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黑绝的心理压力很大。
因为现在它面临的是千年以来最煎熬的时刻。
原本晓组织即将收集齐所有的尾兽复活十尾,药师兜也在告诉它,他马上就能秽土复活全盛时期的宇智波斑。
届时只需要宇智波斑真正复活,成为十尾人柱力之后发动无限月读收集查克拉,就能救出大筒木辉夜。
黎明就在眼前。
有人忽然拉上了一条黑幕。
一夕之间,长门忽然牺牲阵亡;
一夕之间,药师兜勾结宇智波带土抢走了轮回眼、外道魔像、八尾人柱力和宇智波斑的尸体,顺便裹挟宇智波佐助一起叛逃了,现在连药师兜的影子都找不到;
一夕之间,黑绝深刻认识到了人心的黑暗。
枉费它一直以来对药师兜报以的极大信任,甚至将宇智波斑拥有轮回眼的秘密都告诉了药师兜啊!
结果药师兜就是这么对它的?
这个世界能有药师兜这样的人啊!
忍者的套路太深,人心太过复杂,黑绝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能够骗得到它,甚至还欺骗它成功了!
一千年来的涵养都压不住黑绝的怒火。
最坑爹的是,宇智波一族只剩下了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随时濒临在灭族的边缘,这意味着黑绝想要再重演一次宇智波斑的故事,想要得到轮回眼的机会也非常渺茫了…
这是一千年来距离复活大筒木辉夜最近的一次机会,也有可能将会成为唯一一次机会!
结果现在一切都不在它的掌控之中。
血精靈崛起
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谁知道药师兜和宇智波带土会怎么操作?
如果他们还想着成为十尾人柱力发动无限月读的话还可以,万一药师兜和他幕后的大蛇丸吃饱撑得,直接把轮回眼切片研究呢?
可惜的是,黑绝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位置。
任何白绝一旦靠近药师兜的话基本是有去无回,统统都会被他顺手当作实验材料或者秽土转生的祭品。
因此黑绝急匆匆地赶回了晓组织的基地,它唯一还能动用的棋子只剩下了上原奈落和干柿鬼鲛这两个人,想让他们发动晓组织帮忙搜捕围杀大蛇丸、药师兜和宇智波带土一伙人。
其中上原奈落无疑是最重要的那颗棋子。
唯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长门那个小鬼付出了生命放弃了收集尾兽的计划,那么上原奈落会不会改变自己的思想,也会放弃收集尾兽什么的?
不过黑绝在晓的基地听说上原奈落继任了晓组织首领的位置之后,心里倒是勉强得到了一丝安慰,它还侥幸地认为上原奈落这个一直对它很信任的人应该还有继续掌控的希望…
结果干柿鬼鲛见到了黑绝之后,当场又给它迎头一棒,说什么上原奈落也要背叛月之眼计划。
这还让它怎么玩儿!
上原奈落可是黑绝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了!
因为黑绝听说了上原奈落在木叶大杀四方,它只有依靠上原奈落才能打败药师兜、大蛇丸和宇智波带土那些家伙,才有希望重新夺回轮回眼和外道魔像的控制权。
“鬼鲛,你能确认上原奈落背叛我们的事吗?”
黑绝满是阴森地望着干柿鬼鲛,它的声音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还是说,其实是你背叛了月之眼计划呢?”
说实话,黑绝是真的不希望发生这种事。
一旦这样的话,基本上它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干柿鬼鲛诧异地看了一眼黑绝,摇了摇头道:“不是,这可是我亲口和上原奈落聊过的,绝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
“佩恩…不,应该是长门牺牲了!”
干柿鬼鲛咧了咧嘴,轻笑着开口道:“我可是亲眼见到上原奈落和他的老师小南伤心得痛不欲生我和他聊了几句之后,他现在可不想什么月之眼计划了,他只想复活长门。”
干柿鬼鲛说到这里之后,又咧嘴继续笑道:“上原奈落或许是疯掉了吧…说什么要创造一个重新拥有长门的世界!”
“哦?”
黑绝讶异地看了干柿鬼鲛一眼,忽然阴沉着笑道:“那这样的话,他不应该放弃我们的月之眼计划了啊!为什么你会说上原奈落要背叛我们了呢?”
“因为…”
干柿鬼鲛慢慢拔起了自己背后的鲛肌大刀,眼神渐渐变得有些冰冷起来:“绝大人一直以来都是宇智波带土先生派来晓的间谍吧!不要否认,这是宇智波带土亲口向其他人泄露出去的!”
