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秦笛围着残破的宫殿转了一圈,希望能得到金风盏和青木盏的提示音,然而他并没有得到提示,显然碧水盏并不在这里。
他正在这里徘徊的时候,打远处飞来一位天仙。
这位天仙看相貌是一位中年人,真实年龄不知几许,身材魁梧,豹头环眼,身穿褐色短衫,手里提着个青色的葫芦,他把葫芦丢入黑海中,转过头来望着秦笛,问道:“小子,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秦笛道:“我在这里凭吊古人。请问前辈,你取这海水,有什么用处?”
中年人不答,环顾四周,又问道:“你是哪门哪派的弟子?难道不晓得,黑海乃是禁区,一般的修士不可以过来?”
秦笛道:“我没有接触海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地方有残魂游荡,活人在附近经过,一不小心,便可能神魂被染。”
“多谢前辈提醒,那我一会儿就走。”
秦笛能看得出,眼前这人只是二阶天仙,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所以并不介意对方说什么。
他缓缓走向海边,蹲下身子,将手深入水中。
他的手一接触海水,立马便感到,这水与众不同,内里含有水煞。
什么是煞?克我五行之神也。
什么是水煞?乃是阴水,对修炼纯功法的仙人来说,各种有害之水便是水煞。
但是反过来,水煞也可以拿来淬炼肉身,特别是对于修炼魔门心法的人来说,水煞乃是好东西。秦笛修炼的神魔炼体大法,同样需要水煞来刺激肉身。
他因为转世重修的缘故,以前曾经用亡魂海的血水来淬炼肉身,知道最后形成的天道纹理是什么样子,所以现如今即便没有水煞,他也可以凭空演化出肌肤腠理的符文。但如果有大量水煞的话,则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而对于顾如虎来说,就更需要水煞来刺激肉身,从而修炼出神魔炼体大法了。
因此,秦笛蹲在那里,手深入水中,面上露出笑容。
这一幕被那位中年人看到了,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一般人伸手入水,都会感觉到疼痛,他还怎么还笑起来了?难道他跟我一样,修炼过特殊的法门?”
中年人望向秦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出自哪个门派?”
秦笛道:“我叫秦竹,出自‘水行门’。”
通靈鬼眼 水上君子
他纯粹是顺口瞎说,逗人家玩的。
中年人皱眉:“水行门?没听说过。你练过何种淬体的功法?为何不怕苦水的侵蚀?”
秦笛站起身来,甩了甩手,说道:“我练的金刚不坏之身,乃是出自佛门的功夫。”
“五灵界没有佛门修士。这么说,你是下界飞升上来的?”
“嗯,你说的没错。”
中年人眯起眼睛望向海面,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将秦笛拿下,他看秦笛只是二阶灵仙,身上连口仙剑都没带,就算杀了也没几两肉,所以懒得动手。
这时候,秦笛忽然道:“前辈,我看你面色发暗,手臂上有龙形符文,是不是修炼了妖族的功法?”
中年人瞳孔骤然缩小,冷哼道:“休要胡说!当心祸从口出,不小心丢了性命。”
穿越之富甲天下 大篷車
秦笛嘿嘿笑道:“在我眼中,人与妖并没有区别,前辈又何必心惊肉跳,我家里还有十来位妖修呢,连祖仙阶的大妖都有。”
听见这话,中年人心中一滞,面现惊异之色,更加不敢动手了。
秦笛又道:“请问前辈,我看这石碑上,有‘独与君携手,行吟看白云’,这个‘君’指的是什么人?”
中年人眨眨眼睛,收敛杀机,说道:“柳五方当年有一位红颜知己,名叫雷纤云,善于击鼓,乃是一位金仙。后来此人不知所踪。有人传言,说她被柳五方害死了!”
秦笛想起见到的那面仙鼓,问道:“既然是红颜知己,柳五方又为何要害她?”
