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
忽然!
梁博一个激灵,显然他想到了什么。
“不行,我绝对不能再在这里操练了。”
“哥要回家!”
梁博急眼了。
现在不是对战什么大魔法师的事,是他绝对、绝对不能跟李固这个变态训练了!
斗志怒燃。
这一刻,拼命三郎梁博又回来了!
“哇咔咔,看我【龙蛋战车】!”
梁博倒空翻至半空,猛地收腿抱膝旋转着撞向陆铭。
陆铭虽然紧张,但依然咬牙紧紧盯着半空。
这是他在哥哥面前的第一站,绝对不能输!
星源构筑——牵引!
陆铭一手横抓,旁边冷兵器置物架上的一根黑色橡胶棍毫无征兆的瞬间旋飞而至。
星源构筑——二向牵引!
左手两指并拢,猛地一抬。
地面上散落的一块半碎岩石猛地炸散,数十碎块逆势升空。
“去!”
陆铭身躯做了一个大幅度的旋转,猛地挥出左手。
石块如暴雨,集中冲向梁博,角度极为刁钻,竟顺着抱膝的间隙钻入其中。
梁博感受到如刀子般刺入缝隙的小石块,下意识偏了偏脑袋准备错过。
可这时,那根旋转而来的黑橡胶棍,在即将命中梁博的瞬间,诡异的一个弧线绕过防御位抵达另一侧。
梁博的眼角余光看到黑影闪至。
恩?
啥玩意?
啪!
这一棍结结实实抽到了梁大少不设防的右脸。
【龙蛋战车】彻底就歪了,直接砸到陆铭右侧三米外的湿泥里。
“啊!”
梁博撑着泥浆站起,仰头怒吼。
“我要开大招了!”
“【龙鳞体】!”
梁博身上衣服猛然炸裂,肌肉竟像型男一样坟起。
他不闪不避,直接爆发出最纯粹的力量扑向陆铭。
不管了,自己对李固确实不敢肉搏。
可对你陆铭我还不敢吗!
面对气势汹汹的梁大少,陆铭眼神凛然,双手对合旋开,掌心向上,猛地一托。
梁大少如迫击炮弹划过弧线再次扎入泥土。
“啊,二倍【龙鳞体】!”
噗!
梁大少斜着荡碎旁边的朽木大桩。
“三倍【龙鳞体】!”
“四倍!”
一声比一声高,梁博真的是打急眼了。
陆铭这小子怎么这么魔幻的!
然而随着一股无形之力的出现,他又被顶飞了。
尼玛——
梁博眼珠子都红了,悲愤的看了那边的李固一眼。
一声鬼嚎震撼全场。
“玄武伏地!”
四肢插入泥土,梁博竟然如铁盖王八一样匍匐在地。
“龙龟突进!”
唰唰唰!
梁博气势如虹,腰肢都快扭出花了,如陆地鳄龟扑向饲养员的鱼桶那样迅疾霸烈。
别说陆铭了,就是陆泽都有刹那的错愕。
谁见过这种贴地冲锋的?
关键是这种状态的梁博速度极快。
像蛇、像龟,还像大鳄鱼、大壁虎……
“我顶你个肺。”
梁博地龙抬头,猛地窜起。
竟在两道如圆环即将对合的前一瞬钻过,结结实实的撞到陆铭腹部。
瞬间陆铭被撞飞,跌坐在地。
“哈哈哈哈,博哥天下第一!”
梁博不提自己差点连内裤都被爆掉的样子有多狼狈,反而叉腰大笑。
果然啊,这才是适合自己的神功。
抗击打是王道啊!
陆铭坐在泥里,胸口那股疼闷不散,但他咬牙十指拨动出数道残影,飞快对合。
“聚爆!”
无形视界中,星源力挤压一点。
轰!
梁博胯下毫无征兆的爆炸。
“唔——”
梁博眼珠子险些瞪出,双手猛地捂裆,再次被弹出抛物线。
脸先着地。
梁博扎进了泥浆里,痛苦的抽搐。
那气爆没伤害到宝贵的蛋蛋,但是那一爆传递的痛楚却让他真实的感受到。
梁博夹着双腿,那份酸爽让他连头都不敢抬。
“我赢了!”
