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章岳坐在地上面如死灰,擎天丹的出现,让他脸色无比之难看。
屠幽圣尊握着擎天怒不可遏,脸颊都在颤动,恨不得当场就将章岳宰了。
面对林云的诘问,他面色铁青,冷冰冰的看着林云道:“夜倾天,你知道龙郓大圣是什么身份嘛?一再污蔑对方,当真活的不耐烦了嘛,我现在就可以替龙郓大圣劈死你!”
众人闻听此言,脸色微变,这屠幽圣尊若是真的发火。
強娶帶球媽咪
当场劈死了夜倾天,也没法说理,死了也是白死。
玩笑归玩笑,可大圣的玩笑岂能随便开。
可林云丝毫不慌,看向屠幽圣尊笑道:“我这番话,龙郓大圣会不会责罚不好说。但你若是劈死我,龙郓大圣肯定不会放过你。”
“你什么意思?”屠幽圣尊冷冷的道。
林云淡淡的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已是龙郓大圣亲传弟子,只待青河剑圣回来,便可正式拜师。”
此言一出,众人脑海顿时像是五雷轰顶一般,脸色纷纷大变。
这怎么可能?
林云才刚刚晋升圣传弟子,怎会被大圣收为亲传,且他的名声还那么差。
大圣亲传,这夜倾天岂不是要一飞冲天了?
真的假的?
众人不太相信,就连屠幽圣尊和静尘大圣,也是惊疑不定。
林云也没废话,直接将令牌取了出来。
“这是亲传圣令,我如今只是记名,不过凭此令牌可享受亲传待遇,屠幽圣尊应该认得此令。”林云面露笑意,轻声说道。
“这……怎么可能!”
屠幽圣尊惊愕不已,原本打算盛怒之下,劈死夜倾天的他彻底傻掉了。
“屠幽圣尊,还是让你徒弟好好解释一下,偷看我师尊洗澡,还带着擎天丹是什么意思?想对我师尊图谋不轨吗?”
林云嘴角微翘,眼中露出桀骜之色,将夜倾天嚣张本性展露的淋漓尽致。
屠幽圣尊被逼的面红耳赤,握着擎天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戀愛樂章:王牌提琴手 水藍妖
他堂堂圣尊,今日竟被一个小辈,逼到这般份上。
真的气死了!
屠幽圣尊努力压制住怒气,半响才道:“夜倾天,今日之事老夫定会还你师尊清白,若真是我徒儿鬼迷心窍,老夫必定秉公处理。”
林云笑了笑,淡淡的道:“那我等着你秉公处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静尘大圣皱眉道:“屠幽,你和一个小辈争什么,赶紧问他,带这擎天丹是做什么,实在不行,就将龙郓大圣叫来问个清楚。”
将龙郓大圣叫来?
屠幽嘴角抽了下,那章岳还不得被当场劈死。
“章岳,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这擎天丹,你都一五一十说来!”
屠幽圣尊怒道:“若是真等屠幽大圣叫来,你九条命都不够死,谁都保不住你。”
“师尊,徒儿真的没法说……”
章岳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你还不说?”
屠幽圣尊真怒了,他脸色转冷,道:“你以为你不说就没有法子知道真相了?你现在自己说,还能保存点颜面,大圣将你抽魂夺魄,你不止昨夜干过的事,你干过所有事全都一清二楚,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赶紧说!”
章岳顿时慌了神,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大圣手段他自然知道,别说大圣随便来个圣君,就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开口。
他这般嘴硬,也是对屠幽圣尊存了点幻想,想对方将自己保下来。
可林云出现之后,将龙郓大圣搬出来,屠幽圣尊即便想保他也没法保。
章岳面露难堪之色,看了眼夜倾天,又看了看师尊和静尘大圣。
最后不得不低头道:“昨夜我在道阳宫内修炼,忽然收到一个字条,字条上说……”
“说什么?”
屠幽大圣喝问道。
章岳神色羞愧,实在难以启齿,可这般压力之下,也只得道带着哭腔道:“字条说幽兰圣女约我相会,说望欢四五年,与君共春宵。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所以你就带着擎天丹出来了?”
“是。”
章岳小声点头,而后忽然发现,说话之人是夜倾天。
当即抬头看去,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模样,当即气的发狂。
“师尊,不是这样的……”
超級俠醫 雨禪
章岳顾不得许多,连忙像屠幽圣尊解释。
屠幽圣尊当场就懵了,也瞬间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这小子多半是精|虫上脑被人下套了。
可堂堂圣徒竟然中了这般低劣陷阱,还带着擎天丹出门的,这让他颜面何存。
轰!
整个山门前的人全都惊呆了,下一刻就引起了漫天哗然之色,所有人都傻眼了。
本来觉得事不关己的白疏影,顿时就傻眼了,一双美目含着冰冷的杀气看了过来。
“章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家师姐怎会看上你!”
“你这狗东西,也不照照镜子自己长啥样,白师姐约你共欢?你还真敢说!”
“你敢我们污蔑我们师姐,当我们幽兰院好欺负嘛,我们这就禀告天璇剑圣,杀了你这淫贼!”