“柳五方陨落后,五行门的弟子被群仙联手绞杀,有人透露出一些消息,说柳五方出自黄帝宫,雷纤云是他的同门师妹,她的父亲是黄帝宫的长老,掌握了某种核心秘笈。柳五方为了得到秘笈,才跟雷纤云交好,后来反目成仇……”
“喔,原来如此。”
中年人收起青色的葫芦,又看了秦笛一眼,心里有所顾忌,觉得秦笛有古怪,于是干笑两声:“小兄弟,多保重,有缘再会。”
秦笛笑道:“前辈请走好。”
待到中年人去远,秦笛将大禹九鼎取了出来,将其丢入黑海中,同时念诵神器诀。
按理说,九鼎也是八阶仙器,等级比金风盏和青木盏只高了一点点,也应该听从秦笛的吩咐才对,然而实际上,秦笛并不能完全掌握九鼎,原因是九鼎的主人乃是仙帝大禹,大禹并没有死,所以秦笛无法收服九鼎让它认主。
这跟金风盏和青木盏不同,柳五方已经死了,留下来的残魂魅影不算数,所以秦笛能念诵神器诀,让这两件仙器接受自己为主人。仙器一旦认主,就变的听话了。
女神的陰陽顧問 魚北北
九鼎没有认主,秦笛即便念诵神器诀,也只能求其帮忙,并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它。
不过,这一次九鼎听取秦笛的指挥,开始收取黑海中的水煞。
九鼎内部的储水空间很大,能装下地球上整个云门大泽的水。而昔年的云梦大泽方圆数千里之阔,比后来的洞庭湖大得多。
两天之后,秦笛将九鼎收起来的时候,发现黑海的水位赫然下降了五尺!
黑海被称作“海”,其实它是一个大湖。水位下降之后,露出了大片的陆地。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岛屿。
秦笛纵身飞向湖心,湖心有一个比较大的岛屿,覆盖了黑色的淤泥。
他刚接近湖心岛,就得到青木盏和金风盏的提示音,说闻到碧水盏的气息了,就在湖心岛的下面。
于是秦笛毫不犹豫,施展土遁诀,一头扎进淤泥里!
他沉入地下数百丈,发现下面全是五六阶的仙水,水质澄澈碧绿,数量之多,难以计量。
他看到碧水盏的器灵,呈现出人形虚影,一动不动,躺在一具冰棺之上。
秦笛念诵神器诀,将其唤醒,设法与其沟通。
与此同时,金风盏和青木盏也在旁边帮着劝说。
所以很快的,碧水盏便被说服了,然而他却轻轻拍了拍冰棺,道:“这个冰棺中,有雷纤云的肉身,她被镇压于此,已经很久很久了。先生能不能将冰棺收走?它的存在,让我难以获得安宁。”
秦笛颇为惊讶:“怎么?雷纤云还活着吗?”
“这里只有她的肉身和一半神魂,只能算是半死状态。”
“有一半神魂,对于金仙来说,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秦笛走过去,看见冰棺上刻满了符文,仙水填充在符文刻度之间,将冰棺中的肉身压制得死死的。
他神识传音高声道:“石前辈,在下秦竹,想要救你出来。请你发下天道誓言,日后莫要与我为敌!”
冰棺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久,才传出沙哑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好人。”
秦笛道:“我看见你那面仙鼓了!就冲那面鼓,我想要救你出来。”
侯府嫡女
“我的仙鼓?与你何干?你是什么人?”
“我跟仙音门有很深的渊源,仙鼓也属于乐器之一。”
“可我是黄帝宫弟子,并不是仙音门的人。”
“有了仙鼓,才可以合奏真正的《云门大卷》!这是黄帝宫群仙庆典的乐章,你不会没学过吧?”
仙陵傳說
“我是黄帝宫昔年三大鼓手之一,当然熟悉有关的乐章……我问你,柳五方那奸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撲倒呆萌是只攻
“柳五方,身死道消,尸骨无存!前辈若宣誓不与我为敌,我便放您出来;否则我将冰棺封印,你再也没机会出来了!”
