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祭淚
小說推薦玄天祭淚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守约(终)
“蓝飞,你怎么来了?”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怎么,南宫佐连忙站起身。
“谷逸在哪里?”蓝飞冰冷冷问道。
杠上腹黑大boss:大神約不約
听蓝飞冰这口气就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在骗她,他看秦素婉一眼,思量着说些什么。
“蓝飞,刚才我们确实在骗你,佑大哥他没有娶萧慕彩,他……”
“他两年前就被尊上杀了。”南宫佐接话道。
“南宫佐,你还想骗我,谷逸到底在何处?”蓝飞冰根本就不再相信南宫佐的话。
南宫佐本还想胡扯一番,秦素婉喊住他道:“佐郎,佑大哥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告诉她实情吧,或许还能见最后一面。”
“这是阿佑的遗愿,我不能不守信的。”南宫佐道。
影界麗人 嚴麗霞
名門隱婚1001:炮灰萌妻逆襲記 一千萬
“佐郎,佑大哥又何尝不想见蓝飞一面,成全他们吧。”
南宫佐无奈的点点头,他也不打算守这个信了,道:“蓝飞,这两年来,救你的,一直是阿佑,现在,从今天用女娲石救你的那一刻到现在,他还有三个时辰的性命,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见到他,他现在就在加州城外的小木屋里,你快去吧。”
话音刚落,蓝飞冰本体早已飞走,只留下残影。
小木屋里,空无一人,一副萧条模样,只有桌上压了张纸:
蓝飞,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但我不想见你,青山在,绿水流,天涯海角永不见。南宫佐,你出卖我。
蓝飞冰拿着信纸的手抖得厉害,泪水滴落在纸上,墨迹散开,字迹模糊。
她转身追出房门,顺着突兀河走,谷逸一定不会走远的,他也走不远了。
不一会,便见河边躺着一人。
男子躺在河边,双眼紧闭,衣袍上沾了些许泥土。
“谷逸。”蓝飞冰见到男子两腿一软便跪下,“谷逸你醒醒,我是蓝飞啊。”
谷逸脸色异常发白,身上最后的一点温热正从他胸口散去,无论女子怎样摇晃,他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谷逸你醒来,你陪了我十二年,为什么陪不到最后,你醒来啊。”蓝飞冰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大滴大滴的落在谷逸胸口,“谷逸你起来,你不要走,你走了谁来守我安康,你不要走……”
泪水在男子衣袍上绽开,一朵朵美丽的彼岸花。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哭到后来,女子哭不动了,就趴在男子胸口,目光呆滞,仿佛失了魂魄。
“佐郎,若是你,你该如何抉择?”秦素婉看着远处的蓝飞冰,转过头来问南宫佐。
“我吧,或许会和阿佑一样。”南宫佐答道。
“若是我死了,佐郎一人独活想必万分痛苦,若佐郎死了,婉儿一人又何尝不痛苦。”
南宫佐心头一震,抓紧秦素婉的手道:“我不会让你独活,我也不会独活,我不会让你孤身一人。”
蓝飞冰,终究没能见上谷逸最后一面。
“蓝飞,谷逸以命救你就是为了你活着,你不要想不开辜负了他的心意。”这是南宫佐对蓝飞冰说的最后一句话。
……
“阿弥陀佛,蓝飞施主,那便是你所说的叶凡光,如今他已了断红尘往事,法号明灭。”清灵禅师双手合十行礼。
蓝飞冰与他站在大殿外,他们的目光看向殿中一正在诵经的年轻和尚。
“施主,需要叫明灭出来与你见上一面吗?”清灵知道蓝飞冰昔日与叶凡光的关系,也就客气些。
“多谢大师,不必了,小女罪孽深重,不再影响他清修了,小女告辞。”蓝飞冰行礼离开,心中很是感伤。
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
深爱她的两个男人,一个为了救她而死,一个为了她出家,她罪孽深重。
……
一声巨响,烟花在空中炸开,五颜六色引人注目,绚丽的色彩在空中久久不散。
独碧山上贴满了喜字,卢焱一身大红袍端着酒杯敬酒。
“恭喜盟主大婚。”一男子起身敬酒。
“祝盟主与夫人长长久久啊。”另一男子起身大喊,其他人跟着喝彩。
卢焱笑着点点头,每一桌都敬酒,十分儒雅,不似昔日凶煞。
卢焱,如今万剑宗宗主,天陆神州盟主。
南宫佐退隐,将宗主之位传给他,盟主之位,是因天陆神州年轻一辈比试中他无人能敌,脱颖而出,付零亲封的。
他这次迎娶的,便是昔日红花谷的丫鬟陈欣玉。
重生之娛樂宗師
傲嬌女王戀愛季
夜深酒散,卢焱虽喝了许多酒,但醉得也不太厉害,他只身一人面对山林。
树影婆娑,卢焱拿出火折子,点燃一本书。
书封面写了四个行书:飞花逐叶。
火光在卢焱手中跳动,忽大忽小,剑谱慢慢变成灰烬。
待剑谱即将烧完时,卢焱扬手一抛,火光飞到半空,灰烬满天。
两位宗主,你们做不到的事,我替你们做到了。卢焱心里暗念,转身离开,走向新房。
那里,他最爱的人在等着他。
……
断肠崖底,白雪皑皑。
南忠的坟旁又多了一座新坟,上面写着:亡夫谷逸之墓。
蓝飞冰靠坟而坐,她怀里抱了条大黄狗,白雪落了她们一身。
女子头顶白雪,整个人几乎隐在雪里,只有蓝色的簪子清晰可见。
她头靠在坟上,眼里是无限温柔,听她柔声道:“谷逸,这样,我们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笛声幽幽,一曲一忘川。
(这本小说紫零写了很久,是一直码字存稿的,也多次修改,或许有些段落连接不清晰,但请相信紫零写得很用心,谢谢你的阅读。紫零正在写新小说,即将发表,谢谢你的继续支持,下个故事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