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轰隆隆!
随着老人抬起手一抓。
顿时,罗鸿身前那原本紧闭着门户的宫殿,顿时徐徐打开,嘎吱嘎吱的声音萦绕间,不绝于耳,仿佛尘封无数岁月的秘密之地开启。
罗鸿的视线一扫,举目眺望,看向那开了门户的宫殿之后。
“那之后,便是最后一关,人皇传承。”
坐在棺椁之上的老人,笑着说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眸都是一凝,纷纷看向罗鸿所在的山峰,以及那座山峰之上,打开了门户的宫殿。
人皇传承……那可以说是三界最顶级的传承了!
哪怕是天界的天骄都是为了这个传承而疯狂,他们宁愿压境下凡尘,都要得到一个可以冲击这个传承的资格。
足以说明这个传承的诱惑有多大。
而如今,这个传承的最终归属,似乎落下了帷幕,罗鸿得到了这个传承。
李修远有些欣慰,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倒是也没有什么嫉妒之心。
罗鸿得到这个传承,他们有的只是高兴。
毕竟,如今的罗鸿,乃是让人间一统,气运归一的当代人王。
他的存在,其实就是如今整个人间人族的精神支柱。
没有人能够比罗鸿更适合得到人皇传承了。
若是被其他种族的天骄妖孽得到,那对人族而言,是一个至暗时刻的降临,但是人间修士所得到,那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而是成为人间修士崛起的希望。
罗鸿站起身,宫殿幽深,深不见底,仿佛有庞大无比的吸力,吸扯着罗鸿不断的踏入那宫阙之后。
罗鸿倒是没有立刻往宫殿中而去。
而是看向了远处坐在碎了的棺材板上的初代夫子。
“继承人皇传承……生与死?什么意思?”
罗鸿问道。
这人皇传承的继承……还有风险不成?
初代夫子笑了笑:“风险当然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风险的,得到人皇的传承,意味着责任,这个责任,若是没有足够的抗压能力,抗不住。”
“正如你所说的,如今的人族正面临着无边的危机,老夫也不知道,龙,神,妖,佛,仙……这些曾经都向我人族皇朝俯首称臣的种族,为何能够给我人族带来灭族危机,但是,不管如何,人族想要扛过这个危机,需要有人站出来。”
“人皇传承,不仅仅是传承,更是一个意志的考验。”
初代夫子笑道。
他对罗鸿还是很有好感的,正义凛然,正阳之气如此浓郁,让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罗鸿点了点头,不过,罗鸿蹙起眉头,心头有一个不解,道:“前辈……人皇真的死了么?”
连初代夫子都能活十万载岁月,人皇这等强者,应该是不死不灭的才对,为什么会陨落,会死亡?
这个问题一出,人皇墓中顿时变得沉默了下来。
初代夫子看着罗鸿,许久,叹了口气:“老夫也不知道人皇是否陨落……但是,十万年转瞬即逝,人皇留于天地间的规则开始消散,而人皇却是仍旧未曾归来……大抵上应该是陨落了。”
夫子叹了口气,道。
“连前辈也不知道?人皇若是陨落,人间应该会有异象吧?”
罗鸿问道。
初代夫子看着罗鸿,道:“天地异象?你以为天地异象是什么?那些都是人皇规则承载的异象,若是天地无规则,何来的异象?”
“而且,人皇若是陨落,也是在规则所无法涉及的地方……”
“规则都无法涉及,又何来异象……”
老人叹息。
所以,他也不清楚人皇是否陨落,但是,不管陨落与否,十万年已经过去,那些不曾归来的人,也就只能沦为被时代所抛弃的人。
罗鸿点了点头。
生死不知么?
罗鸿眯起眼,这个世界……蕴含了太多的秘密。
人皇失踪还是陨落?
人皮册子到底是何物?
还有为什么那么强大的天魔,会枯寂坐在星空之中?
很多很多的秘密,罗鸿都不太理解,甚至说,以他如今的实力,都没有资格去探查出来。
罗鸿收回了心神,吐出一口浊气。
他看向了初代夫子,笑道:“最后一个问题……”
“人皇走归走,为何要给人间设置规则,让人间修士,不得超脱十境?这不是作茧自缚?让人族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天界各族宰杀么?”