“好吧,我愿意发下天道誓言,此生不与你为敌。”
千金逑
秦笛伸手一抹,将冰棺上的符文抹去,然后咔嚓一用力,将棺盖略微松动,道:“前辈随时都可以出来,你需要什么东西,也可以跟我说一声。”
冰棺里传来声音,道:“我是火修士,不喜欢沾染仙水。请将冰棺带到外面,我自然便会出来了。”
秦笛道:“好说,请前辈稍等片刻。”
随后,碧水盏开始缩小身形,化作尺许大小,里面是盈盈仙水。
秦笛将碧水盏收起来,一手托着冰棺,从很深的地下钻出来,然后纵身往南方奔去,一口气跑出三万里,这才站在一座山峦上,召唤灵水,清洗法衣。
理想戀人 六西婊
只是片刻之间,他身上的污迹全部消失,恢复了齿白唇红、玉树临风的年轻人形象。
等他转过头来,发现身后站着一位女仙,穿着火红的衣裙,面如白玉,身形窈窕,只是眉间有些凝滞,显得不太自然。
她缓缓对秦笛躬身,说道:“多谢小先生救我出来。请恕我神魂不全,多年没有活动,肉身变得僵硬了。”
秦笛微微一笑,道:“恭喜前辈摆脱困厄。”
雷纤云轻叹道:“我被人囚禁多年,耽误了修行,还以为再也无法脱困呢。没想到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请问柳五方是怎么死的?”
秦笛道:“据说是挑战别的仙王,被对方斩杀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你收集他的五行盏,不怕有残魂留在里面?柳五方乃是仙王,功力很高,即便死了,也可能有残存的神识,躲在某个地方。”
“不怕,我懂得神器诀,有神器诀的天道约束,除非柳五方凑齐一半神魂,才能重新掌控五行盏。单靠一星半点的残魂魅影,是没办法威胁到我的。”
“小先生,你真的只是灵仙吗?灵仙怎么能沟通八阶仙器呢?”
“我的背景十分复杂,你可以认为我是转世的仙人。”
“请问秦先生,你以前是金仙吗?”
“远在金仙之上!”
“喔,这么说,你不该称我前辈,请叫我雷仙子即可。”
“好吧,从今以后,我唤你雷仙子。”
重生神宋小白狐 龍套有三千1
雷纤云伸展手臂腰肢,眉毛紧蹙道:“我想跟你借一些仙石、仙晶,借以催动气血运转。”
秦笛道:“仙石、仙晶没有用,我带你去南方火灵界,多吸收几朵仙火就好了。”
龍華戰記 樓蘭水月
“那好,多谢秦先生。”
“另外,冰棺不适合你存身。这是你的仙鼓,我给你带来了,两只鼓槌是中空的夔牛腿骨,你可以暂时借住。”
雷纤云展颜一笑,道:“鼓槌中有我以前收藏的宝物,没想到被你给找回来了,里面还有个火玉床呢。秦先生,您真是善解人意,多谢多谢!”
她身形一闪,飘身进入鼓槌不见了。
秦笛收起仙鼓和鼓槌,纵身前往幽水城。
幽水城是幽水门所在的仙城,那里有传送阵,直通南方火灵界。
当秦笛取走碧水盏的时候,水灵界的五大仙湖都发生了变化,湖底的仙泉忽然停下来,不再向外喷涌仙水!
老实讲,这五大湖的地下水脉,都是跟黑海联通的,碧水盏就像大型的水泵一样,给五大湖提供动力源泉,同时借此祭炼和分化仙水,将高阶仙水收藏在碧玉盏中,将低阶仙水排入五大湖,同时将水煞吐出来,形成了令人畏惧的黑海。
因此之故,碧水盏被取走,五大湖的仙水喷涌暂时停下来,要想再度恢复喷涌,恐怕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了。
五大仙湖的变化,并没有被人很快察觉,因为湖水很深,湖面很大,仙泉位于湖底,人们从岸上只能看见轻微的水波荡漾,看不清仙泉的变化。但是用不了两三天,还是会被人发现的。
于是三天之后,幽水门、弱水门、寒水门和苦水门的老祖都警觉仙湖的改变了,他们亲自前去探查,下到湖底观察仙泉,眼见仙泉没有一丝动静,每个人都感到心情沉重。
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互相联络,聚在一起,商讨对策。
清幽上人乃是幽水门的祖仙,乃是一位中年人,身材高大,四方脸,棱角分明,眼神锐利,不怒而威,率先开口,声若洪钟:“诸位,不知何故,水灵界发生了骤变,这对我们四大宗门,都是极大的考验!仙泉停止喷涌,相当于宗门断了根基,没有仙水,我们的弟子没办法进阶。有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