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茂生之狂乱拿出的这交易品,属实让人意想不到,苏晓刚要开口,茂生之狂乱的气息消失,显然是已经走了,留下一段近半米长的树根。
苏晓所得的10页「树生之页」还剩4页,消耗的大部分都是与茂生之狂乱交易,虽说已是‘老朋友’,可苏晓对茂生之狂乱依旧保持这适当的警惕,原因是,他如果接触到茂生之狂乱的树根,不会有豁免一类,依然会被这树根入侵到体内。
苏晓见过不少敌人被这树根入侵,这树根会蔓延到身体内的每个角落,那岂止是痛不欲生,哪怕最可怕的酷刑,也无法与之相比。
拿起茶几上的黑色陶片,苏晓发现这东西与之前不同,那种莫名的心悸感消失,仿佛这块陶片,已与深渊之罐的主体断绝了联系。
这让苏晓想起,之前他与伍德的交易,是以一段茂生之狂乱的树根为报酬,在画之争夺战结束后,伍德很可能是找了个地方,然后把茂生之狂乱的树根往刚恢复的深渊之罐里一丢,如果准备妥当,外加不怕死,以里德的个人能力,还是可以做到这点的。
之后茂生之狂乱与深渊之罐,展开了第二局的交锋,结果如何不清楚,刚才没看到茂生之狂乱有什么变化,连吃两页「树生之页」。
假设这黑色陶片与其主体的联系已断绝,这东西的价值就非同一般,以深渊之罐的邪门程度,苏晓盘算着要谨慎些。
如何实验这块黑色陶片是否危险?那还用问吗,当然是用衔尾蛇石板。
苏晓从团队储存空间内取出衔尾蛇石板,石板上刚出现文字,苏晓就将在暗星获得的「容器空壳」拿出,将其触碰到衔尾蛇石板上。
「容器空壳」当即消失,苏晓打量衔尾蛇石板,没什么变化,还是圆盘形,直径约25公分,边缘盘着一圈黑色衔尾蛇雕刻,内部的平面要薄一些,呈石白色。
一行字在衔尾蛇石板上出现。
‘不要触碰陶片。’
苏晓无视上面的字迹,拿起黑色陶片后,怼向衔尾蛇石板,上面开始写小课文。
‘不要让我与它触碰,将会给你带来危险。’
‘停止!’
‘你必遭到蛇之诅咒。’
‘我伟大的持有者,你需要我的帮助。’
‘你必不得好死。’
‘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
无视这些,苏晓用黑色陶片触碰到衔尾蛇石板。
咔咔咔……
密集的裂痕在上面出现,衔尾蛇石板虽没未立即破碎,但也是半死不活的模样,还不停抖动着,裂痕内黑色的乌光涌动,触碰到它的黑色陶片已消失,融入到石板内。
苏晓并不担心衔尾蛇石板有异变,威胁到自身,这是在他的专属房间内,绝对安全环境。
让巴哈看着衔尾蛇石板的变化,苏晓走进炼金实验室内,他要用「眼之仪式」培养几颗黑暗眼,继续往吞噬者·黑A上移植,自从在海底的六号庇护城将黑A逮住后,黑A就不太老实。
最为初代吞噬者,黑A不是各方面最优秀的,可它的成长性无可匹敌,二代吞噬者·沸红,就是从黑A身上提取样本,从而培育、改造出。
这次苏晓准备继续在黑A身上,植入5颗黑暗眼,再从黑A身上提取样本,培育三代吞噬者。
苏晓的计划为,如果下个世界不是树生世界,就看是否有机会放出吞噬者,时机可以,把二代吞噬者·沸红与三代吞噬者都放出去,让这两代吞噬者的宿主斗,既能收集吞噬者的数据,也能看出哪一代的更优秀,以及最终获胜的宿主,可以委以重任。
初代吞噬者·黑A,在这期间不能派出,6A面板的它要心中有点哔数,算上新移植的5颗黑暗眼,黑A就是12眼吞噬者,不能下场欺负小朋友。
再次移植黑暗眼的黑A,一定能达到这种强度,它是绝对的不可控,只能用来当素体,以它为基石,培养出后续几代的吞噬者。
几小时后,通过惰性麻醉,苏晓对黑A植入新培育出的黑暗眼,黑A的这个弱点,无论用何种方法都是要保留,否则黑A早晚有失控的一天,到那时,就要彻底杀死黑A。
苏晓能轻松做到这点,但这很可惜,吞噬者在一代代更替,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培育出理想中的吞噬者。
“老大,快来看。”
巴哈的喊声传来炼金实验室,苏晓大步出了实验室,看到衔尾蛇石板漂浮在半空中,上面出现一行字。
‘您好,我尊贵的主人。’
看到这行字,苏晓笑着点燃一只烟,这是他见过最浮夸的演技,见此,一旁的巴哈说道:
“蛇板,别装了,你恢复恢复,我还是喜欢你原来桀骜不驯的样子。”
‘杂毛禽类,闭嘴。’
衔尾蛇石板上浮现文字,见此,巴哈眼睛一瞪,就要开喷,但想起上次被这石板电,它冷静下来,作为一名资深键盘钢琴家,外加团战BB机,它对能打到自己的存在,会选择斟酌行事。
“说吧,你得到了什么新能力。”
‘拒绝答复。’
衔尾蛇石板能拒绝回答了,也就是说,想通过询问它轮回乐园是什么存在,然后搞崩它的方法已失效。
这样一来,苏晓就拿衔尾蛇石板没办法了吗?不,他可以把这石板出售给轮回乐园,反正这石板与黑色陶片都不是好东西,打包出售即可。
至于和茂生之狂乱的这次交易亏了,苏晓没这感觉,自从他在茂生之狂乱那获得「炼金秘典」,之后无论怎么交易,都不会亏了,「炼金秘典」的价值太高。
苏晓当然知道黑色陶片有很大价值,但他更知道魔鬼族那边被收拾的多惨,他不信,在自己主动使用这陶片,提升自身的情况下,轮回乐园会干涉,那是绝无可能的,使用什么东西是个人的选择,后果也是个人来承担。
苏晓开始咨询相关的权限,如何能将衔尾蛇石板卖出最高价,突然间,他有个更好的想法,为何不把这石板暂交到凯撒那边,期间发掘的所有收益,双方各占五成。
这石板看似经常服软,可它却是软硬不吃,外加随时会反水,既然如此,让凯撒去安排它好了,凯撒那厮连公证问题都敢搞。
接到苏晓的消息后,凯撒火速赶来,4分23秒后就到了苏晓的专属房间门口,门开后,大步走进来。
“有是什么礼物要送给凯撒,白夜,凯撒太感动了,今天是凯撒的生日。”
听到这话,巴哈当即说道:“你可拉倒吧,这是你今年第六次过生日了。”
巴哈在这方面被凯撒忽悠过,某次凯撒可怜兮兮的说,他很久没过生日了,巴哈想着,双方经常合作,外加凯撒那神情属实可怜,就带凯撒去胡吃海塞,从那之后,凯撒经常过生日。
“这不重要,我来看看货,就是这东西吗,交给我吧。”
凯撒的眼睛仿佛都在放光,下一秒,衔尾蛇石板掉落在地。
凯撒上前捡起,直接一口粘痰糊了上去,然后用袖口擦,意图把这石板擦到更亮。
在凯撒走前,苏晓依稀在衔尾蛇石板上看到:‘灭法者,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