罗鸿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倒是有几分掷地有声。
罗鸿也很不满和不爽,若非人间这个规则,人间修士早就该诞生很多踏入十境的修士,尊境,王境,甚至天王……人间都会有。
那样的话,人间的局势,就不会显得这么的危机十足了。
初代夫子听闻这个问题,也是怔了怔,尔后笑了起来。
“这个问题,老夫暂且回答不了,其实你很快也会懂了的。”
“当年一战,人皇带走了人间所有尊境以上的修士,其中天王数十,王境数百,至尊数千,尊境上万……那是人间最辉煌,最壮阔的一个时代。”
“带走了这么多的强者,人间高端战力亏空,为了保护人间不崩塌,为了让人间能够维持秩序运转,方是设下这个规则,人族和其他各族不一样,人族中一些未曾修行之人,太孱弱了,若是不设下保护,肆意征战,只是余波,就能死亡无数,血流人间。”
“所以,这个规则,其实很有必要。”
“当然,还有一些缘由,等你真正凝聚了洞天,你会懂得。”
“总之,人皇这般做,乃是为了保护人间,并不是为了害人间……只能说,十万年了,人皇当初的善意之举,于如今,却是变成了故步自封,给人族带来无上危机的举措。”
“只能说……时间改变了太多东西。”
老人沧桑道。
罗鸿沉默了下来。
等凝聚了洞天……就会懂么?
罗鸿笑了笑,看向了幽深无比的宫阙,白衣翩然,白发飘飘,迈开步子,朝着宫阙中走去。
四周,都只剩下他清晰的脚步声在萦绕着。
……
眼看着罗鸿跨入了宫阙之中。
人间修士们的一颗心也皆是提了起来。
而那些被石碑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天界妖孽们,则是目眦欲裂。
人皇传承,归人族了!
真的是好不甘心,好不服啊!
特别是神族迦楼,眼睛通红,满头金发蔫拉在脸颊之上,喉头深处不断的发出低吼。
哪怕初代夫子让他感受了罗鸿所承受的压力,他迦楼依旧是不甘,因为,他觉得他之所以败,是被罗鸿给坑了,若非罗鸿窃取了他在大道长河中的感悟,他的碑意定然还能暴涨!
而罗鸿之所以能够超越他,也是因为窃取了他人的碑意,化作自己的碑意,借助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
所以,迦楼怎么会服气?!
轰隆隆!
随着罗鸿的进入,宫阙的门户骤然闭合。
初代夫子笑了笑,眼眸中有几分期待。
不过,很快,他冷静了下来,看向了那些被压制住的诸多天界天骄。
“安分点……休要逼老夫出手。”
老人老迈苍老,仿佛随时要陨落。
但是,他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李修远等人安静的盘坐,也没有去理会入了宫阙的罗鸿。
罗鸿能否得到人皇传承,他们也影响不了,如今的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正如初代夫子所说的,他们应该借助这次大道参悟的感悟,冲击修为境界!
若是能够突破入尊境,那对于整个人间而言,都是个好消息!
李修远率先在山巅之上沉下心来,他的身后,有桃花树生长而起,一朵又一朵灿烂的桃花,开的妖艳。
而李修远头顶之上,那六丈二的碑意,开始一点一点的消融。
所消融的能量,如丝如缕,仿佛化作了涓涓细流,缠绕在李修远的周身,竟是让李修远身上的气息开始不断的变化和提升。
一朵又一朵涅槃之火燃烧着浮现。
初代夫子看了一眼,“涅槃道火,以桃花为载体,太过于卖弄风骚了……想要完成第三次涅槃,需要沉下心来,安静感悟。”
李修远能够凝聚六丈二的碑意,这份天赋,在初代夫子看来,都算是很不错。
而李修远还是稷下学宫的弟子,所以,尽管李修远爱玩桃花,有些轻浮,有些卖弄风骚,和罗鸿那种踏实的小伙子相比,差的有点远,但初代夫子还是给了李修远一些指点。
禁欲總裁,別心癢! 丁曉橙
初代夫子伸出手,干枯如枯木的手指,点在了虚空中,虚空顿时泛起涟漪状的波纹。
波纹扩散,李修远起伏不定的气息,顿时开始缓缓的沉稳了下来。
至于人间的其他修士,初代夫子也是伸出手点了点。
皆是给了一些帮助,帮助他们能够更好的感悟和融合大道之力。
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皆是在消融的碑意中,气息开始稳步提升。
隐约间更是有洞天雏形呈现。
开始纷纷冲击尊境!
至于那些被压制的天界天骄妖孽们,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哪怕他们感悟的碑意很多,可是,此时此刻被老人镇压之后,这些碑意都无法分解,给他们提供能量,提升他们的实力。
按照老人的话来说。
这些天界妖孽,居然逼得人族龟缩在极北雪原,一个个坏的很!
想要炼化碑意能量,想屁吃!
