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癡一如夢
小說推薦如癡一如夢
“各位关注,大家晚上好,目前我台锁定的变异恐怖袭击案已经被我市的武警们全力清扫了,那些变异的受害人目前已经在医院得到了有力的救治,研制药方的除了一位受害老伯之外还有我们的方教授,受害老伯的病情已经也完全控制住了,这是一场有目的的谋杀案,主谋宏景艺人的董事长穆霸则已经被我市武警当场击毙……”
当穆管家在一个租着的黑暗房子里面看着新闻广播的时候,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是唯一一个在穆霸的手里侥幸逃脱的受害人,为了保全性命,连夜逃了出来,躲在这里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门了,他这会走到了房子里面唯一一面镜子跟前,摸了摸自己黑乎乎的胡渣,会心的笑了笑。
“阿姨,你等等我,小心地面滑,王忆他一定会好起来的,请相信我!”岚风在王忆妈妈身后努力的追着并且全力宽慰着走在前面的王忆妈妈。
终于她们两人走到了医院里面,当她们刚一走进去的时候,就闻见一股的硫酸药味,而在走廊前面,则站着松子敬,他貌似有些宽慰的向着抢救室望着。
岚风有些不解的走近松子敬,拍了拍松子敬的肩膀,而王忆妈妈则有些生气的站了下来,瞪着松子敬问:“你来这里干嘛,我儿子上次被你害成这样,你来干什么?”
我是盜墓臨時工
“阿姨,我来看看王忆,听方警察说他就在这里,我在等他。”松子敬这会很礼貌的对着王忆妈妈解释着。
“我儿子不用你来管,你走开!”王忆妈妈很气愤的再次朝着松子敬喊着。
岚风看着王忆妈妈这会表现的非常气愤的时候,岚风才走到松子敬跟前推了推松子敬说:“哎,你还闲害的王忆不够惨吗?我上次差点都被你害的丢了性命,如今王忆还在抢救当中,你就别再来烦我们了。”
松子敬没有说话,他安静的再次回头看了看旁边王忆所处的方向,低下头,很淡然的对岚风说:“我知道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很让人生气,可是现在我总算明白了,自打我知道穆霸是真的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之时,而我的父亲却也永远无法回来了,所以我看淡了一切,如果你以后见着果儿,代我向她道歉,我要陪我妈妈去她的老家生活了,这座城市太嘈杂,她住不惯……”
松子敬停顿了几秒,这才抬起头,深沉的望着岚风很抱歉的说:“对于你的伤,我这辈子都很抱歉,我对不起王忆,我对不起果儿我更对不起你们大家,大家保重!”松子敬说完,看了看王忆的妈妈,慢慢的向着医院门口走去。
美人情關
就这样,王忆妈妈和岚风在王忆昏迷的时间里,她终于去看望了那个给方子轩药方的人,让王忆妈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苏老教授就是她认为已经死去二十多年的那个慈祥而善良的父亲,而岚风也终于在岚杵恢复理智渐渐康复的情况下说明了自己以前跟着穆霸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并且也承认了穆管家就是岚风的亲身父亲。
而此刻的苏飞仔也因为自己的良心谴责去自首了,并且承认了他自己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院长也因为自己亲手杀害了老院长而被判了死刑……
神國永恒 風鄰晩
数个月之后……
“起来了懒儿子,这会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睡着。”随着王忆妈妈的一声温柔的呼唤,王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疲乏且幸福的躺在自家的床上,只见他的书桌上已经放好了妈妈做好的早餐。
歡喜冤家:校草同桌大壞蛋 櫻之雪語
“妈,几点了?我还要去上班呢。”王忆打了个哈欠,慢慢的从床上翻坐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候,从王忆的门里面走进来一位手提着鸟笼带着草帽的苏老教授,他“呵呵”的冲着王忆笑了笑,心疼的走到王忆跟前,轻轻的捏住王忆的鼻子对着王忆开玩笑的说:“外孙子,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可得学着我些,你看我菜都种好了,都遛鸟了,你还睡?”
