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就在数年前,我们到骷髅峪内觅食,偶尔听到有兽类议论关于白瞳妖狳的事情。”嗜血白隼说道:“从那个时候开始起,我就开始留意那家伙的一举一动。”
据白隼说,关于妖狳的住处,它早就有所了解,只不过对方实力强横,这个家伙实在招惹不起白瞳妖狳,故此虽然心中生恨,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后来,嗜血白隼推断从神秘大门归来的妖狳很有可能受了重伤,它就开始活动心眼,打算找机会偷袭弄死白瞳妖狳。
只要对方一死,嗜血白隼就有自信率领自己的凶禽大军彻底霸占骷髅峪,用血腥手段统治这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白隼没少在暗中调查妖狳的情况,可越是调查,这家伙便感到此中的水越深。
其实,白瞳妖狳根本就没受伤,自然也就不存在隐居养伤的情况,在嗜血白隼的暗中观察下,发现妖狳在自己居住的岩洞内不断挖掘,潜入地底深层,如此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
对方这么做,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管是出于想杀妖狳的心思或者是单纯好奇心,都让白隼决定继续调查下去,此外,对方沉迷地底的“挖掘工作”,疏于管理骷髅峪内的群兽,也让嗜血白隼有了可乘之机。
就这样,心怀叵测的白隼率领麾下凶禽这两年屡次侵入骷髅峪,大肆捕杀群兽,果不其然,就算明知道此事,白瞳妖狳也没有露面,这家伙依然是沉迷于在地底的挖掘。
今天,嗜血白隼按照往常的管理,再次带领自己的手下前来侵犯,但是很不巧,这个倒霉蛋遇上了关横他们,不但自己被痛揍一顿,同伴更是全军覆没,运气真是背到家了。
“你是说,白瞳妖狳本身没受伤,而且一直在搞地底挖掘的勾当?”闻听此言,关横微微皱眉,随即问道:“你还发现其他不同寻常的情况了吗?”
“这个嘛……”听到这句话,嗜血白隼歪着脑袋思考,并没有立刻回答,关横也不催促,说:“慢慢想,任何细节都可以。”
“是是,请让我再想想。”说到这里的时候,白隼脑中陡忽灵光一闪,它突然尖叫道:“对了对了,我想起一件事。”
“你说。”
“在几个月前,我曾经派了几个擅长隐匿行踪的手下去探查妖狳在地底的具体情况,结果它们的行踪不慎被对方发现……”
据白隼所说,自己的几个手下是潜影黑鸦,这些家伙通体漆黑,在昏暗的地底隧道中潜行,几乎没有人能发现它们的存在,派这些家伙去侦察敌情,是最合适不过了。
可即便如此,潜影黑鸦还是被狡猾谨慎的白瞳妖狳发现,这家伙勃然大怒,辣手击杀了几只黑鸦,却让躲在暗处的一只溜之大吉,慌慌张张的逃到了地洞外面。
这只侥幸生还的潜影黑鸦告诉了嗜血白隼一个重要情况,它们在看见对方的时候,那白瞳妖狳正在吞噬一种闪耀五彩光芒、埋藏在地底的石块,而且吃得非常快,这就是黑鸦能告诉白隼的仅有情况。
“那只黑鸦在哪里?”关横道:“我还想向这家伙问问情况。”
“刚、刚才它被你们的同伴撞、撞死了……”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尴尬的嗜血白隼还看了一眼吞火九宫雀,若桃把眼一瞪:“看什么看?被撞死了,就怨那家伙命短,关我们雀雀什么事?”
“是是。”闻听此言,白隼只得忙不迭点头附和,关横说:“既然如此,要想真正确认一下白瞳妖狳在搞什么鬼,咱们有必要亲自洞窟内的地底隧道看看了。”
“喂。”关横此时看了嗜血白隼一眼,嘴角微翘,面带戏谑笑意说道:“你不是也对妖狳的所作所为很好奇吗?就和我们一起进去瞧瞧吧。”
“我?!”闻听此话,白隼倏忽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它又不是傻子,知道要是跟进去肯定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于是立刻摇头说道:“不不,我还是……”
“少废话!”魔魈在旁边开了口,它恶狠狠咬牙切齿道:“魈爷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老老实实在前面探路,即便是到了最后被妖狳宰掉,也能多活一会,第二,就是咱现在就弄死你!”
“呼!”话音甫落的一刹那,魔魈已经把古金破冰镩举了起来,见此情景,吓得浑身栗抖的嗜血白隼尖声叫道:“好、好,我和你们一起去就是了,别杀我!”
“这就对了。”见到对方表态,魔魈这才放下攥住破冰镩的手,随即冷笑道:“我看你就是一身贱骨头,要是不教训一下,根本就不会老实!”
“呃……”听到这话,嗜血白隼无力的耷拉下脑袋,这家伙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如今顶多是能多活一会算一会了,真要是惹怒这些大爷,肯定死得很惨!
就这样,嗜血白隼被迫在前面引路,带着关横他们走进了白瞳妖狳居住的岩洞入口。
“这个地方倒是挺宽阔的嘛。”
进洞走了一阵,若桃打量四周围环境,开口说道:“听你们说,此处是白瞳妖狳自己一点一点挖掘开辟出来的?”
“是啊,其实当初白瞳妖狳选择骷髅峪这里作为自己的栖息之地,我们大家都很吃惊。”
邪狼大哥在旁边说道:“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妖狳初次来到这里,一眼就看中的骷髅峪深处区域,决定在这里安家。”
“哎,你们说,这个白瞳妖狳住在此处,是不是早有预谋呢?”
古桑女突然开口说道:“就是为了方便它自己在此处掘洞前往地底深处?”其他姐妹们听了这话,俱都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
“不错,听你这么一说……此事必有蹊跷。”
关横摸了摸下颌,随即问旁边的秃尾邪狼三兄弟和豁耳黄狸:“在这骷髅峪内,有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稀少之物,会让白瞳妖狳也为之心动的东西?”
“呃,这个……完全没听说过。”邪狼兄弟异口同声回答,而豁耳黄狸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也说道:“嗯,我也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