跑男之娛樂全球 觀塘
……
罗鸿入了宫阙。
宫阙的道路很长,很远。
罗鸿不断的往宫阙深处行走而去,随着行走,罗鸿竟是感觉到了周围画面的变化。
似是有水流流淌而来,罗鸿脚步踩下,水流泛起涟漪,更是会溅射起水花。
罗鸿进入过一次时空长河,所以,他晓得这些水流,不是什么寻常的水流,而是时空长河的水流!
罗鸿在水流上行走,仿佛踏越过了万古,回归到了上古。
有一缕夕阳的通红光辉从宫殿外扬洒而下,洒在宫殿之上,使得整个宫殿都被霞光给笼罩,有种日暮西山的感觉。
而在宫阙高坐之上,没有什么龙椅,没有什么皇座。
只有一面蒲团,那是用枯藤编织的蒲团。
在蒲团上,有一道人影,背对着他,背对着众生,看不清面容,看不清一切。
罗鸿脚步落定,心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仿佛穿梭了时间空间,回到了万古似的。
那背对众生的身影,有无尽的威严,无尽的威压,煌煌大气,磅礴生辉。
本该很恐怖,但是,罗鸿却是没有太多的感觉。
“你来了。”
端坐在蒲团之上,背对着罗鸿的人影,道。
罗鸿眯着眼,不好应话,是跟我说的吗?
这是……人皇?
“邪修么?不……还是个武修,儒修,剑修,佛修……有意思,人间出了个奇葩。”
人皇又道。
得了,罗鸿这下子可以确定,对方是真的在跟他罗鸿说话了。
艹!
牛逼!
这岂不是隔着遥远的时空在对话?!
“悠悠岁月过万古,吾立下的规则应该也即将消散,人皇墓开启,也意味着,吾尚未回归,或许是死了,或许是被封困……不管如何,人间的局势应该不容乐观。”
人皇道。
罗鸿点了点头,的确很不容乐观,虽然他杀了不少天界的天骄妖孽,但是,事实上,人间的整体局势,一直都处于危机中,规则一旦消散,封印的南天王破境而出,天界天王也能轻松降临,人间,将面临无上危机。
而且,除了这些以外,罗鸿还知道一个不容忽视的危机来源,那便是地狱……
地藏菩萨坐化,夫子替他镇守地狱三年。
一旦人皇规则散去,地狱或许也会开始作妖!
所以说,人族真的好难。
“你能来这儿,代表了得到了孔学士的认可,但是,人皇传承,想要继承并不轻松,你还有一次回头的机会。”
“你可以转身,离开时空长河。”
人皇道。
“或许,你心存侥幸,觉得自己有无上至宝,有黑暗邪神的印记,有圣人意志和上古圣人兵,就觉得有大把握可以继承人皇传承……一旦你进行人皇传承,哪怕是无上至宝也帮不得你,邪神印记更是没用,你要活着,唯有依靠你的毅力,你的坚持,你的灵魂,一切外物,皆是虚幻。”
人皇的话,让罗鸿悚然一惊。
猛地抬头看,蒲团之上仍旧只是一个背影,但这背影仿佛背后有长眼睛一般,将罗鸿的一切都给看透!
罗鸿的人皮册子,邪神印记等等都被看的通透!
无上至宝说的应该是人皮册子,这点罗鸿倒是不否认,人皮册子罗鸿至今无法看透。
“你可还要继续接受人皇传承?”
淡淡的声音中夹带着几许威严,萦绕在了宫阙中。
在漫威當法神的日子
罗鸿则是开始深思熟虑。
他如今,在天界积攒了无数的罪恶,他正准备收割呢。
但是……
一言成災:這個總裁不聽話
一旦他没有得到人皇传承,回归人间,人皇规则尽散,那罗鸿所要承受的便是天界各族的攻伐。
到时候罗鸿必死,人一但死了,那些罪恶可就没了。
人最悲伤的事,莫过于,人死了,债还没有收回来。
所以,罗鸿不能死,而且还得不断的增强自己。
这人皇传承,罗鸿辛辛苦苦走到了这儿,自然不能放弃。
“我……接受传承!”
罗鸿道。
话语落下,身上正阳之气璀璨,怀中的人王印更是微微颤动着。
话语铿锵有力,萦绕在宫殿深处。
许久,那背对着罗鸿的人皇背影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几分开怀。
“当代人王,心怀天下苍生,好……”
罗鸿顿时面色僵了僵。
他很想说,你误会了,但是,来不及开口。
夕阳光辉照耀下的宫阙就开始不断的躁动,有无数的金色丝线开始交错纵横,不断的在那背对罗鸿的身影身前汇聚,化作了一方小印。
小印拥有着莫测的吸力。
“人皇传承……其实就是传承人皇宫……”
“让人皇宫认主,便代表你得到了传承。”
“人皇宫乃是顶级皇兵,认主过程,考验的是意志,心灵,责任……九死一生,吾称此为人皇劫,历尽劫难,方得新生。”
“祝你好运,此代人王。”
话语落下。
罗鸿便感觉那小印飙射而出,刚反应过来,小印便漫入了他的意志海中。
罗鸿的意志海。
霎时掀起了恐怖至极的巨浪!
