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应采和来泉州第三天,清晨,岳京找到了应采和,告诉她一个重要消息,姚广平今天上午要去海港视察战船。
“我知道了!”房间里传来应采和冷淡的声音。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一穗香搖
“今天我们就不回来了,这两天多谢岳掌柜了。”
“仙姑保重!”
岳京回到掌柜房中,立刻开始焚烧各种情报留底,并让伙计挂出了本店暂停营业招牌。
伙计不解,问道:“掌柜,我们这是要换地方吗?”
“立刻去收拾鸽笼,带上鸽子去连江县,马上就出发!”
岳京心急火燎,他知道马上就会有大案发生,他们这些外乡人肯定要被抓,要立刻离开晋江县,出去避避风头。
我的董事長老婆 黑夜de白羊
他刚把银两财物都收拾在一口箱子里,伙计跑来禀报:“掌柜,她们走了,就不知是怎么离去的?院子里已经没有人,她们的所有东西都带走了。”
“那我们也走!”
岳京雇了两辆牛车,带着四名伙计离开了客栈,向北城门驶去,不多时,两辆牛车便离开北城门,向北面的连江县方向而去。
………
就在岳京一行刚走不久,数百骑兵护卫着一辆马车浩浩荡荡向海港方向驶去。
姚广平已经决定出兵广州,摧毁广州战船,但水军出兵并不像步兵那样说走就走,战船需要进行出海前的检查,需要进行补给,需要调兵遣将,至少要准备十天才能出发。
今天姚广平特地来巡视战船准备情况,在海湾里,密密麻麻停泊着上千艘战船,其中在码头上停泊着十几艘三千石海船,今天的风很大,吹着强劲的南风,将大船上的旗帜吹打得啪啪作响。
而北面是民船,尽管是大海船,数量也多达数百艘,停满了海湾。
码头上聚集着数千士兵,马车来到队伍前停下,姚广平从马车里出来,向士兵们挥手致意,士兵们顿时一片欢呼。
一名大管事迎上前道:“启禀太尉,这十几艘战船已经检查完毕,可以随时出海!”
姚广平摇摇头,“十几艘战船远远不够,至少需要一百艘以上千石战船才行。”
大管事擦一把额头上的汗道:“那要请太尉再宽限几日。”
姚广平目光严厉地看了一眼大管事,冷冷道:“我再给你们五天时间,五天后必须全部完成检查,否则军法从事!”
女大當嫁 湛露
“卑职…..一定完成!”
姚广平踏上了登船的木板,两名贴身护卫一前一后护卫着他,刚走到船舷边,忽然一个黑影手执缆绳,从桅杆上飞掠而至,瞬间到了眼前。
她手一甩,一束金光射向姚广平的面门,姚广平哪里躲得过,大叫一声,他脸上同时被五根金针射中,仰面向船下坠去,后面一名护卫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他。
这时,前面一名护卫大惊失色,拔剑向黑衣人刺去,只听‘咔嚓!’一声,他的长剑竟然被斩为两段,断剑尚未落地,被黑衣人凌空一脚,断剑如寒光一闪,‘噗!’地射进了姚广平的咽喉,已经毒性发作,奄奄一息的姚广平被这支断剑射穿了脖子,当初毙命。
“有刺客!”
护卫们终于发应过来,一起大喊大叫,码头上所有士兵都惊呆了,眼睁睁看着他们主公被一剑穿喉,黑衣人已随缆绳荡到了另一头,一个翻身,跳上了桅杆,随即纵身一跃,高高跳下了大海。
無敵堡
码头上一片混乱,有的侍卫救治姚广平,有的侍卫去抓捕刺客,但刺史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大海中。
“太尉!太尉!”
姚广平脸上变成了漆黑色,侍卫们忍不住一起放声痛哭,这便使数千水军士兵的心都凉了,不用说,他们的主公已经完蛋了。
……….
