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299
伞大爷本身并不能克制女鬼,最多只能让女鬼惧怕,不敢上江沉的身而已。
但是伞大爷构成的结界,却能将女鬼死死的限制在这里。
真正对女鬼有威胁的是黑火,一烧之下,绝对让她连鬼都做不成。
人死为鬼,鬼死之后是什么?
聻?(音同见)
好像是这个东西,江沉曾经在一本杂书上看过。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
江沉看着女鬼有些跃跃欲试,他倒是想要看看,鬼死之后,会不会书里所说的聻。
再烧一烧聻,看看聻会不会变成希,希又会不会变成夷。
看着江沉那充满恶意的眼神,女鬼的心头不禁浮现出了一种陌生的情绪……恐惧?
作为一个鬼,在这个时候,她竟然感受到了恐惧!
女鬼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少年两脚兽在威胁自己,更是因为她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更深层次的东西。
一种邪恶到极致,一种不拿鬼当鬼的情绪!
这一刻,女鬼的心灵要崩溃了。
“你死之后,真的会变成聻吗?”
江沉问出了声。
女鬼:“……”
佐德之子
秃驴:“???”
嫡女重生:農田貴妻
“让我烧你一下,我想看看传说中的聻长什么样子!”
过去江沉怕鬼,但是现在,火壮怂人胆,黑火在手,天下我有,鬼是什么东西?很吓人吗?
帶著秘籍系統闖異世 系統瘋狂哥
江沉觉得现在自己不怕鬼了。
“我,我带你去找宝贝!”
女鬼的声音里几乎带上了哭腔,“这里有很多很多宝贝,其他鬼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真的吗?”
禽獸系列之玫瑰公爵
江沉有些遗憾的说道:“只有你一个鬼知道,其他的鬼都不知道?”
“对对对!”
女鬼急忙点头。
秃驴开始怀疑人生,他看到有人在威胁鬼,而且还威胁成功了,成功了似乎还不满意,还有点遗憾?
戒色和尚更加看不懂江沉了。
都答应带你去找宝贝了,你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这个时候的秃驴倒是浑身不自在,女鬼随时都会上他的身,吸取他的阳气,让他精神错乱,做出丢人的事情。
“我真的好想看看,鬼死之后会不会变成聻,变成希,变成夷……”
師太,到朕碗裏來
邪王寵妻之金牌醫妃
江沉讷讷的说道。
“我带你去找宝贝!”
女鬼尖叫起来。
“好吧好吧。”
江沉打消了心头的念头。
“秃驴……要不要我宰了你,把你变成鬼,看看你死后的鬼再死了,会不会变成聻?”
江沉又把目标对准秃驴。
秃驴没有从江沉的眼神里看到任何开玩笑的表情。
江沉是个实践狂人,说到做到的那种。
当年江沉想要看看半人马是不是人和马结合出来的,就绑了皇室公主,并且给他心爱的战马喂了春.药。
江沉的心中一旦有了念头,不进行一番实践,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施主莫要开玩笑,小僧怕怕……”
戒色哆哆嗦嗦的说道。
“哎。”
江沉叹了一口气,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女鬼赶忙躲到戒色的身后,先前她还千方百计要吃掉的大美味,在这一刻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女鬼也不敢再上戒色的身,生怕一不小心把戒色吸死了,江沉就会一怒之下把她变成聻。
“带路。”
江沉收起心思,有地头蛇带路,总比自己好似没有苍蝇一样乱撞要好。
至于女鬼敢把他带到陷阱里,江沉一定会先一步把她变成聻的。
“秃驴,你还跟着本爸爸作甚?”
蓦地,江沉转过头来,诧异的看着依旧牵着自己衣角的秃驴,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我怕。”
秃驴哭丧着脸说道:“这里还有其他鬼,我怕鬼……”
“你要保护我!”
秃驴的手死死的拽住江沉的衣角,惨兮兮的说道。
江沉:“……”
“我在大荒城遗址看到过与你同款的秃驴法咒,把神王死后变成的鬼都封印了……为什么你会怕鬼?”
江沉皱眉问道:“我见你那大威天龙威风凛凛,难道你和那些秃驴不一样?”
“小僧,小僧是武僧系的……可以降妖伏魔,唯独克不了鬼。”
戒色快要哭了,“大荒城……小僧也听过大荒城的传闻,那些都是我佛法僧,佛法高深,只要诵读经文就能克制一切阴邪……”
“可是小僧不是法僧。”
“废物!”
江沉有些不满,他想要甩掉戒色,结果这货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角,说什么也不肯放手,江沉我只得作罢。
“那行吧,一会遇到宝贝了,你负责清理妖魔鬼怪,宝贝都归我,明白了吗?”
江沉十分认真的说道。
身边跟着一个免费打手,不用白不用。
“妖魔怪可以,鬼不行!”
封神之余元
戒色和尚赶忙说道。
綜天天在作死 tiji
“行吧,鬼就交给我了。妖魔怪你来收拾……宝贝你不准染指,一件也不行!”
“好!”
戒色再度应道。
“怕鬼的秃驴,真给你们秃驴丢脸。”
江沉忍不住吐槽。
“施主,小僧不是秃驴,是和尚。”
戒色纠正道。
“你是秃驴。”
江沉有些不满。
“小僧是和尚。”
戒色抓着江沉的衣角,跟在他的身后,却也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秃驴可以跟着我,和尚不能跟着我。”
江沉面无表情的说道。
“阿弥陀佛,小僧是秃驴。”
戒色义正言辞的说道。
女鬼:“……”
……
神殿之中空空荡荡,浩瀚无边,似乎是一方巨大的世界。
远处是深不见底的黑色,但是近前却有光……江沉在这里,一直都没有失去视觉,始终有一束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在眼前缭绕。
让他能看清楚身后的戒色秃驴,以及戒色脑袋上飘着的女鬼。
但是江沉却说不清楚,这光的源头在哪里。
“秃驴,你看到光了吗?”
江沉开口问道。
“小僧不曾看到。”
戒色回答道:“但是很奇怪,这黑暗似乎黑的不是很彻底。”
花都小刁民
“不是黑的很彻底?”
江沉有些听不懂秃驴的话。
“这里的黑色好像不是很纯粹……”
秃驴思索了半天,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似乎是一种……五彩斑斓的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