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生的彪悍人生
小說推薦工科生的彪悍人生
新书精彩预读!
血染一生 巔峰的神
餐厅服务生徐一鸣,救出美女总裁,被逆推之后,还被陷害成杀人犯。
于是,小小服务生的人生不再平凡,商界奇女爱恨交织,江湖公主柔情绵绵,将军女儿强势示爱……
周旋在各色美女之间,艳遇不断,惊险连连。
描绘百美娇艳图,谱写花都众生相,尽在《美女总裁缠上我》
第一章 手感真好
“听潮轩”这个具有古朴名字的餐厅,因坐落汉江江畔而得名,地段优越,临江而建,复古的装饰,使得听潮轩古风古韵,因此听潮轩在江城市的高端餐饮行业中,绝对享誉不错的口碑。
此时,餐厅柜台处,一身标准服务生装束的徐一鸣,目光正在旁边的旗袍迎宾饱满的双峰游离着。
如果这时有人看过来,绝对发现他神色如常,偷窥这个高深的学问,在徐一鸣来带听潮轩半个月后,已经学得炉火纯青了。
徐一鸣很满足这份工作,不仅有两千五的工资,每天忙里偷闲,还可以窥视这些穿着开叉旗袍的高挑美眉。
听潮轩的迎宾,不仅浑圆的双峰让人垂怜,那两条藏在开叉旗袍若隐若现的修长美腿,也让徐一鸣欲罢不能。
无论在哪一方面,在听潮轩当服务生,绝对是一份好福利的工作。
要知道听潮轩随便一个迎宾小姐,都是名校本科毕业学历,他一个高中毕业就到城里混迹乡下娃,能够到听潮轩,跟这些穿着蜀锦旗袍长腿女神成为同事,对他来说绝对已经是万幸。
这都归功于他有一个好皮囊,只有十九岁的他,一米八的身高,不至于貌比潘安,但是白衬衫、黑西裤、灰色小马甲这标准的服务生装束,穿着在他身上,却显得俊朗帅气,使得他在某些妇女食客中很有市场。
估计当初餐厅的老板娘让他试用一个月,也冲着他这副象形。
就在徐一鸣还陶醉,偷窥开叉旗袍迎宾露出的洁白美腿,突然听到迎宾唐小小的叫呼,“徐一鸣!”
这一声喊叫,把徐一鸣吓出魂来,完了,自己被抓现行了。
不曾想对方再次喊道:“赶紧过来帮忙,把中间的餐车推开了,不用挡住路口,一会有重要的客人来!”
徐一鸣暗舒口气,发誓下次,不能够那么光明正大的乱来了,现在的女人贼精的,被抓现行的风险太高。
这个时候,只见餐厅的大门被推开,走进四人,两男两女,气质极佳,穿着正式的商务套装,似乎刚进行商务会谈完毕,一看就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为首的男子步履匆匆,在跟旁边的OL女郎攀谈,眼看就要撞到餐车。
唐小小赶忙把餐车推开,不料情急之下,手脚不利索,满是油垢的手推餐车刚推动,就擦拭到青年的裤脚。
甚至青年的白色皮鞋上,还溅上几点泛黄的垢污,看起来有些恶心。
青年男子立即暴怒,看着一旁连连道歉的唐小小,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扇过去。
啪——
唐小小的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多了清晰可见的手掌印子,男子似乎不解气,就要一脚踹过去。
年轻男子是听潮轩的熟客,很有身份地位的公子哥,因此也没有人敢上去阻拦。
就在这时,一到如燕子凌空的身子,瞬间出现在青年男子的身前,同样抬起右脚挡住了他踢向唐小小的一脚。
男子因反震力,回退几步后。
“哎呦,英雄救美呢?”一脸戏谑的看着徐一鸣说道。
“不敢,先生对不起!”徐一鸣很客气说道。
公子哥不说话,一脸冷峻。
“唐兵,你处理!”对方冷哼,率身离去。
是跟在公子哥身后的OL女郎,若有所思的看着徐一鸣,欲言又止,最终没说什么,也跟着走入里面。
气氛拔剑张弩,紧张到极点。
公子哥留下的来的中年男子唐兵,看着徐一鸣说道,“小子,身手不错,觉得自己很能打?”
没等徐一鸣回答,朝着他的腹部,一脚踹出,力道刚猛,出脚刁钻。
徐一鸣应声而倒,砸出一声闷哼,身子在地上抽搐。
“有时候,不自量力也需要付出代价!”,唐兵丢下一句话,看也不看徐一鸣,转身离去,似乎他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唐小小赶紧跑过去,搀扶起徐一鸣,“你没事?”
所有人都以为徐一鸣不自量力,强行出头,被揍死也是活该时候。
只见他跟没事人的,站起来,拍了拍小马甲的小脚印,然后说出一句让所有人,吐血的话。
“他奶奶的,要不是小爷我练了几年童子功,今个儿,就被废了!”
一朝妃獨寵 荷蘭沒有風車
一旁的唐美眉,扑哧一笑,“就你这色狼,还童子功呢,别以为刚才偷窥,我不知道!”
