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道:“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改变了。”
“是啊,你明明可以看到,明明知道当年他们做了怎样的错事,可你却偏偏只能看着而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揪心了。”黄春丽去端起面前的酒,她的指尖在巍巍的颤抖。
张弛不忍心看到她继续痛苦下去,举杯道:“师父,喝酒,咱们不谈不开心的事情。”
黄春丽道:“可事情终究还是存在,就算不谈也不会消失。”
张弛笑道:“人该逃避的时候还是要逃避的。”
陰陽抓鬼人 酸菜炒肉
“那就是缩头乌龟。”
“非也,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三分风平浪静。”
黄春丽望着张弛目光中充满了欣慰,这小子成熟了,长大了。虽然他们有师徒的名份,可实际上自己并没有教给他什么本事,反倒是他给自己的帮助更多。
黄春丽道:“有些时候,觉得我这个师父真得很不称职。”
张弛道:“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我最敬爱的师父。”
黄春丽禁不住笑了起来:“少拍马屁,你又不止我一个师父,不是还有个有钱有势的谢忠军?”
张弛叹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为富者多不仁,他那个人品行不好,跟师父您是一天一地。”
不負君來不負清
“怎么说话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在我面前能够这样贬低他,你以后在他面前就可能诋毁我。”黄春丽有些生气,张弛的行为有些不够厚道。
张弛道:“师父,一言难尽。老谢那个人您不了解,最好您也不要了解。”
黄春丽道:“我都不认识他,也没打算认识。”从张弛的话中她觉察到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张弛岔开话题道:“师父,您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中華改造者
黄春丽摇了摇头:“不知道。”
閃婚暖妻 藍格格
“王猛和方大航一起过来玩的,您要不要跟他见见面?”
黄春丽道:“我打算去会会白无涯。”
张弛愣了一下,白无涯今晚约见王猛的目的就是要找黄春丽,此人动机不纯,一定是想从黄春丽手里得到什么,而且很大可能就是通天经。
“师父,我觉得还是不见得好。”张弛说完之后,又感觉自己这句话有干涉他人私事的嫌疑ꓹ 解释道:“白无涯那个人动机不纯,我担心他对您不利。”
黄春丽道:“我若是不去见他ꓹ 他肯定还会去找小猛。”
张弛道:“他应该不敢吧。”刚才已经给了白无涯一个教训,白无涯又不是傻子,不会在这个时候顶风作案ꓹ 其实即便他胆敢去找王猛,也不会对王猛不利吧ꓹ 毕竟他们是父子。
黄春丽毅然决然道:“我不想小猛跟他扯上任何的关系,跟白家扯上任何的关系。”
张弛心中暗忖ꓹ 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断的ꓹ 此前王猛有过一阵反常的表现,应当就是白氏的血缘作祟,黄春丽虽然想避免白氏和他相认,可最终的结果未必乐观。
黄春丽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了解白无涯那个人,他没有感情的,白家人都是一样。”
张弛道:“是人总会有感情的。”他没有明说ꓹ 婉转地指出白无涯并非人类。
黄春丽叹了口气道:“他不是人,他是妖ꓹ 你心里知道ꓹ 不说出来是担心师父难堪对不对?”
张弛没说话ꓹ 只是笑了笑。
黄春丽道:“当年我年少无知ꓹ 还当真以为他对我是真心真意,现在方才明白ꓹ 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们白家精心谋划的一场局罢了。”
张弛道:“他接近您的目的就是要得到通天经?”
黄春丽道:“一本通天经害了多少人!”目光投向窗外ꓹ 外面下起雪来ꓹ 雪越下越大。
张弛道:“师父,白无涯并非是一个人ꓹ 他的身后还有白云生,还有众多的势力,您如果一个人去见他,实在是太危险了。”
黄春丽微笑望着张弛,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张大仙人感觉头部轰得一下,脑海中无数过去的情景闪现出来,出于本能的反应,他慌忙收敛心神,张大仙人此惊非同小可,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拥有了向天行的全部灵能,虽然离开幽冥墟后打了一些折扣,可是他在当今世界上也应当进入了顶尖的行列,和白无涯刚才的一战足以证明这一点。
邪魅總裁乖乖妻
只是替身嗎
可即便是这样,黄春丽仍然打开了他的意识,应该和他对黄春丽极其信任,并没有做任何的防备有关,尽管如此,黄春丽的灵能之强大也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张大仙人收敛心神回复清明,他不知道黄春丽在这瞬息之间究竟从自己这里得到了多少信息。
黄春丽端起面前的酒杯,浅尝辄止,一双柳叶眉凝簇在一起,继而又舒展开来:“白无天居然活着!”