幽兰院的人瞬间炸开了锅,当即就怒了,白疏影脸色阴沉。
漫山遍野的人就要涌过来,章岳吓了一跳,连忙道:“弟子知错了,我事后才知,白师姐断不会写出这样的字条,弟子当时糊涂,这才犯了大错。”
無限之重建主神
屠幽圣尊冷笑道:“好一个当时糊涂,我倒觉得人家说的对,你瞧瞧你这般模样,别说幽兰圣女,谁会看的上你?还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猪都不会信,你怎么就信了!”
屠幽圣尊看似呵斥,可也是有心维护章岳,消解幽兰院众人的怒气。
不然这事捅到天璇剑圣那,定然不好交代。
“还不赶紧和幽兰圣女道歉。”屠幽圣尊怒道。
章岳赶紧跪下道歉,连连说自己错了。
“不用了,你们道阳宫的事,自己管就好,别出来丢人现眼就是。”
白疏影神色冷漠,并不愿多看章岳一眼。
不过幽兰院的弟子,却是怒不可遏气的不行,将章岳骂的狗血淋头。
“之后怎么样了?”
屠幽圣尊继续道。
“之后,徒儿就被人埋伏了,领头的是一个带面具的人,还有一只猫,和一个小女孩。”
章岳继续道:“不过主要动手的还是那只猫和小女孩。那小女孩子贼恐怖,一掌就将徒儿重创了。那猫看着普普通通,实际上一巴掌就差点将我拍死了。”
噗!
他在话音刚落,立刻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搞了半天,章岳是被一只猫给打败了,不对,还加一个小女孩。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只觉得章岳太逗了。
“你还敢撒谎!”
屠幽圣尊暴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壕,別和我做朋友
章岳被扇的吐血,委屈道:“真有一只猫。”
“你还说!”
屠幽圣尊嘴角抽了下,气不过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呜呜呜,师尊……真有一只猫。”
章岳直接被扇哭了。
“我杀了你这孽徒!”屠幽圣尊快气疯了,他现在宁愿章岳啥都不说。
他屠幽圣尊的弟子,竟然被一只猫给教训了。
他圣尊的颜面往哪搁!
屠幽圣尊真气的要吐血了,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旁边两名半圣见状连忙安慰起来。
静尘大圣道:“本圣相信他说的是实情,应该不敢撒谎了,不过就算是被冤枉的。他身位圣徒,也不该有这般无耻之心,被人这般羞辱也是咎由自取。如何处置,就由屠幽圣尊定夺了!”
屠幽圣尊面色变幻,静尘大圣将皮球丢给了他,他反倒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口。
神醫俏農女:將軍請下田
对方在暗示他,至少要剥夺章岳的圣徒,否则此事无法平息众怒。
可真就剥除章岳圣徒资格,屠幽圣尊却是于心不忍,这章岳是他相当看好的弟子。
若不然的话,也不会将其收为亲传。
“我看,还是阉了吧。”
就在此时,传来一道轻描淡写的声音。
声音不是很大,但杀气十足,听的章岳胯下一凉,不由自主的并拢双腿。
一道道目光看向说话之人,而后嘴角都不由抽搐了下,又是夜倾天。
事情都快完了,这家伙又来搞事情了。
屠幽圣尊怒道:“夜倾天,你有完没完,这事静尘大圣都交由本圣处理了,你给我滚一边去,别在这碍眼!”
夜倾天也不和他争辩,点了点头道:“那我滚吧,我这就和我师尊说去,我要还我师尊一个清白,我要让龙郓大圣搜他的魂,看他到底有没有偷看我师尊洗澡。”
他转身就走也不停留,屠幽圣尊当场就愣住了,直接傻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静尘大圣身边,欣妍也不由微微张嘴,美眸中露出惊愕之色。
这家伙真的太无耻了。
山门下众多弟子,也都是张大了嘴,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TM也能行?
夜倾天,你还能再无耻点嘛!
“夜倾天,你给本圣站住!”屠幽圣尊气急败坏的叫住林云,甚至释放出圣威,不准林云朝前走去。
林云伸手往前方探了探,虚空之中有无形的结界,收手像是摸在了一堵墙上。
“屠幽圣尊这是何意?莫非真要夜某滚下去才行,这圣威未免太大了点。”
林云淡淡的说了句,作势就要滚下去。
屠幽圣尊再也顾不得许多,从虚空中落下,伸手将林云扶起来,道:“夜倾天,本圣方才着急了些,绝无此意。你若真滚了,龙郓大圣也不会放过我,何苦这般逼我,你有何话直接说就是了。”
林云嘴角微翘,淡淡的道:“我已经说了,阉掉他就是了。”
“你!”
屠幽圣尊气急,可终究还是压制住了怒火,小声道:“夜倾天,别忘了你当初干过的事!”
他想威胁林云,若真要阉了章岳,你也得被阉。
林云笑道:“圣尊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我那是真爱,能和你这徒儿比?再说,我可没带擎天丹,你可别污蔑我。你徒弟不够硬,可不表其他人不够硬,莫非你还要一个个来试不成。”
屠幽圣尊看着笑眯眯的林云,脸色不停变换,硬是不知道如何反驳。
屠幽大圣长叹一口气,道:“你到底想怎样?”
林云也不和废话,冷冷的道:“我想怎样?当日他如何对我,就让我夜倾天如何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