陆铭咳嗽着踉跄起身。
“哈哈哈,哥诈你的!”梁博猛地抬头,脸上哪里有表现的那样痛苦,反手扣住旁边的百斤石头,肌肉坟起间猛地抡出。
陆泽压阵,肯定拍不死人,但终究能定胜负了。
“哥哥我才是赢家!”
梁博高亢的声音,随着陆铭眼中【果然如此】的表情出现,十指对压。
那藏匿于梁博身下泥水里的一块拳头大石头猛地一升。
——【冲压爆破】!
在即将与博哥的胯下相撞时,那石头猛地停止,星源加压聚爆,石面荡起两圈气浪,给了梁博一记猝不及防的空气蛋击!
“啊……”
梁博翻着白眼跪下了。
这次真的站不起来了。
先不说陆铭大魔法师的事,怎么好好的一孩子……
出手这么阴险卑鄙了啊!
眼球翻着血丝,眼中带着不甘,梁大少捂着裆跪在泥浆里哼哼起来。
他蛋疼啊!
“我们继续修行。”
李固沉稳的声音飘渺的响起。
梁博头抵着泥浆,痛苦的反抬起手臂,竖起一根大大的中指!
果然,李固又骗了他一次。
“博哥,最后二十天,你一定能晋入五重的。”
陆泽为梁博这百战不殆的精神感动了,忍不住拍手赞叹。
“我……”
梁博泪如泉涌。
就这么对兄弟的吗?
看着那边无声抽泣的梁博,陆泽有过那么一瞬间的于心不忍,但在看到眼神明亮顽强的陆铭之后。
陆泽果断对弟弟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战,赢得漂亮啊!
陆铭有些羞愧,实在是梁博哥的肉皮太厚,如果不进行要害攻击,他很难消耗下去。
但是一看到哥哥竖起的大拇指,陆铭就又有些骄傲。
他人生中的第一战,没有输!
……
……
陆泽看着那边自闭不想起来的梁博,拍拍陆铭的肩膀说道:“去把你博哥拉起来。”
“知耻后勇,这是好事啊!”
梁博红着眼抬头嚎了一嗓子,“好你大爷!”
陆泽的脸色原本很严肃,但在看到梁博那张泥脸时,终于不厚道的笑了。
“那自己起来?”
“起来就起来,我……”
当梁博气哼哼的撑着地面准备起身时,眼神忽然变得恍惚。
而且,非但是他。
李固、陆铭的眼神都出现了刹那的恍惚。
“——【静止】!”
在陆泽心中,则突兀的响起这道绝对命令。
然后,万物皆寂。
陆泽在这彻底凝固的0.8秒内,猛地看向雾蒙蒙的天空。
瞳孔之中有火焰燃烧,陆泽看到了那浩荡卷过天空的澎湃星力。
如海水倾覆……
蔓向四方!
这定格的疯狂景象中,还有那不计其数,何止亿计的扭曲星线。
视野的余光里,自己周身轮廓泛起了淡淡的金色。
陆泽的瞳孔缩成针尖。
这是……
世界规则之力!
而且不止一种,这是星源时钟法则与这全新世界规则之力的撞击。
以至于,陆泽的星源视界都呈现出某种扭曲。
滴滴答答……
哒哒嘀嘀……
耳边似乎出现了指针拼命正旋又拼命倒旋的声音。
不是幻觉,而是直接作用在了脑海深处。
星源识海上空,不死鸟炎炽红光焰的最外围,悄然蒙上一层金色轮廓。
那是《赤凰经卷》在宣示着自身至高地位。
只是,在这景象之外,陆泽为何感受到了那久违的——
迷雾界域的气息!
时间恢复的这一瞬间里,陆泽眼中凤凰虚影大作。
周身淡金色非但没有侵袭成功,反而被暴涨的不死鸟焰猛然牵引吞噬,归入体内。
……
噗通。
梁博摔倒在地,摇摇晃晃的起身。
“我这是怎么了?”
他拍着自己的脑袋,忽然感觉昏昏沉沉的。
陆铭、李固,则紧闭双眼,站立原地。
唯一清醒的陆泽,则眼神深邃的看向天空。
星源视界中的浩瀚星力依然瞬息间蔓至远方。
这从未有过,却又有着典型迷雾界域的信息,让陆泽明白……
地球领域,人类世界,某根时间线终于出现了他掌控之外的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