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國的龍騎士
小說推薦叛國的龍騎士
一阵疾奔后,狼狈而逃的德鲁克摆脱了一直追在他后面的冒险者,终于能停下来休息会了。来追捕他的冒险者前赴后继,一波接一波,挡都挡不住。如果刚才不是仗着卢克惊人的耐力将那些家伙的马拖垮了,估计现在德鲁克现在已经被围起来群殴了。
德鲁克靠在一棵树边上坐了下来,不停地喘息,试图恢复一些体力。几天来的追逐让他的体力严重消耗,快到了透支的地步。如果现在遇上一支有实力的佣兵小队,自己一定没有办法再抵挡了。
無盡殺戮之超神武裝
风微微吹过,德鲁克感到一阵清爽,同时身上的恶臭也随风飘进鼻孔。德鲁克想了想上次洗澡的时间,才发现自己有差不多两个个多月没洗澡了。
神武天帝 心夢無痕
“该死的,这些日子倒霉透了。”德鲁克暗地里把所有不顺眼的人都狠狠地诅咒了一遍。现在的他都成了帝国悬赏极高的头号通缉犯,每天都有那么一大群冒险者来找他麻烦,企图名利双收。
“如果这时候有个能洗澡的地方多好啊?”德鲁克轻轻的说道,干涸的喉咙也开始想念以往快乐的时光。
舒克听了不停地甩头,躁动的来回乱跳,视乎想告诉德鲁克一些东西。
“怎么了,你知道哪里有水?”德鲁克记得舒克还有一个寻找水源的特异功能。
舒克立马转头在树林里狂奔,并不是回头示意德鲁克跟上。
德鲁克站了起来,他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情形:“那就相信你一会,舒克。混蛋,别跑那么快,不知道我快累死了。”
果然跟着没跑多远,德鲁克就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条小溪在长年累月的作用下弄出一个不到两米深的小湖。湖水清澈见底,周围都是浓浓树荫,从岸边的青苔的密度可以看出没有什么人来过的痕迹,甚至动物也没有。
德鲁克顾不上这迷人的景色了,七手八脚脱个精光后,他一个纵身跳进了那清澈的小湖。
他一下接受不了冰凉透体的水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水温,太赞了。卢克帮我看一下东西,我现在要好好享受享受这美好的时光。”说完他用仰泳游开了。
慢慢地他漂到了湖中心,斑斑点点的阳光在他的脸上不断地跳动,每当这些光点映入眼帘的时候,他总能在一阵温暖的眼光中隐约地看到绿色的太阳。这种奇妙的感觉实在太没有了,如果能一直能有这样享受那什么生活多美好啊!
喉咙干涸的感觉告诉他,还有一个比较急切的事情需要处理,他应该补充一下水分了。一想到这德鲁克他起头来,捧起清凉的水洗洗了脸。待疲劳的感觉消失大半后,他才把嘴贴近水面准备痛快的喝个够。
“想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啊,不知道这水有毒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冒了才出来,把德鲁克吓了一跳。
“啊,偷窥啊,有变态啊!”德鲁克第一反应双手捂住下面潜入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
“还用得着捂吗,你身上那块地方我没看过,没摸过。”
德鲁克这才发现来人是谁,脸一红说道:“大姐头,你差点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刚才的那群冒险者追上来了。大姐头,你知道我最近过的很不舒坦,一天到晚都有人想着我这颗脑袋,所以反应有些过激了。对了,刚才你说这水有毒?”
萨莎维拉坐在离湖水不远一棵树的枝干上:“恩,但洗个澡还不至于会有事。”
“大姐头,你的债能不能迟点还,我现在落魄的很,这三头两天被人逼得睡不好,吃不饱,东奔西跑地,命都快没了。再缓缓吧。”莱格几乎用了哀求的口吻,他很清楚自己所欠的人情债算上利息之后,估计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好吧,鉴于你上次做的很好,我们的人情债就两清了。还有,莱格托我跟你说声谢谢,但那天你跑的太快了,我刚好没赶上。”
“那天我不跑快点的话,估计现在都被那二逼青年活生生地吞了。”德鲁克回想起当时那双血红的双眼就觉得有点心寒。
萨莎维拉笑了:“你自己都是一个脑残,还好意思说人家二逼。”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个脑残,但那也是身体原因,不像他纯粹是性格原因。大姐头,你说我的脑袋还能不能治好,现在都总想不起有关苏琳娜的事了,上次看见她的妹妹才隐约想起这么一点点事来。”德鲁克知道萨莎维拉有很多手段,应该有能解决的办法。
“少年啊,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要清楚你丧失的不单单是记忆,还包括一部分灵魂,这也是你经常做出一些无厘头行为的主要原因。我尝试过寻找你丢失的那一部分灵魂,发现它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上,要么它早已经挥发掉,要么就被带到了另一个位面。”萨莎维拉想起了上次的那个失败的召唤实验说道,“还有,忘记那个叫做苏琳娜的精灵族姑娘吧,就算是最伟大的神灵也不可能将时光倒转。伊琳娜没有骗你,她确实死了!”