这种情报其实可以随便胡说的。
毕竟宇智波带土就在上原奈落的控制之下。
干柿鬼鲛学着阴沉着嗓音,冷声开口道:“上原奈落他现在可是非常敌视你,认为是你害死了长门,认为你一直在玩弄着我们!
枉费上原奈落过去还一直想要帮你,他可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宇智波带土派来的间谍,你一直在欺骗我们!”
这些话说出来还真有点儿脸红。
干柿鬼鲛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诚实的人,没想到竟然今天竟然要这么欺骗黑绝,想想心里还真是…
有点儿小开心?
只不过这些也算是实话。
毕竟黑绝这家伙也一直在欺骗着他们。
初夏將至愛情無期
“我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混蛋的间谍!”
听到干柿鬼鲛的话,黑绝的心情简直像是被踩踏过一样,乱七八糟地不知道从何整理,它不知道上原奈落和干柿鬼鲛怎么想的。
为什么他们会认为它是宇智波带土的间谍啊!
黑绝看着警惕的干柿鬼鲛,神色阴沉着开口道:“不要相信宇智波带土,这是他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是么?”
干柿鬼鲛冷笑了一声,瓮声地开口继续道:“那么请绝大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去招揽药师兜加入晓组织,并且是在月之眼计划的关键阶段让这么危险的人物加入进来!
我们的尾兽马上要收集完成,所谓的月之眼计划更是即将成功的时候,药师兜却裹挟着外道魔像和轮回眼背叛了晓,绝大人,你们是把我们当做工具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干柿鬼鲛咧了咧嘴继续道:“虽然我很清楚现实,我们这些忍者一直以来就是工具,但是我非常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而不是一直被你们的谎言欺骗!
不论是我,还是上原奈落,我们其实都曾经一直相信着你,但是你却把我们的信任一直肆意玩弄!
绝大人,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
黑绝简直是有口难辩。
这一刻,要不是心里对过去的种种心知肚明,黑绝甚至真的觉得自己是个间谍了,如果它真的是宇智波带土的间谍该多好啊!
这样的话,现在也不用在这里磋磨时间…
可惜的是,它和宇智波带土早就已经翻脸了。
现在黑绝只能想办法从干柿鬼鲛这里挽回信任,这个时候黑绝蓦然想起了一件事,它的嘴角忽然弯了弯,低声笑道:“只是因为宇智波带土的挑拨,你和上原奈落都不再相信我了么?”
黑绝慢慢抬起头,看着干柿鬼鲛,声音渐渐变得郑重了起来:“鬼鲛,那我就完整地告诉你所有的事吧!”
“哦?”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杯盞長生酒
干柿鬼鲛放下了自己的鲛肌,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满口鲨齿,轻笑道:“那就让我再来听听,你还想怎么来欺骗我吧!如果我发现了一丝漏洞,就会立刻用鲛肌切断你的脑袋!”
说到这里之后,干柿鬼鲛脸上的笑容渐渐有些狰狞起来:“呵呵呵呵呵…绝大人,我还是非常容易被说服的。
我非常友善地提醒一下,在说服我之前,可千万不要去试探上原奈落那个家伙,他可是因为你是宇智波带土的间谍、药师兜的背叛和长门大人的死,快要彻底疯狂了呢!”
“嗬嗬嗬嗬…放心。”
黑绝抬头看着干柿鬼鲛,自信重新回到了它的身上:“让我从当年斑大人的故事开始讲起吧,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和宇智波带土绝对无法相容了,我是斑大人的意志衍生物…”
“……”
干柿鬼鲛有点儿想骂人。
原本他还真以为黑绝打算和他坦诚以待呢,没想到黑绝这个家伙张嘴提起宇智波斑,鬼鲛就知道黑绝还想继续骗他!