“啊哟,姥爷,您老就别说我们了,我们这不是一天还得去上班吗,累……”王忆也撒娇的对着苏老教授说着,顿时房间里一阵欢笑声,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放这王忆爸爸的相片,桌上放这些许好吃的水果,香烟依旧还飘绕着……
清晨一阵花香味,王忆急匆匆的吃了早餐,便骑着苏老教授送他的崭新自行车去上班了,而在门口则早已站着等待王忆去上班的方子轩。
“干什么呢?都这么晚了,你就不怕咱们的刘师父责骂啊, 哦对了,今天我们又接到了新的暗自,听百成兄说是谁家的墙被哪个人挖了,让我们去查是谁挖的。”方子轩很认真的对则王忆解释着。
“哎,我们可又有得受了,想必师傅又去陪着他那些老哥们去下棋去了,卫兄又陪着他的媳妇于越去买衣服了,而如今就剩咱这两个苦命的人儿了……”王忆一边载着方子轩说着,一边心情开朗的哼着小曲。
“哎,王忆,我问你个事,你得必须老实回答我?”方子轩一手轻轻的环绕着王忆的腰,表情有些害羞的问着王忆。
“说吧,对我还这么客气。”王忆示意让方子轩说。
“我是说你还……你还想她吗?”方子轩结巴的问着王忆。
“谁啊?你说的是岚风还是果儿啊?还是咱对上新来的对我有好感的姑娘?”王忆假装不懂的问着她。
“啊哟,讨厌了拉,当然是她了,人家岚风可是跟着自己的亲爸爸回老家了,听她电话里面说她可在那里找到自己的真爱了,你算是没有机会了,新同事你想都别想,我先认识你的!不过我问的是出国的她……你还想她吗?”方子轩羞答答的继续问着王忆。
王忆的表情很阳光,他加速了骑车的速度,以至于方子轩一个不小心,竟然重重的从车子上面摔落了下来。
“哎呀!”方子轩屁股着地,很痛苦的咧着嘴唇望着满脸坏笑的望忆。
“干什么啊?开快车子也不知道给我提前说一声,你不会知道我是女生啊?”方子轩很不痛快的抱怨着王忆。
“哪有?你是女生吗?哈哈……”王忆笑着停下了自行车,他安静的走到了坐在地上的方子轩跟前,伸出自己的手把方子轩从地上拽了起来。
方子轩有些生气一声不吭的往前走着,嘴里嘀咕着:“不喜欢人家也不至于这样伤我的自尊心啊,你既然喜欢人家就出国去找她啊,还懒在我的眼前你以为我真稀罕你啊……”方子轩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着。
就在这时候,王忆很幸福的张开嘴笑了笑,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很专注的朝着前面走着的方子轩大声喊道:“你说的什么我可都听到了啊,傻丫头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呢,你放心吧,你说的人家现在已经在国外和自己同系的舞蹈老师定亲了,你说你这么爷们的人除了我谁还会看上你啊?”
嗜寵吃貨小暖妻 花醉
方子轩安静的停下了脚步,她嘴角扬起一丝傻笑,但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再次大声问王忆:“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重生之阿修羅萌主 黑童話十七
養鬼筆記 君子三戒
“我是说让我王忆来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王忆再次朝着方子轩回答着。
方子轩开心的停下了脚步,她完全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屁股的疼痛,而是转过身向着王忆调皮的喊道:“想照顾我可要看你能追上我吗?”方子轩说完,开始朝着前面一个劲的跑去。
名門婚劫
而王忆则又很无奈的摇摇头,骑上自行车不出几秒就追上了方子轩,并且超过了方子轩,方子轩在王忆的身后又拼命的追赶了起来,嘴里又开始很抱怨的大声喊道:“你耍赖,你等等我,说好的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啊,不许耍赖!”
第七天
“啊?你说什么?”王忆也故意的不回头的骑着自行车问着方子轩,方子轩就这样在王忆的自行车后面屁颠屁颠的跑着,距离由近及远,最后形成两个模糊的点,却又相交在了一起。
月下貪歡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不管是大起大落也好,爱的轰轰烈烈也好,适合我们的生活,永远就只是那地球上某个安静的角落里,有个愿意陪着我们一切闲扯,一起哭闹,不离不弃的那位,生活说白了,就是找个适合自己的人,安稳的过上一生。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