徐一鸣闹了一个大红脸,以为自己修炼得道了呢。
看着唐兵离去,徐一鸣轻蔑的眸子,折射出来的寒光,一闪而逝,摇了摇头,什么没说。
他有着小人物隐约的一面,更有着小人物眦睚必报的一面,这次的侮辱,他日后必定加倍奉还。
在海军陆战旅驻地的小渔村长大的他,甚至领养他的老头子徐光荣,还是参加过南疆战役的尖刀连的退役军官,从小就他被对方当成衣钵传人来培养,徒手搏击能力,甚至能够挑翻特战旅一个五人小队。
因此他真的如唐兵所说的一般,很能打,不是一般的能打,只是他喜欢听潮轩的环境,喜欢现有的工作,不想因为这见小而被辞退。
要知道职工跟客人发生冲突,在老板看来,就算有理,也是错,这点徐一鸣懂。
要不是因为珍惜餐厅这份工作,刚才他大可躲开男子的一脚,甚至断了对方的大腿。
看着徐一鸣像没事的人般站起来,把餐车推到后场。看热闹的食客,也一哄而散,对这样剑拔张弩然后草草结束的事件,习以为常。
餐厅方面也没负责人出来,为两个人新人员工讨个说法,倒是徐一鸣回到厨房,领班周胖子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徐一鸣训一顿,还扬言扣除他的工资。
离去的时候,还不忘记让徐一鸣把客人预订的菜式送到一号包厢。
周胖子刚离开厨房,唐小小就溜进来,满是担忧,“徐一鸣,领班没有为难你吧?”
徐一鸣道:“没事,他敢!”
……
徐一鸣端着听潮轩餐厅招牌菜“佛跳墙”,站在一号包厢外,推门而入,瞬间愣住,只见包厢内的四人,正是陶明宇一伙。
在心中慰问一遍周胖子的祖宗八代后,不用想也知道周胖子故意整他,不然也不会让他给这伙人传菜。
逆襲末世任我行
徐一鸣从托盘把盘子放入餐桌,恭敬的说道,“先生,这是你们的预定的招牌菜,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然后没有人理会他,公子哥故意把他晾在一方,无视他。
徐一鸣压制火气,重复道,“请问客人们,还有什么需要吗?”
他之所以如此毕恭毕敬,完全是因为听潮轩对服务人员,有着几乎苛刻的要求。
四人谈笑风生,却还是没人理会他,公子哥陶明宇乐得践踏这个小人物的自尊。
最后还是主位上的OL女郎,看不惯,出声道,“你出去吧!”,声音清脆,宛如莺啼,十分动听。
“还不赶紧离开!”公子哥一脸厌恶呵斥道。
见到徐一鸣敢瞪他,陶明宇俊美的面容变得阴冷。
待徐一鸣经过他身边时,迅速速伸出脚。等着看徐一鸣就要栽倒、狗吃屎状的好戏,他一脸戏谑。
然而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徐一鸣没有像他料想一般,摔得个狗吃屎趴在地毯上,而是往前倾的身子突然间停顿了,并且不可死地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垂直逆转。
然后在气质极佳的女子惊呼声中,双手不偏不倚地按在她那双穿着黑丝的修长美腿上。
软软的,酥酥的,温润还极有手感,徐一鸣还下意思的捏了捏。
“啊……”
林静然惊声尖叫。
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服务生,胆大包天到这样的程度,摔倒撞在自己的怀里不说,还敢用自己的猪蹄揉捏自己的美腿。
茅山道士在紐約
林静然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手里的高脚杯
“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鲜红色的红酒尽数撒在徐一鸣白色的餐厅制服上,一片猩红。
同时条件反射般,伸出自己的高跟鞋,倾尽全力,一脚踹出,恨不得把像水蛭吸在她大腿男子,踹飞出十万八千里。
于是徐一鸣悲剧了。
最终还是摆脱不了狗吃屎的命运,被踹趴在地毯上,尽管他皮垫肉绽。
陶明宇满脸阴森,他视林静然为肉襟,却手都没碰过,这吃了狗屎运的小子便先登越足,他像吃了苍蝇般难受。
特别是那一杯,他下了药的红酒,这样洒了,原本谋划好的一些,就因为眼前的小子出现,而错失良机。
蛇父
立即站起来,指着刚才地毯上狼狈挣扎而起的徐一鸣,破口大骂道,“混蛋,你这服务员是怎么当的?滚出去,叫你们经理过来!”
陶明宇可谓是一点情面都不给,指着徐一鸣的鼻子像训狗一般。
徐一鸣揉了揉,被女子高跟鞋踢中的胸部,才缓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是我的失误,有什么责任我承担,只不过刚才先生伸出脚所谓何意?”
“瞎了你的狗眼,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伸出脚绊倒你了?你承担?你承担得起吗?”陶明宇在痛打落水狗,此时要是没有林静然在场,他恨不得废了徐一鸣。
徐一鸣眼睛眯起来,直视男子,眼神有些凌厉。
“怎么?你还不服气?瞪着我是吧?”男子说道。
徐一鸣心中暗恨,要不是这厮故意伸出脚,想绊倒他,也不会多出这件事,尽管无意中吃了美女的豆腐,手感不错,可要不是他小时候跟村子的老头学了一丁点格斗术,刚才早在绊倒或者高跟鞋踢废了。
那可是十三厘米长的高跟啊,高跟鞋的极品。
想到自己被踢飞倒地,心口还隐隐作痛,徐一鸣戾气暴起,正要发作时。
女子的声音适时响起,“陶明宇,算了这件事不管他,不要难为人家了!”
“静然……”被称为陶明宇的家伙还想追究。
林静然摆了摆手,“算了,到此为止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