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来自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雅米,在白小升对面款款坐了下来。
这位大族之女,人漂亮,坐的姿态也格外秀丽端庄。从后看,那纤腰微凹,圆臀软弹。从前看,高挽头发显得脖颈细长,锁骨清晰可人,如同美丽的天鹅。明明人很瘦,却又双峰耸立,看上去很是有料。
秀色诱人之下,白小升却巍然不动,微笑如常,并无多看一眼。
哥哈摩尔跨国企业联盟副主席贝金先生坐在雅米一侧,还会不时看一眼身边尤物。
就连白小升身边坐着的里维扬,也会按捺不住目光。
毕竟,美是一种让人很难以自抑的东西。
旁人只会情不自禁控制不住目光,而雅米也会对自己的美产生难以自抑的……自信,甚至自恋。
只是见惯了男人们或是欣赏、或是垂涎,甚至贪婪的目光,雅米发现白小升对自己的反应实在太过平淡,这心里一时间还隐隐的有几分的不快。
自然,她并没有当面表现出来。
“不知道贝金先生、雅米女士的到来,是所为何事?”白小升主动微笑问道。
“白先生,是这样,其实我提前约了这两位在这里见面的。”
一旁,里维扬插嘴道,“方才,我不是与您介绍了这边的情况嘛。其实此前我想,请您与贝金先生,还有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雅米小姐当面交流一番。”
里维扬说的是实话,他是想趁早把这桩事落实下来。
毕竟米卢特洛斯家族何等庞然大物,原本与跨国企业商盟合作就足够了,不必给他们机会。
这次特意接触,还派人过来,完全是看在振北集团份上给的面子。
但这种机会易逝,还是趁早定下的好。
在里维扬看来,越早定下,自己这份功劳就越早到手,越早利好自己管辖的企业。
还有,在他看来,白小升这一下飞机就能取得工作进展的好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反对。
总之,里维扬对这件事是相当有信心的,所以擅自提前安排。
可惜,里维扬算是把这件事想的太过顺利。
反正他是没有料到,在跟白小升汇报之后,白小升的反应非但不是那么强烈,甚至反而对此事持保留态度。
不过人已经提前约了,眼下也来了,那总得安排见一见才是。
里维扬这心里其实暗暗希望,白小升在见过贝金先生与雅米小姐后,能够改变一下态度跟决定。
如果白小升是担心他们五家集团企业因为跟米卢特洛斯家族发生关联,而引发外界误会,进而遭受弗克林家族向集团的严正抗议,那其实大可不必。
毕竟,他们通过加入外界商盟的方式来推动一切,既不是带头的,也不出风头,是可以避免误会的。
里维扬实在不知道白小升犹豫什么,担心什么。
贝金看了眼里维扬,笑着对白小升道,“白小升先生,我们此番前来,正是为了推进合作的。里维扬先生已经提前与我们商盟那边进行了各种接触与沟通,一切大小事宜都交流个遍,细致啊!一切,完全是从你们集团利益出发。连我都不禁叹服,正因为有诸多像里维扬先生这样的人才,振北集团才能屹立世界商界强者之林,甚是佩服!见到了您以后,我更感叹贵集团藏龙卧虎,您这般年纪这般成就,让我都自惭形秽啊,自惭形秽!”
这位贝金先生着实是好口才,就连当面奉承,也没有说得像谄媚般粗俗不堪。
雅米微笑着继续道,“我们米卢特洛斯家族,已经跟哥哈摩尔跨国商盟达成了合作共识,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哥哈摩尔十之七八的跨国企业,在不久之后都会选择支持我们。而我们也有绝对的信心与准备,很快会将弗克林家族的生意驱逐出北欧,到时候,这里将不会受到冲击波及,重回稳固营商环境,甚至有我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分享,大家会获得更多的利益。”
贝金先生听到此处,连连点头。
便是里维扬也目光盈盈生辉,憧憬着之后生意会迎来空前机会。
“白小升先生,听闻您要来这边监管所有振北集团产业,如此机会您要错过吗。”雅米笑道,“知道里维扬先生的企业归属于振北集团,您又是振北集团的副董,所以我的家族对此格外重视,特意派我前来与您沟通。”
“雅米小姐在米卢特洛斯家族可是地位卓然,她家族在北欧地区的生意,她可是能说了算的。”贝金先生从旁助力,强调道。
“哦,雅米小姐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大的权力,让人刮目相看。”白小升微笑道。
他目光终于有了几分变化,惊奇为多。
“白先生真是言重了。若论年轻有为,我可不敢跟身为振北集团副董的你相比呢。”雅米嫣然一笑。
“关于咱们三方之间的合作可能,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但并不细致全面。对这边情况更还是一知半解呢,我总不能闭眼决定吧。”白小升笑道,“还有,我又是刚下飞机,这脑子有点疲乏劳累,晕沉沉的,实在是难以草率决定。两位,不如,我回头想想,想好了再给你们答复,你们觉得如何?”
