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草根歷險記
小說推薦最強草根歷險記
管事这忌惮罗毅,在大比来临之前就给罗毅安排了名额。那他想赶紧赶走这罗毅。因为罗毅在他那里就是碍着地方不干活,那他又不得不低下这脸面去附和。
總裁前夫你滾吧
只要罗毅一走,他自己就是没王管的人。这爱怎么就怎么,那是绝对的武力解决问题。说笑的是,那雪甄和徐哲也被管事推了出去。
管事不要求罗毅能够得到什么前十名,只要那罗毅赶紧走就行。至于那雪甄和徐哲这才是炼器宗的招牌,至于送个名额给罗毅,那就当打发这瘟神而已。早点送走那瘟神,他自己就可以心安地做坏事,不会受到罗毅这人渣的干涉。
罗毅一走,这马虎顿时被打回原型。他很快受到那管事的摧残打击,这谁教那马虎平时倚着罗毅为虎作伥。那是他的报应,对于罗毅来说,离开这炼器宗,下一刻的命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哲和雪甄、罗毅三人走到那蜿蜒的小道上,这朝着那比武的武宗去了。那雪甄早就像报复那罗毅,一直碍着这罗毅在炼器宗那里呆着。她不好下手,这现在罗毅已经是脱离那炼器宗,可以使说任由那雪甄欺负。
惹火辣妻:乖,叫老公! 貓耳耳
这她又是担心罗毅会被徐哲保护,纠结了一番。她想到这要引罗毅到其他地方才下手,这离开徐哲这跟罗毅玩的一起的人,她估计可以轻松地把那罗毅灭了。
雪甄自认为是这样,她以为这罗毅就是根废材。只要那轻轻动一下这手指就可以掐死罗毅,她想到这罗毅只是黄级中期,那跟她玄级初期差了很多。这没有徐哲的帮助,罗毅就算是插翅也难飞。
尽管是这样,她首先还要支走这徐哲。有他在这里,那她动手的机会就是渺茫。正好,那徐哲不知道被分配什么,现在要去报到。这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可是那在这里动手好像有不是很好,容易被别人发现。那好不容易那妮子才是想到了个不成文的理由来诱骗罗毅出去,只见那妮子说道,“罗师弟,这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瞧瞧。你是域内的弟子,这应该是认识的比我多。”
混沌大盜
罗毅也是诧异地看着那雪甄,他不知那妮子在干什么。这正好那徐哲不在,那何况这罗毅对那妮子没有什么好感。因为这妮子就是变相要整蛊自己,估计这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提起这十二分的注意,那才是问道,“雪师姐,你要给我瞧瞧的东西是什么?”
那雪甄看到罗毅的好奇,于是说道,“那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 我把它埋在那不远的林子里。就在那里,你跟我过去瞧瞧?”她说着这用手指指着那不远出葱茂的林子。
火爆嬌妃:腹黑國師狂寵妻 淩七七
罗毅也是有些猜忌的,这为什么刚才那徐哲在的时候她不受这东西。反而到那徐哲走了之后才说,他很是担忧这妮子会玩什么花样。反正那罗毅提着那胆子跟了过去,估计这妮子不敢玩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于是并没有这么在意地跟着那妮子去了,只见那妮子站在前面不远去到乱树丛中。这猛地回头朝着罗毅反刺一剑幸好这罗毅反应的够及时,否则他的那条小命就报废。
这反应的快还是遭到这罪,那剑芒割破了罗毅上裳。那还是在这左手的胳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这对与罗毅来说,这是致命的伤口。他不懂得这要该对付那妮子。看到这妮子的狠劲,罗毅可彻底地怕了起来,对着妮子叫道,“雪师姐,你为什么偷袭我?”
雪甄冷笑地看着这被划伤的罗毅,她恶狠狠地说道,“这是你今天的宿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这她的剑芒朝着罗毅的身体刺来。
那说时迟这是快,罗毅赶紧避开那锋利的这一剑。关紧抱住流血的胳膊,这要使劲的逃跑。可是那妮子砸后面狂追猛打,罗毅也挥着那细剑抵挡这几下。这他就要落荒而逃,就是这暴走的时候,罗毅还是不住地骂道,“死妮子,我跟你有着什么仇恨,你偏偏要知我死地。”
妮子冷哼着一句,“域内的人都要死。”
这接着又是对着罗毅身上捅了一剑。罗毅这边逃边躲闪,那还是吃了不少亏。被这妮子的剑芒给刺伤了不少,这听到那妮子狂暴的骂声,罗毅压根就是回骂着,“你这人是不是疯了了,我跟你无冤无仇。这我还没有进入域内的,你就要我的命。”
神動蒼穹 文學屌絲
“要你的命已经是便宜了你的,这回我看你哪里跑?”她追着这罗毅来到那高耸的悬崖边,这看到罗毅无路可逃了。这对她来说可是老天的帮助,这接着一剑刺去就要了结罗毅的余生。
罗毅这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了,他要跟那妮子殊死一搏。这说不定可以逃脱出去,以后有机会再报这一剑之仇。稳稳地拿住细剑,他要搏一搏,这说不定会变摩托。哪里还会计较这能不能够活得下去?
雪甄也不是吃素,这剑芒朝着罗毅身上飞了过来。罗毅咬着这压根迎接着那来袭的剑刃,压迫住他的神经。苦苦的支撑着,否则他这小命就没有了。罗毅暗骂那妮子的实力,这打了这么久还是游刃有余,丝毫不缺乏任何灵力。
“妈的。”罗毅骂着一句,这接着又是抵挡着那沉重一击。这他不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遇过这么厉害的高手,这除陆风之外。那是要自己命的人,她为什么就是这么拽的。很邪恶的要直自己于死地。
雪甄看到这罗毅在死撑着,她本来是以为这黄级中期的毛小子胡挨不到自己这连三剑的威力,却是大大地出乎了她的预料。这迟迟都拿不下这罗毅的性命来,她估计这自己真不出杀手锏,那罗毅很可能会逃跑了。
这飞着一下几只的细针刺了过来,罗毅大惊。他现在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可能腾出那手去对付这妮子洒出的细针。妈的,看着这急速飞来的银针。罗毅猛地往后面一退,那他已经忘记自己已经在那悬崖边上了,这一退就没有路可退了。这突然只见就是一阵失重感穿来,罗毅暗叫不好。
可是这已经是为时已晚,罗毅他整个人连这细剑都是坠了下去。这顿时一阵头晕目眩的痛感传来,罗毅就不知这天地是何方了。
雪甄这在悬崖边上狠骂,“兔崽子,你以为跳下去就可以活命了,这我肯定活见人死要见尸。”这沿着那悬崖边,雪甄不放弃地要寻找罗毅的踪迹,罗毅不死那她就要死了。
所以她要第一时间找到这罗毅,否则被罗毅去域内告状。她便是死无葬身之地,那一脸怒恨的神情往悬崖边冲了下去。
那寻找了许久,这还是很难找到这下去的路径。真晦气,雪甄暗骂着。可是这没有办法,只有先一步找到这兔崽子,灭了他,这才是保险的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