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
“实在不巧,马良前辈前日已经离开建邺了,临别时倒也没说何时再归,只说有缘还会再见。”沈落略一迟疑,说道。
他当然知道白家对马面起了招揽之心,可其毕竟是地府阴神,自然不可能答应。
“如此实在可惜了……”白鹤城有些惋惜道。
沈落又与他交谈了片刻,便告辞离去了。
夜里,沈落收拾停当,带上石匣离开了自己的林中小院,前往湖底密室。
关上院门时,他忽觉脖颈一凉,仰头望向天空,却见零零散散的白色雪片,正从积云当中飘落下来,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初冬时节了。
沈落来到湖边,打开机关暗道,走进湖底。
在给湖底坐镇的长老看过令牌后,就挑选了最深处的一间密室,走了进去。
密室石门关上后,沈落来到蒲团上,盘膝坐了下来。
他没有急于开始修炼,而是一边闭目调息,一边在心中默默回想着自己在梦境中修炼时的情景,过往的一些感悟心得,便开始重新回归于识海当中。
他打开石匣,伸出两指在其内轻轻一捏,取出一只数寸高的白色玉瓶。
沈落轻轻晃了晃,将瓶塞拔了开来。
瓶口方一打开,一缕浓郁的水灵之力就从瓶中飘了出来,瞬间溢满整个密室。
沈落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瓶身倾斜了些许,一滴晶莹如露珠般的透明水珠,立即从瓶口滚落出来,掉在了掌心。
水滴落在手心,沈落立即感觉到一股沁凉之意渗入体内,而他丹田内的法力竟然在他没有催动的情况下,跃跃欲试地想要冲出来。
沈落一喜,心中默念无名天书三层功法口诀的同时,双手随即亮起一片蓝色光芒,丝丝缕缕法力开始汇聚其中,炼化起那滴三元真水来。
出乎他意料地是,那三元真水与无名功法似乎十分契合,轻而易举地就将水滴彻底融入了他的法力当中,继而将之调转回体内,在周身脉络中快速运转起来。
不过数息时间,他的法力竟然就已经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这速度虽然比他在梦境中来的缓慢,却比原先修行不知快了多少倍。
“果真是个好东西!”
沈落暗道一声,立即全力催动起法力,按照三层功法口诀运转周天,很快就沉浸入了其中。
与此同时,镌刻在密室四壁上的法阵,也纷纷亮起光芒,将上方湖水中的灵气摄取而来,朝着这间密室中输送进去,最终顺着地面上的纹路,汇集在了沈落周身。
他的整个身下蓝光涌动,好似浮坐在一片碧波之上,悠然自在。
……
冬去春来,秋雨萧瑟,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年。
沈落断断续续闭关数次,有了梦中修行经验的加持,在三元真水的辅助下修为稳步增长,竟是在半年多时间内连升三层,直至炼气期十层,距离突破到辟谷期,也仅剩一步之遥。
然而,从他最后一次进入湖底密室闭关,至今已过去小半年时间,他却始终不曾出来,以至于白府中不少人都在猜测,他闭关失败了。
毕竟从炼气期到辟谷期的突破,乃是修行路上的一大瓶颈,想要使法力由气凝液并不容易,很多人都被卡在这一关,始终无法过去。
此刻,在白鹤城的书房中,正聚集着白家三代人。
“沈落这次闭关时间实在有些太长了,他如今毕竟还不到辟谷期,也未携带辟谷丹,这么长久不出,怕是出了问题。”身材矮小的白江风,面有愁容道。
“时间的确是有些长了,正常人即便破境失败,也该出来了。”白鹤城思量片刻,也有些忧心道。
“三爷爷,爹,你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白霄云闻言,神色也紧张了起来。
他原本也在闭关修炼,今日上午刚刚突破到炼气期三层,本打算找沈落分享喜悦,结果却听说沈落闭关半年不出,当即跑来询问父亲白鹤城。
“沈落前面大半年修行太过顺遂,直接从炼气期七层修炼到了炼气期十层,当时我们只为其高兴,却没想到这里面可能存在隐忧,他如今闭关半年不曾出关,只怕是修行出了岔子……”白鹤城沉吟道。
“莫非是走火入魔了?”白霄云脱口而出道。
“尽管这种事情很少出现,可也不是没有先例,沈落他半年不曾出关,实在有些古怪。”白江风叹了口气,说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去打开密室,救他出来啊!”白霄云急道。
“霄云,你给我冷静点,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沈落这次能不能成功,对我们白家意义重大,必须慎重对待。”白鹤城见状,眉头紧皱,低声斥道。
“不就是因为那件事嘛,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疏忽,怎么能让沈大哥来承担风险?”白霄云闻言,顿生不满,梗着脖子说道。
“混账,原以为你懂些事了,没想到还是如此不识大体。”白鹤城闻言,顿时怒道。
“霄云,走火入魔只是猜测,也同样有一丝可能,他正在破境的边缘,我们若是擅自闯入,很有可能会坏了他的道行,反而促使他走火入魔。”白江风也劝阻道。
“这救也不行,不救也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白霄云问道。
“要不再等上三日,若是还没动静,我们就强开密室,到时候是福是祸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白江风与白鹤城对视一眼,犹豫道。
“也只能如此了。”白鹤城略一思量,点头说道。
其话音刚落,神色就忽然一变,忙一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了大门,眉头紧皱着朝着远处的天空眺望而去。
白江风也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忙跟了上来,同样望向远方。
白霄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头雾水地远望过去,却只见天空中铅云积压,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三爷爷,怎么了,你们在看什么?”白霄云一脸疑惑,忍不住问道。
“这动静,是后院静湖那边,难道说……”白江风没有答话,而是满脸犹疑道。
“走,去看看。”
白鹤城低喝一声,当先跃出房门,身形一纵便朝着后院方向疾掠而去,白江风紧随其后,也飞快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