悠閑桃花源
此时茂密的树林里只有微风和流淌的泉水发出的美妙声音,让人产生一种时间都在散步的错觉。
虽然这个事实德鲁克都听了不下百遍,但却一直以没有与之相关的记忆而拒绝接受。到底自己在那段空白的记忆中损失了多少珍贵的东西,德鲁克一点都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德鲁克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感叹道:“果然,我是那个最苦逼的人。原本还可以当个快乐无忧的游侠骑士,现在却变成了帝国重磅的通缉犯。”
萨莎维拉一脸鄙夷地说道:“如果你当时答应了瓦西诺的入伙邀请,哪会落得今天这样的境地。”
冰冷的湖水使到德鲁克再次打了个冷战,他使劲地搓了几下身体试图暖和起来:“作为一个向往自由的骑士,我过不惯那种被条条框框卡主的生活,所以我才不想去做什么龙骑兵军团的副团长。自由可是无价的啊。”
“我看你就是一个自虐狂,“萨莎维拉想看穿了德鲁克的一切那般,“我貌似看到了你那成为奴隶的未来,哈哈……”
“大姐头别开这种玩笑了,我就算最不济也不可能会沦落到做奴隶那么凄惨。如果真的沦落到那种程度,我会自绝于天下的,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德鲁克脸堆满了阿谀。
“哈哈……”萨莎维拉笑得更开心了,“说不定到时候你会很享受这命运的安排。”
彪悍寶寶ii娘親是太後 ~淺莫默
萨莎维拉的这番话打击相当大,德鲁克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回想起这些年的遭遇,德鲁克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一直都是她的实验品兼免费劳工,这跟奴隶相比几乎毫无差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萨莎维拉问道,“难不成你要在这个贴满你大头像的国度里躲一辈子?”
“能去哪,北地?那些地方太冷了,我过不惯。去皇朝纳投名状的话会比留在帝国更惨。小王子安斯艾尔这个姐控登基后,我的人头比莱格的更值钱,还有爵位赠品。居然能想出这么恶毒的点子来,真想不清楚来这小子的童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在比较一番之后,德鲁克发现自己居然无路可去了,所谓的明天一片黑暗。
伏魔生死書 霍爾古勒
“有没有想过要去新大陆啊?”萨莎维拉微笑地说道,“斯维尔听说在神圣联盟那边混的很开啊。”
“什么!这家伙居然去了神圣联盟!居然还混的不错!这果断没天理啊!难怪这几年一直都没有听过他出没的消息。”德鲁克听到这位昔日的同僚居然混的风生水起,各种心里不平衡,“不行,大姐头,我也要去新大陆!”
“如果下定了主意的话,你就到涉水城的港口找一个叫雷纳的人,他会安排你做哪一趟船去新大陆的。对了,到了那边的话帮我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个萝莉控,给我出的是什么馊主意,烂死了。”
“大姐头,请你放心,不把他打个半残,我绝对不会回来报道的。”得到了萨莎维拉的命令后,德鲁克笑得很猥琐。但与此同时他也嗅到了一些八卦的味道:“馊主意?难道大姐头你又失败了?”
七夜寵婚:神秘老公欺上身 水初心
“恩。”萨索维拉的语气还算平和,跟上几次气急败坏有很大的不同。
“哇,你还没有放弃啊,大姐头。天底下这么多俊男英豪,你非得跟一个宅男老头子杠上了,这太重口味了吧。其实我的条件都不错的。”说实在的,德鲁克不明白为何萨莎维拉一直都缠着西奥奇不放。难道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审美观什么的都不同于凡人。
萨莎维拉皱起眉头说道:“小屁孩滚一边去,你懂个球。老娘的事还轮到不到你来管。我就不信他滴水不进,这天底下没有不偷腥的猫。”
德鲁克擦了一把冷汗:“话说这次你用了什么策略?”
“别说了,一想起来,我有种要飞到那边把该死的萝莉控撕碎的冲动。”萨莎维拉想起西奥奇还是无动于衷的情形就陷入暴走状态中,“虔诚的牧师、睿智的法师、高傲的精灵射手,什么角色都扮演过了,什么手段都用过了,还是搞不掂西奥奇那个笨蛋啊。”
“那你还不如来强的,把他办了,也省得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德鲁克轻声地说道,并偷偷抹了一把冷汗。
“这法子不管用,要不我早就干了。”萨莎维拉突然想起了那副挂在不起眼出的半身像,“好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德鲁克,其实你的脑子还是挺灵光的。不错的点子!卢克我先带走了,要做几个实验,过些时候我给你送过去。”
只见萨莎维拉手一扬后,卢克便跟着她一同消失了,地上就多了一个水囊。
目瞪口呆的德鲁克许久反应过来。
快穿系統:打臉女配啪啪啪
“喂,大姐头,我刚才什么也没有说啊!真的,我什么也没说啊!鉴于今天的事,你绝对不能搞秋后算账啊!还有你把卢克带走了,我怎么去涉水城啊!”
“喂,大姐头,你还在吗?不能就这样把我抛在这里就不管了。”
偌大的树林里除了渐渐隐没的回声外,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全书完,后续故事还在构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