黑绝并不知道这一切,它还在说着自己的故事。
“…当年斑大人离开木叶的时候,没有一个宇智波愿意追随于他,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族长,那些在木叶诞生长大的宇智波都是当年背叛了斑大人的劣质品所生…
…他们只想要苟且偷安,所以才会注定因为目光短浅,承受灭亡的命运,宇智波带土是如此,宇智波佐助也是如此…
…他们这些废物,怎么可能及得上斑大人的远大梦想,在这个世界上,从未有任何一人能够及得上斑大人的豁达,甚至包括轮回眼和月之眼计划的梦想,他都愿意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黑绝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顿了顿,抬头看着干柿鬼鲛继续道:“斑大人隐匿考察了许久之后,认为长门将会是实现月之眼计划的命运之子,因此他将轮回眼移植给了长门。
可惜的是,我当初认为长门生性懦弱,容易在未来实行计划的时候意志不够坚定,所以才一直不肯对长门托出月之眼计划。
宇智波带土发现了这件事后,狂妄自大地想要夺取长门的轮回眼,抢夺月之眼计划的控制权,最终他选择了叛逃自立;
为了避免被宇智波带土破坏月之眼计划,我才迫不得已准备第二套比较危险的方案,那就是让你们一起暗中准备着斑大人的复活,可惜却被药师兜用能复活全盛时期的斑大人所欺骗。
现在看来我们棋差一招。
不过我们未必没有反击的机会,只要击败宇智波带土和大蛇丸,药师兜那些家伙,夺回外道魔像和轮回眼,再来选择一个人来继续月之眼计划!”
黑绝说的这些事简直比过去还扯淡。
在它的故事里,宇智波斑被塑造成了一个伟大的人,由此来表明它这个宇智波斑的意志也十分伟大。
这些故事里也夹带了一些私货。
比如黑绝又趁机偷偷黑了一次木叶那群宇智波。
当然黑绝提起这些事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了在干柿鬼鲛这里留个印象,这些故事主要是为了获取上原奈落的信任而准备的。
所以黑绝在故事里面增加了许多对于长门的善意。
“哦?是这样么?”
干柿鬼鲛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黑绝,小眼睛转了转,忽然开口道:“可是长门大人已经死了,斑大人的遗体还在敌人手中,等到我们抢回了轮回眼和外道魔像之后,该由谁来主持月之眼计划呢?”
“那就要看看谁的力量更强了…”
黑绝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看着干柿鬼鲛希冀般的脸色,正色着开口道:“轮回眼需要庞大的查克拉才能推动,所以想要使用轮回眼发动月之眼计划,体内必须要有庞大的查克拉才可以…”
“哦…”
干柿鬼鲛慢慢地点了点头,咧了咧嘴露出自己的满口鲨齿:“那还真是巧了,我和上原奈落体内的查克拉似乎都非常充沛…”
黑绝的眼睛眯起,低声道:“鬼鲛,不要像你的鲨鱼一样太过贪婪,还是先想办法抢回轮回眼和外道魔像之后再来讨论这件事吧!我现在去想办法说服上原奈落…”
“绝大人,上原奈落可不容易说服…”
干柿鬼鲛摊开了自己的手掌,轻笑道;“与其浪费时间去重新夺回上原奈落的信任,不如直接放弃掉上原奈落那个家伙,让我来帮你执行月之眼计划吧!”
“……”
黑绝无语地看了一眼干柿鬼鲛。
妈的,干柿鬼鲛这家伙是见到能够掌握轮回眼的机会贪心到失心疯了吗?认为自己查克拉多就能使用轮回眼么?
黑绝看了一眼干柿鬼鲛,阴森地笑了笑道:“那要看看你的能力了,如果你能夺取外道魔像的话……可是我听说你甚至都无法战胜药师兜的秽土转生忍者…”
“……”
干柿鬼鲛的神色变了变。
下一刻,干柿鬼鲛的声音有些冷漠地开口道:“算了,谁来都无所谓,只要能让见到月之眼之后的世界就好。”
“一定会的。”
黑绝的声音充满了蛊惑:“那个世界再也不会发生战争,再也没有人会刻意欺骗,那个世界只有安详与宁静…”
等到黑绝描述完了月之眼计划离开之后。
干柿鬼鲛冷漠地注视着黑绝离去之后,掏出了自己的电话虫,拨通了上原奈落的电话虫。
“卟噜卟噜…”
純陽真
片刻之后,鬼鲛手中的电话虫变成了上原奈落的装扮,这是接通的标志,它眯着自己的眼睛说起了话。
“鬼鲛,你和黑绝聊完了么?”
“嗯,聊完了,它还在骗我。”
穿越孿生:惑君側
干柿鬼鲛点了点头,咧了咧自己的嘴巴,继续道:“它这次欺骗我所说的话,都是为了骗取上原大人的信任而提前预备的谎言,因为里面的月之眼开始可是围绕着长门大人为中心的!”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的声音多了一丝优雅:“那就让它过来骗取我对它的信任吧!我的全部信任可不能那么容易被它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