轰!
人皮册子散发出金光,那小印抖了抖,便转移了位置。
邪神二哈留下的印记开始颤抖。
巨大的鼻孔在浓雾中呈现而出。
“人皇私印?!”
“好强!”
轰!
小印欺负不了人皮册子,但是对于邪神二哈,下手却是丝毫不留情。
恐怖的排斥力量爆发,邪神二哈顿时被压的飙射而出,在意志海中不断的被排斥排斥……
最后,被排挤到了意志海的边缘,眼巴巴的望着。
而罗鸿的意志分身以及本身的灵魂皆是被吸纳入小印中。
人皇传承,开始了。
而灵魂被吸入小印之中的刹那,剧烈的疼痛,瞬间开始蔓延。
那是真实的痛感,不是幻境,而是灵魂被撕裂般的痛楚!
罗鸿口中骤然传出了凄厉的痛呼。
……
轰隆隆!
人皇宫中。
在罗鸿的灵魂被吸纳入小印中的刹那。
坐在棺材板上,赠予人间修士一场造化的初代夫子,眼眸波动,深邃而混沌的眼眸中,仿佛有无尽的能量在幻灭着。
他回首,看向了宫阙深处。
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开始了……人皇传承。”
“希望你能抗住。”
而正在修行的李修远,亦是睁开了眼,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间强者,皆是睁眼,看向了宫阙深处。
有凄厉的痛呼,从宫阙深处传开,像是跨越了时间,空间,满是痛楚之意。
让人闻之色变。
那仿佛是灵魂被撕扯为一瓣又一瓣的痛楚!
人皇传承……如此痛苦吗?
李修远等人不由浮现出担忧之色。
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亦是感慨万千。
“罗公子不愧是人间最正义之辈……”
“为了人族的未来,为了人族不被覆灭,宁愿扛住无尽的痛楚,为人间撑起一片天……”
“不愧是能让人间一统,气运归一的当世人王。”
蝕骨纏綿:首席嬌妻難搞定
感慨之声悠然逸散。
大家都沉下了心,继续冲击修为,他们有的已经洞天成型,彻底的跨出了最后一步,踏入了尊境。
那些被压制在石碑之下的迦楼,梵火,龙广等天界妖孽,听得罗鸿那从宫阙中传出的凄厉痛呼,也是流露出了几抹喜色。
“罗鸿开始接受人皇传承了……”
“好像很痛,他应该会失败吧,罗鸿出道至今没有吃过什么苦,他绝对会失败!”
他们也只能带着这样的希冀了。
若是罗鸿失败,他们……还有机会!
……
外界,人间。
霎时,整个人间的规则之力,骤然沸腾了起来,像是热锅中的热油!
望川寺。
盘坐着的夫子,蓦地睁开了眼,隐隐约约间,他的耳畔,仿佛传来了罗鸿凄厉的痛呼。
“人皇传承……开启了。”
“这小子……能成么?”
夫子蹙眉,眉宇间竟是有几许忧虑。
实在是这小子,不仅仅修正道,连邪道也有所涉及啊。
夫子抬起头,人皇传承一启,天界那些老古董应该也会有所感应吧?
接下来……是风暴即将开始的时候。
天界。
亿亿万辽阔疆域。
各大族的祖地之中,亦是有恐怖的气息浮沉。
各大天门的上空,皆是有古老而深邃的眼眸睁开,仿佛撕裂了时空。
一股心悸的感觉,让诸多各族祖地中的存在,有不安在萦绕。
“失败了……各族的天骄妖孽皆是失败了。”
“人皇传承,终究还是落入了人族的手中!”
“人皇传承若是被获得,会有新皇诞生吗?亦或者……人皇会回归吗?人皇若是回归……会清算我等吗?”
一位位恐怖至极的存在,隔着遥远的距离在对话着。
许久之后。
有悠然叹息响彻而起。
“我等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了……”
“不管人皇传承是否有被顺利得到,人皇……有人方为皇……”
“没有了人族,就算是人皇……又能如何?”
“吾等布局数万载,如今天界天人无数……以天人取缔人族,未尝不可。”
“人皇太危险。”
“三界……不需要人皇。”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