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京城之中,随着贾珂的回归,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但是在福王府中又出了一件稀奇事。
你道是怎样,原来是贾宝玉虽然又娶了亲,但是心中对林黛玉念念不忘。同时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对于佛家之事更加的虔诚。
而且现在贾宝玉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只是贾宝玉表面上仍然还过着原先的生活,大家都以为他只是酷爱佛经,并不把这当什么事情。
这一日,贾宝玉正在书房之中苦读金刚经想要从其中悟出什么道理,突然间就听到书房外有一身佛号响起。
“阿弥陀佛,施主只知道苦读佛经,没有名师指点,不知道登天的路径,到头来只不过是枉费了苦功。”
贾宝玉听了这话先是一惊,然后就感到诧异,他可是在王府中居住,这里戒备森严,哪里有和尚?
于是贾宝玉推开书房门向外一看,只见书房门外三步处,站着一个癞头和尚。
只见:鼻如悬胆两眉长,目似明星有宝光;破纳芒鞋无住迹,腌臜更有一头疮。
这和尚虽然穿的邋遢,但是一身仙骨,内外通透。贾宝玉见了就觉得不是凡人。
于是贾宝玉急忙请这位大师进屋内说话。
那和尚也不推辞,直接就同贾宝玉进了书房,于是二人在书房之中谈经论佛,一直到了深夜。
贾宝玉的王妃范春霞,见到天色已晚,贾宝玉仍然没有到后宅,便派人来催促贾宝玉回后宅休息,但是都被贾宝玉以有贵人在此,今日就在书房安歇为由打发了。
等到小厮们第2天到书房之中寻找贾宝玉的时候,才发现书房里是人去楼空。
这些小厮们见这种情况下的事,魂飞魄散,立刻派人去内宅向王妃禀报。
范春霞听完这小厮的话也着急了,立刻就带着丫鬟太监来到了贾宝玉的书房,他们在附近搜了一遍,也不见贾宝玉的踪迹。
于是范春霞立刻把昨天在书房伺候的那几个小厮招来,询问当时的情况。
这些小厮见道贾宝玉已经不见了众义,早就吓怕了,自然是范春霞问什么他说什么。
现在范春霞才明白,昨天有一个邋遢和尚进了贾宝玉的书房,和贾宝玉一直谈到半夜,到了最后这伺候的小厮已经不知道怎么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也没见贾宝玉。
这小子以为是贾宝玉回后宅休息了,也没有在意,于是收拾了书房就回去休息了,
结果第2天,他们这些人再寻贾宝玉,却再也找不到了。
那王妃范春霞一听气得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事情已经十分明了了,定然是那癞头和尚,看着她们家王爷有些向佛,所以起了歹心,定是把王爷拐走了。
这范春霞一边命太监进宫,向王太后禀报,一边命令府中的太监和小厮立刻出城,在各个庙里寻找贾宝玉的踪迹,同时再派人去步兵统领衙门,让他们派人封锁各个道路,一定要把贾宝玉找回来。
如果是在真正的红楼梦中,以贾府的实力,自然是寻不到贾宝玉的踪迹。
但是现在却完全是两个样子,贾宝玉现在是福王,又是当今皇上的弟弟,他一出事,自然是闹得满城风雨。
步兵统领衙门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封锁京城附近的道路,所有人都必须严查。
而宫中的王太后知道这件事之后,是只觉得血气上涌,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急忙向太上皇贾政禀报,贾政听了之后也是十分气愤,他倒不是气那个和尚,而是气贾宝玉不省心。
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就这么丢了,也不是回事,于是贾政第一次动用他太上皇的权力,命令京城附近的暗探,以及所有州县注意贾宝玉的踪迹。
皇家这一认真,京城附近立刻就变成了天罗地网,直接把京城附近的地皮都刮了一遍。
还别说,很快就在京城南部的一个小寺庙里,发现了和贾宝玉相像的人。
这些人看了消息之后并没有打草惊蛇,立刻就向京东回报。
福王妃范春霞得了消息,也不顾女儿之身,立刻就带着家丁小厮宫女太监,浩浩荡荡的直接出城。
他们一路疾行,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到了那个小庙。
范春霞来到庙门口,抬头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龙泉寺”三个字,再看庙门两旁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大千世界,弥勒笑来闲放眼。下联:不二法门,济颠醉去猛回头。
范春霞看着这副对联就直皱眉头,再结合小视们说的那个癞头和尚的模样,她心中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和尚莫不是济颠。
但是到了这时也顾不得别人了,他立刻命人撞开了庙门。
而这是看守庙门的小和尚,一见庙门被人状态接着一群人涌了进来,立刻把他吓得面色惨白,也不顾礼仪了,直接就向大雄宝殿跑去。
范春霞见着小和尚向里跑了,觉得不错,正好有个人领路,于是带着一群人,跟着这小和尚身后,直接就来到了大雄宝殿。
而这时的大雄宝殿之中肃穆庄严,在如来佛祖面前跪着一排的和尚正在那里一起念经。
正中央跪着一个带发的男子,他前面正有一个老和尚,再给他行落发之事。
范春霞见了这种情况,就在大雄宝殿门口大声呵道:“住手。”
接着范春霞就带着人冲进了大殿。
而大殿中的和尚被他们这一闹都有些吃惊,那为首的老和尚见到这么多人冲了进来,急忙双手合十,问道:“阿弥陀佛,众位施主来我庙中,不知有何贵干?”
