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手術刀
小說推薦超級手術刀
求救男子,约莫五十岁,穿着工服,脸上沾满泥浆。
他踉踉跄跄,没跑几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略微一怔。
“救人!”
话落,刘东方已经朝晕倒男子跑去。
众人如梦初醒,不再争论,也一同跟随刘东方的脚步,朝外奔去。
毕竟,在他们看来,治病救人才是首位!
“这人?!”
刘东方率先赶到,蹲在地上,看着陷入昏迷的患者,有些诧异。
男子面色正常,呼吸匀称,没有一丝窒息的症状。
难不成,这场事故还有其他变数?!
刘东方心中一沉,将男子抚平。
这时!
身后众人也齐刷刷赶到。
段开亮一个箭步,跪在患者身旁,刚准备解衣抢救,突然也是一怔。
“主任,他似乎没啥事呐!”
段开亮面带疑惑,看着昏迷不醒的男子,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
双眼紧闭的男子,猛然睁眼。
他双目血丝,惶恐无比,一把抓住刘东方的衣袖,大声嚎叫:“救我!快救我!”
超級仇恨戒指
这番挣扎,顿时吓了众人一跳。
而男子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刘东方松了口气。
“癔症!”
“估计跟惊吓有关!”
刘东方刚伸手,准备给男子进行体征检查,然而后者却浑身一抖,极其恐惧。
见状,刘东方了然于心。
“给他两片安定,安抚情绪,如果症状不缓解,让精神科的医生来一趟!”
话落,男子在护士及保安的安抚下,返回病房。
而刘东方却站在急诊门口,面露忧色。
“主任,这次事故究竟有多厉害?怎么能把人吓成这样?!”
此时,就连段开亮也开始担心起来。
毕竟,能将一个成年人吓得精神失常,只能说这场事故,来的有些凶猛!
“不知道,等等看吧!”
良久,刘东方深叹口气,深邃的黑眸中透出几分无奈。
天空,阴云密布。
随着一道惊雷,绿豆大小的雨珠宛如瀑布般倾斜而下。
“来了!”
刘东方双眼微眯,看着不远处的马路上,一辆辆打着双闪的救护车,疾驰而来!
“让开,所有人都让开!”
车载扩音器传来司机的怒吼!
由于突然的暴雨,车玻璃一片模糊,影响视线!
但司机不敢减速,因为车厢内,患者出现窒息,已经开始抢救!
“按压,不要停!”
急救员疯狂按压着患者的胸膛。
一旁的医生,看着监护仪,不断推药,做着人工呼吸。
“小心,要拐弯了!”
驾驶员刚吼完,便一把方向,将车停在急诊门口。
强大的惯性,甩的车厢内的物品,东倒西歪!
但即便如此,急救员依旧努力保持着按压姿势,不断地给患者做着胸外按压!
獨家公主限量愛 蘇景°
“患者转运途中,突发窒息,心脏骤停,紧急行CPR,心三联、呼三联药物已用,患者未恢复心跳及呼吸!”
120还未挺稳,车载医生一把拽开车厢后门,朝外面吼着。
他脖颈青筋外露,脸上汗珠直落,因为着急,显得情绪有些激动!
“患者抢救时间?”
“肾上腺素用了多少?”
“可拉明、洛贝林推了几组?”
刘东方一脚蹬上120,看着车厢内的场景,连连发问。
闻言,正在按压的急救员气喘吁吁道:“呼三联用了一组!”
“肾上腺素推了5次!”
“从患者窒息到抢救,用时4分钟20秒!”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心中一沉。
抢救的黄金时间通常只有四分钟!
也称为黄金4分钟!
虽然现在可以将时间延长到4-6分钟。
但患者因为呼吸心跳骤停,大脑富含的atp和糖原代谢,只能维持6分钟!
一旦超时,即便复苏成功,大脑也会产生不可逆的损伤!
也就是人们俗称的植物人!
民國之文豪崛起 王梓鈞
而此时患者距离成为植物人,还剩下短短的一分多钟!
“还愣着干什么,抓紧过床抢救呐!”
看着面色铁青,没有一丝血色的患者,车载医生显得有些暴躁。
随着他的怒吼,如梦初醒的众人,刚准备将转运车推来。
一道沉声突然响起!
“不能过床!”
此言一出,推床众人皆是一怔。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出言制止?!
要知道现在患者情况紧急,再不处理,恐怕就无力回天了!
冒牌敗家子
就在他们刚准备怒斥,却发现,说话之人,正是刘东方!
这?!
面对刘东方的制止,医院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这一切,都被车载医生看在眼里!
“为什么不能过床,没看到他快死了吗?!”
医生一把揪起刘东方的领子,怒吼道:“现在患者每一分每一秒的抢救,都显得极为珍贵!”
“一旦超时,后果不堪设想!”
眼看患者就要在自己的120车上死亡,然而眼前这群人还无动于衷,怎叫医生不怒!
不过!
面对医生严厉的指责,刘东方面不改色道:“患者因窒息导致心脏骤停,只有开放气道,才能救命!”
烈情如酒:名門枕上婚 糖暮煙
“否则,你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
此言一出,震得医生浑身一抖。
他自然知道患者的情况,但因为事发突然,而他面对这番急症,又显得无能为力!
这才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转运的医院身上!
校花的貼身兵王
然而刘东方的一番话,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难倒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医生浑身一软,抓着刘东方的手渐渐松开。
此时,他面露沮丧,心中懊恼。
就在他自责不已之际,一道声音,顿时燃起了他的希望。
“办法,当然有!”
“什么办法?!”
医生猛然抬头,看着刘东方嘴角扬起的笑容,立马说道:“只要有办法救他,让我干什么都行!”
“好!”
刘东方点点头,眸中闪过一道明亮:“心三联、呼三联各准备一组!”
“抢救箱、简易呼吸器到位!”
“消毒患者颈部,我要准备行气管切开术!”
话音未落,刘东方已经走到患者床头,晶莹透亮的手术刀,在车顶嵌灯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光。
此言一出,医生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刘东方。
“什么?!”
“你要在这里行气管切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