应采和游出数里远,游到一艘无人的战船背后,她的徒弟净月已经撑着一艘小船在等候她了,应采和翻上小船,净月立刻划桨而走,
借助水面浪花和海湾里众多船只的掩护,船只在一艘艘战船和商船中穿行,南风凛冽,使船只速度极快,不多时,小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脱离了海港范围。
淡淡的青春,你好 寂亦眸雨
姚广平在码头被刺杀的消息很快传遍的全城,晋江城内气氛变得异常紧张,城门关闭,关卡封锁,一队队士兵开始挨家挨户盘查,所有北方口音的汉人都要被带走审问。
随着一封封鸽信发去各地,姚广平的六个儿子和女婿纷纷从各地赶回晋江,一方面是赶来给父亲守灵,而另一方面也为了争夺继承权。
但在姚广平身亡后,至少在三个月内不能妄动刀兵,攻打广州的决定自然也随之取消。
……….
长安已经进入初夏,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长安城内也响起了卖冰的吆喝声。
每年冬天,长安大户人家会便在结冰的湖面上切下大块冰,运回家中储存在冰窖或者冰井中,夏天时拿出来享用,或者更奢侈一点,放在夹墙内给房间降温。
也有不少商人储存冰块,夏天时,便拿出来做成各种冰饮卖给家中没有冰窖的底层百姓,像冰沙酸梅汤,冰镇葡萄酒,更是夏天的抢手货。
紅顏錯
到了夏天,郭宋的官房也从二楼转到了最里面的院子里,院子是砖房,专门修建了夹墙,里面能放置冰块,使官房内的温度始终能保持在二十度出头。
神鬼召
这天上午,独孤立秋匆匆来到晋王的官房,刚才晋王派人召见他,他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急急赶来。
郭宋任命独孤立秋为相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要他建立一批大型官办营生,像矿山、造船工场、冶炼工场、盐场、熬糖工场、织布工场、粮食农场、甘蔗农场等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项目。
所以从年初以来,独孤立秋忙得脚不沾地,千头万绪地事情都等着他审批处理,这两天他就在忙着筹建大型熬糖工场。
独孤立秋来到晋王官房,有侍卫替他禀报了,他走进官房,发现潘辽和杜佑也在。
“殿下找微臣有事?”
郭宋笑眯眯向他招手道:“你过来看看这个!”
棄妻難追之寶貝我錯了
独孤立秋走上前,只见桌上放着一只朱漆木盘,里面是一张用金粉墨印刷的票据,有点像柜坊的飞钱,但细看,和柜坊的飞钱又不一样,那金粉墨不是墨里掺入金粉那种,竟然是用金线绣出来的,上面写的字是‘官银百两’,下面有户部的印章。
独孤立秋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这是什么?”
郭宋笑道:“独孤相国不是总在说,商人大额支付不便,所以户部专门印制这种银票,在天下任何一家柜坊都能兑换相应的白银,这样携带岂不方便。”
“可是柜坊愿意吗?”
綜影視強買強賣 逍夜
“为什么不愿意?这是户部承兑的银票,柜坊拿到户部或者各地转运司,都能兑换相应的铜钱或者白银,柜坊自己也会有收益。”
独孤立秋拾起这张银票看了半晌,又担忧道:“万一被假冒怎么办?”
旁边杜佑笑道:“这张纸就假冒不了,这是王侑从宣州送来的一种皮纸,纸质很细腻,韧性极好,我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纸,据说产量很低,而且只有一家能造,所以殿下的意思是,只要我们把这种纸控制住,就算有人想假冒也找不到一样的材料,另外在纸上进行金线绣只有极少数绣娘能做到,我们同样把这些绣娘召入官署,再高明的人也仿造不了。”
潘辽又补充道:“另外还有严刑峻法,胆敢伪造银票之人,满门抄斩,不留子嗣,这样双管齐下,就不会出现假的银票了。”
独孤立秋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他又仔细看了看银票道:“如果真能防伪,那可不可能做成钱引,十贯一张,五贯一张,一贯一张,直接可以拿着钱引去酒楼喝酒。”
独孤立秋所说的钱引就是交子了,也就是纸钞,实际上,只要防伪技术过硬,确实很难伪造出来。
郭宋点点头,“这件事政事堂先好好讨论一番,我准备在下次小朝会上,专门商讨此事!”
總裁別太壞
郭宋随即又对杜佑道:“要尽快将钱氏家族全部迁来长安,所有懂技术的工匠,一个都不能遗漏,务必要让李冰和王侑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杜佑点点头,“殿下请放心,微臣亲自盯这件事,不会有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