅汤和已经放下筷子的几人,尹乐起身假借上厕所,悄悄把账结了,怕周离跟他抢。
其实他多虑了。
走出店门时夕阳已落,天光暗淡,但红霞尤在,且红得更为深沉,将天边染成了血色。
举头一看,美不胜收。
面对着这般美景,又吹着晚风,尹乐不由舒爽得伸了个懒腰,仿佛自言自语——
“快要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