那范春霞看了老和尚也便不再理他,而是走到这要落发的男子身旁。仔细的观看,这一看马上就认出了,这不是贾宝玉还是哪个?
于是范春霞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一巴掌就像贾宝玉脸上打去。
要知道现在范春霞已经身怀六甲,为了贾宝玉这几天前后的奔波,心中没有气那是假的。
贾宝玉一看已经被范春霞认出来了,已经吓得我说成了一团。
要知道贾宝玉自从娶了范春霞之后,家庭地位就急剧下降,他也经常去找王太后抱怨,但是王太后知道只有范春霞管着贾宝玉才能让他少些事情,所以对贾宝玉的哀求不闻不问。
这时间一长,贾宝玉就有了惧内的毛病。
现在他见了范春霞,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窝在那里不敢吭气了。
而那老和尚见到贾宝玉被打,及忙上前阻止。
“这位施主,不知道和我徒弟有什么恩怨,他现在已经出家为僧,过往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如果不是大事,还请施主放过他吧。”
范春霞抬头看了这老和尚一样,刚才还觉得这老和尚慈眉善目,像个大师,现在才知道是个狡猾的。
这情形这么明显还不明白吗?看来是在装糊涂。
于是范春霞高傲的说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拐带皇亲,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过?”
那老和尚并没有害怕,只是低着头双手合十,然后说道:“在贫僧眼中没有高低贵贱,只有是否与佛有缘。我这徒弟深具慧根,与我佛缘分不浅,还请施主不要耽误他的修行。”
范春霞一听这话,马上就怒不可斥,“哪来的野僧,竟敢在我面前如此的嚣张,你知道眼前这人乃是福王吗?你知道为了找他,就连当今的太上皇和皇上都惊动了,你知不知道,要是当今皇上一怒,你们的庙宇就会成齑粉。”
这老和尚一听这才有些变色,原先的时候,这老和尚以为贾宝玉只是富家的公子,一心向佛儿。
而老和尚看他深具慧根,并且得了高人梦中指点,所以今天才为其受戒,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样的身份。
如果他今天真的为这位落发,要让皇上生起气来,恐怕不光是他这一个庙宇,天下的庙宇都要遭殃,到那时天下的僧人恐怕都要怨他。
于是这老和尚想明白之后,也不再坚持退了几步,走到了佛前,跪在那里闭目念经,不再管这边的事情了。
范春霞见那和尚退了,这才再次来到贾宝玉面前说道:“王爷,这一回可闯祸了,太上皇和皇上,因为您的事情大发雷霆,你想好回去怎么向两位至尊交代了吗?”
贾宝玉听完这话,眼里才有一些害怕,然后嘟嘟囔囔的说道:“我只是出来走一走,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范春霞看着这贾宝玉浑身的袈裟,就差剃头了,还说没有其他的想法,也有些好笑。
“既然王爷这么说,那就不用换衣服了,就这身打扮,咱们去见太上皇。”
范春霞说完之后对身后的太监一挥手,几个太监立刻上前,将贾宝玉的胳膊抓住。
要是以前这几个太监可不敢这么放肆,不过这一回贾宝玉闯了这样大祸里,差一点连累他们,因此现在他们对于范春霞的话是言听计从。
贾宝玉被几个太监抓住胳膊用力的挣扎,但是他那小身板怎么能够争的过,只能无奈的放弃,对着范春霞说道:“不必如此,我随你们回去就是。”
范春霞满脸带着笑,“我倒是想放了王爷,就怕王爷自己不老实,我看还是先将就着吧,等见了太上皇再说。”
范春霞说完之后也不理旁人,带着宫女太监就出了寺门,那些抓着贾宝玉的太监们也紧跟着架着贾宝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