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莫兄前段时间刚刚得罪了安国公,而且还是正面得罪的。
他们这些人躲在后面,最起码还没有那么的明显,莫兄却是不一样。
若是安国公真的想要清算言官,毫无疑问,莫兄一定是首当其中。
姓郑的给事中和莫若轻乃是同乡,同一年考取的进士,又是一块进的六科,只是一个进的礼科,一个进的吏科,在京都府购买的宅邸,又是挨在一起的,可想而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紧密。
他推开房门,然后就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站在院子里面拿着书在看。
这么寒冷的天气,他却只是披了一件大氅,看上去十分的简朴。
“莫兄,莫兄,不好了,出大事了!”
姓郑的给事中冲到莫若轻的面前,一脸慌张的看着他,急促地道:“莫兄,快些收拾行礼,咱们一同离开京都府!”
1989紅色攻略
無限進化 不冷
莫若轻却是显得不慌不忙,放下了手里的书,看了一眼姓郑的给事中,问道:“郑兄,出了何事?”
“国贼方休派出了羽林卫……御史,给事中,每一个人的府邸都是挨个的搜查,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姓郑的给事中慌慌张张地道:“莫兄你前几天刚刚得罪了安国公,必定是安国公针对的对象,现在离开,还能有一条活路,若是离开的晚了,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们几个已经商量好了,先离开京都府,之后看看京都府的风向,若国贼方休并非是想要大面积的杀戮ꓹ 那我等便回来,大不了就是被针对几年。
若是他大开杀戒ꓹ 便是连大人们都不放过,我等便隐姓埋名,等那国贼有一日离开ꓹ 我等再回到京都府!”
他说这些,可谓是漏洞百出ꓹ 但是事情出的紧急,目前来看ꓹ 除了这个方法ꓹ 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应对之法了!
莫若轻听了,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方休乃是贼,却并非是国贼,他所做的许多事情,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于国于民ꓹ 皆是如此……
而且,我自认坐得直ꓹ 行得正ꓹ 那方休除非是用莫须有的罪名ꓹ 否则没有理由抓我。
若是他用莫须有的理由抓我ꓹ 正好便是一个机会,扳倒方休的机会!”
说到这ꓹ 他的眼眸之中光芒乍现!
这段时间ꓹ 他一直在读书ꓹ 一直在想些自己之前做的事情,还有方休之前做的许多的事情。
他终于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们的每次行动之所以失败ꓹ 没有其他的原因,最大的原因只有一点……方休从没有露出过任何的破绽,无论什么时候,他的表面总是跟百姓们站在一起的,总是大义凌然的一方。
古人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每一次的行事都是一呼百应。
便比如说这一次,甚至都没有亲自出马,便让百姓攻占了刑部衙门,这是怎样的强大的力量啊!
因此,想要扳倒方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必定是打击他的名声!尤其是在民间的名声!
或许很多的同僚听到他的这个想法,会觉得无比的荒诞!
方休?名声?
異世穿越帝國 古夜凡
什么时候,方休这两个字跟名声扯上了关系了?
但是在莫若轻看来,方休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便就是因为他的名声,竹轩斋塑造了一个无论何时都是忧国忧民的国公形象。
在百姓们的眼里,无论安国公做什么,都是为了百姓,为了朝廷!
重生毒妃:君上請接招 白鷺成雙
这才是关键啊!
他自认为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朝廷的事情,若是方休抓了自己,便是一个漏洞。
百姓们会知道,安国公乃是有私心得,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毕竟之前无论是前礼部尚书,前礼部侍郎,前户部尚书,还是宁王和康王,本身做的事情便是见不得光的!
安国公动手除掉他们,反而是大快人心!
他却是不一样的!
他是这么想的……
姓郑的给事中却不是这么想,毫无疑问,在他的眼里,安国公是什么人?
那是无恶不作的恶人啊!
安国公做这些的目的,一定是要铲除异己!
自己乃是言官,自然是安国公针对的目标,莫兄就更不用说了,几天前刚刚正面得罪了安国公,不必说,定然是最先完蛋的一个!
項少別撩我 蘇子墨
“莫兄,咱们都不是孩子了,莫要如此的天真,那方休是什么人?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他就算是欺负你,你又能如何呢?竹轩斋写几篇文章,你在众人的心里,便是无恶不作的恶人了!
至于你究竟做没做过那些事情,重要吗?我告诉你,一点儿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安国公看不惯你!你得罪了安国公!仅仅只是这一点儿,就足够了!”
姓郑的给事中说到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咚咚咚!
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霎时间,姓郑的给事中脸色变得煞白!
“完了!完了!全都完了!”
姓郑的给事中看着门口的方向,整个人都是慌乱到了极致,战战兢兢地道:“莫兄啊莫兄,让你耽搁这些时间,若非是耽搁这些事情,我们此刻已经到了京都府外了!”
他说这话,其实就是给自己一些寄托。
其实,就算是他没有来这里,压根也没有时间离开。
这羽林卫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从第一个御史的宅邸赶到这里,压根也耗费不了多少的时间。
“开门!开门!”
门外传来一声声的怒喝!
墮落的青春 徐三
姓郑的给事中更是吓的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的莫若轻却是显得十分的淡然,好像门外传来的声音,跟他没有一点儿关系一样。
他坦然的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面,站着一队队得披甲兵卒,凶神恶煞,只是看一眼,便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的煞气!
为首的校尉更是声色俱厉:“吏科给事中,莫若轻是不是你!”
莫若轻泰然处之:“是本官。”
“让开!奉将军的命令,我等要对你的府邸进行搜查!”
为首的校尉厉声道。
莫若轻眉头微微皱起,只说了一句话:“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