就算一切看似稳妥,白小升还是不愿意当机立断。
连旁边的里维扬都有几分觉得白小升办事,实在瞻前顾后,太过畏首畏尾了。
传闻中白小升干练果决,果然都是传闻而已。
假的……
雅米意味深长一笑,“白小升副董不会是还要打报告给你们集团去商量吧。”
被美女如此一激,但凡男人总会有点或是冲动,或是生气。
不过,白小升神情如常,似开玩笑道,“那不至于。”
“不过,我还是个新副董,上任没多久,我总得小心点,别把自己卷进什么麻烦当中。”
“如果我管理的这几家企业跟米卢特洛斯家族发生点关联,那没什么,但我这位副董牵扯进去,一旦让媒体误会,便是我们集团也很难一时澄清。”
“你说弗克林家族那么庞大的体系,但凡一小部分人会误会,进而对我们集团地方生意产生戒备心里,到时候产生点摩擦冲突的,谁也不能保证。你们说,到时候这麻烦追索起来,是不是会落到我的头上呢。”
“不过,倒是很利好米卢特洛斯……”
白小升一副无辜之相,摊手笑道。
雅米眼神微微一变,贝金笑容一僵,里维扬都忍不住看向白小升。
气氛一下子,凝固下来。
“当然,这都是我信口开河的,你们不要当真,反正这里没有外人嘛。”白小升打个哈哈道。
雅米凝神数息,也顿时笑起来。
“白小升先生,您可真会开玩笑啊。”
“是啊,幽默,就是幽默!”贝金先生也哈哈大笑道。
里维扬却有几分无语之态,心中暗道:我的天,这个白小升副董,是不是被迫害妄想症!
白小升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道,“唉,我也是才飞到哥哈摩尔,才下飞机吃了顿饭,还没有好好歇歇,现在真是又困又乏,我也怕自己脑子晕沉,眼睛昏花,什么决定都做不好。”
雅米眼见这一幕,一笑道,“虽然我确实是带着一些深入合作目的来的,但既然今天白小升先生不方便,就不说了。其实我们的合作,也必然是在风波结束之后展开,绝不会把振北集团牵连进麻烦呢。”
这个女人倒很是会说话,而且能随着风向变化调整。
不简单!
米卢特洛斯家族如此年轻却又有心机的女人,真不简单!
贝金笑呵呵道,“其实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见一见白先生,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别的目的。之前,我跟里维扬先生都聊得差不多了,可他也没有加入我们的商盟,说什么一切都由白先生来做主。您看,我们商盟就是一个非公立性质,自愿且没有拘束的这么一个组织,您这几大企业加入进来,绝对是核心会员的位置,而且不需要承担任何的义务。怎么样,白先生,你可是允许里维扬先生他们加入我们的商盟?”
如果说白小升对与米卢特洛斯家族一事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那让下属几家企业加入地方性商业组织,总不是什么困难决定吧。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让这位白小升体会到对他的尊重,里维扬甚至早就先斩后奏了,省的如此麻烦。
在三人注视下,白小升微微一笑,看着面前茶杯道,“这个,两位有所不知啊,我们集团此前呢,确实是不反对下边企业加入地区性质商业组织,甚至是鼓励的。但眼下,这不是各地生意都处于振荡期间嘛,所以总部有要求,暂时停止加入任何外部组织,除非,是自己成立的。”
雅米、贝金闻言一愣。
里维扬也是错愕看向白小升。
什么时候集团总部有这么个明令,他怎么不知道。
“我们有这要求吗?”里维扬忍不住喃喃道。
“我来了,你不就知道了吗。”白小升淡淡瞥了他一眼道,“里维扬先生,你知道的晚,可能是级别还不够。”
这句话,让里维扬彻底无话,官大一级压死人,白小升与他相比何止一级。
副董级一句话,真能噎死人。
“不过,贝金先生,我们加入商盟这件事也并不是没可能,那核心会员的位子还烦劳你为我们留着,回头我搞清楚这边情况,我就能做主开个特例,到时候咱们合作绝不止这一时半刻。”白小升笑道。
贝金还能说什么,只得对白小升挤出一个笑容,大方道,“好,我们商盟的大门会向您这边敞开的,您想要了解什么情况,有需要帮助的说一声,我贝金可以帮忙的,绝不含糊。”
“谢谢,谢谢贝金先生。”白小升笑着主动伸手与之握在一处。
面对振北集团副董的热情,贝金有几分受用,却又有几分不是滋味。
总之,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这年轻的副董,似乎远不像表面年纪那般稚嫩好对付。
“那既然如此,就请白小升副董了解情况之后,比较一番目前北欧商界走向利弊,考虑一下与我们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合作,我这边也是随时恭候。”雅米笑着对白小升道。
“没问题,没问题,米卢特洛斯家族在北欧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这以后还得多多关照。”白小升笑着与雅米握手。
“那既然白先生才到这边,舟车劳顿,我们就不打搅了,回头再联系。”雅米道。
“好,好,回头联系。”白小升含笑点头,直接指示里维扬,“里维扬先生,你代我送一送二位。”
这就算结束了对话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谈成。
里维扬心里有几分郁闷沮丧,脸上却不能显露半分,对白小升点点头,对贝金、雅米道,“我送两位。”
雅米、贝金跟白小升又道了声别,相继出了这个包间,里维扬在后相送。
不过走没有一分钟,雅米居然又折返了回来。
白小升看到她那一刻,也是目光一奇,笑道,“雅米小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雅米一笑,道,“我还真忘了一件事呢。”
白小升做了个“请讲”的手势。
雅米眼眸生辉笑道,“明天晚上,我们办了一场宴会,想请白先生也参加。”
或许是想白小升可能拒绝,雅米不给他发声机会,继续道,“我们请了哥哈摩尔的副市长,并且他会带来爱莎皇家商业访问团的团长一道来!届时,我们会跟北欧最大皇室洽谈一些……合作,可能真的改变局势呢。”
白小升眼见雅米说的自信,顿时一怔。
米卢特洛斯家族居然把主意打到了爱莎皇室头上,改变这边商界态势?!
那似乎,他得关切一下了。
“现在,我邀请白先生你参加,您来吗?”雅米眼看白小升的神情首度有了变化,微笑道。
白小升回过神,意味深长看着雅米笑道,“既然雅米小姐去而复返诚意邀请,那我自然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