张弛端起酒杯一饮而下,内心仍然怦怦跳个不停,就算是师父,也把他吓得不轻。
黄春丽道:“你不怪我窥探你的秘密吧?”
张弛道:“师父厉害,我……我也不是存心要对您保密,只是不想给您带来麻烦。”
黄春丽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只是想展示一下我的实力,你不用担心我,白无涯我还能够对付。”
张弛道:“那我就放心了。”的确放心了,黄春丽的灵能就算比不上自己,可比起白无涯也应该不落下风,而且她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她能够看穿别人的思维,白无涯的阴谋诡计也瞒不过她的眼睛。
上古大荒傳 江南風
黄春丽道:“我和姐姐都成为了别人利用的牺牲品,张弛,如果有可能,对小雨好一些。”
张弛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黄春丽道:“她要强的很,前不久我和她见过一面,感觉她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而且……”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方才道:“林朝龙给她留下的遗产有许多都见不得光,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她心中满是仇恨。”目光盯住张弛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你也有些关系。”
张弛汗颜,唯有点头。
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黄春丽道:“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可在男女感情方面实在是太过随意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你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也无法用这里的道德规范来约束你。”
张大仙人老脸通红,黄春丽到底从自己脑子里看到了多少东西,该不会连自己从天宫被贬都被她知道了,人就不能有点隐私了。
黄春丽道:“以你的头脑应该可以解决好这些事。”
张弛道:“我尽力!”
“不是尽力,是一定要。”黄春丽说完,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目:“夜深了,雪大了,你赶紧回去吧。”
张大仙人这会儿被她说得如坐针毡,听她终于肯放自己回去,打心底如释重负,向黄春丽道别之后,匆匆离去。
外面大雪纷飞,路上已经见不到行人,张弛离开小巷,这个时候车也不好打,他准备步行返回酒店,沿着白雪皑皑的道路顶着风雪往前走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
张弛没有回头,以他现在的境界不回头也可以判断出对方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甚至可以根据对方的脚步声判断出对方步幅的大小,根据步幅的大小和落脚的力度推断出对方的身高重量。
不过张弛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在步幅和落脚的力度方面进行了伪装。
北辰这几年正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城市建设,随处可见拆迁工地,前方出现了大片拆迁中的民房,已经人去楼空,张弛快步向这片拆迁区域中走去,脚步声仍然随后接踵而至。
张弛在一片废墟前停下了脚步,远方的路灯将跟踪者的身影拉得很长,一直延伸到张弛的脚下,张弛双手插着衣兜,双脚踩着影子的脑袋,呼出一口白气:“一路跟着我,是打算劫色还是劫财?”他感觉到四面八方向自己压迫而来的灵能,换成别人早已在这种威压下低头,可张弛仍然谈笑自如,慢慢转过身去。
身后站着一个穿着臃肿,带着老头帽的陌生人,这顶帽子已经很少见了,将整张脸都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
张弛无畏和他对望着,心中暗忖难道是白家的人?此人的实力要超出白无涯,以此推断,来人很可能是白云生,也只有神密局七位老怪物之一才拥有如此变态的灵能。
陌生人就这样静静望着张弛,他不说话,也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
张弛也一动不动地望着他,跟踪到这里居然不出手,难道对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心中产生了犹豫?张弛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要动手就抓紧动手,天这么冷,雪这么大,我特么没工夫陪你耗。”
陌生人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一旁,居然解开裤子对着墙根撒了泡尿。
张大仙人这个郁闷,这是准备尿遁还是以这种方式发泄对自己得不屑?对方不出手,自己总不能趁着他撒尿的时候动手吧?没品还特么脏。
陌生人撒完尿,慢悠悠提上了裤子,转身走了,只剩下张大仙人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废墟里,冷风吹来,感觉一股腥臊气味,闻之欲呕,张大仙人捏住鼻子赶紧离开,一股狐骚味!晦气!实在是太晦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