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開局一雙神鬼之手
小說推薦火影:開局一雙神鬼之手
风影大楼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影。
所有人都知道风影大人回来了,是他有事情要宣布。
但讨论的重点,却几乎都放在了叶仓身上。
“昨晚你看到了吗?叶仓大人的灼遁好厉害啊!”
“可不是嘛!那团光都快把我的眼睛刺瞎了!”
“叶仓大人真是村子的英雄啊!没有她村子恐怕就完了!”
说着说着,一个老头突然冷哼一声:“哼,如果不是风影大人非要发动战争,我们砂隐村也不会突然遭到袭击!”
“真是危险万分啊!”
“哎!老头,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小心惹麻烦。”有人好心提醒。
但老头却板着个脸,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
他挺直腰板似乎还准备说些什么,但人群突然抬头看向了风影大楼向外突出的一个长台。
那里,罗砂一步步走出来,来到了所有人都能看见的边缘。
他伸出双手,所有村民都赶忙闭上嘴巴,等候着他的发言。
下一刻,罗砂的脸上突然露出悲痛,声音有些沉重地说道:
“就在前天夜晚,我们砂隐村遭到了云隐的突袭!”
“那帮卑劣的野蛮人竟然朝我们下手,真是可耻可恨!”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神情一变,带着些许喜悦。
“但幸运的是,有一名杰出的忍者率领大家抵御了云隐的进攻,将其击退了出去。”
刚说到这里,村民中就低声传出话语。
“叶仓!”
“是叶仓大人吧!?”
即便只是低语,但随着人数一多,这声音就渐渐成势,化作了低沉的声浪。
孔雀愛吃糖
“叶仓..”“叶仓…”
一句句低语声传到罗砂的耳中,让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他能感受到,即便没有自己的表彰,叶仓也在无形当中成为了砂隐的英雄。
因为砂隐终究不是他的一言堂,而是数十万人民的家园。
突然间,他心底闪过一丝妒意,眼眸眯起了几分。
自己身为风影都没能获得这么多拥戴,叶仓只不过是一夜,就改变了这么多?
不过他的心思终究深沉,很快就收敛一切,略显兴奋地喊道:“没错,就是叶仓!”
“她在前夜成功带领忍者抵御住云隐的突袭,并成功将对方击退。”
軟玉溫香 妖白菜
“如果没有她,整个砂隐村将遭受难以想象的磨难!”
罗砂话音一顿,突然满含威严地说道:“在这里,我以第四代风影的名义宣布!”
“叶仓,即日起表彰为我砂隐村的…”
“英雄!”
招陰 當年菇涼
威严的声音传遍全场,所有人心中似有一团热血,在一瞬间突地点燃。
他们只觉得胸腔内仿佛有火焰在涌动喷发,急切地需要发泄出去。
他们忍不住张开嘴巴,高声喊了出来:“叶仓!英雄!”
“叶仓!英雄!”
“…..”
满怀激情的喊声中,天空突然飘下了仪式感十足的彩带。
而叶仓,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现,站到了罗砂的身旁。
她满脸冰霜地看着广场上密集的人海,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的想法。
不过就在她的目光搜寻到一名少女娇小的身影后,不自觉地露出了一点笑容。
人群们看到这一幕,喊得更加激烈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热烈的喊声究竟是因为叶仓拯救了砂隐。
还是单纯地因为叶仓笑起来时的美艳。
一会儿后,所有人兴高采烈地散开了。
叶仓与罗砂回到风影大厅,期间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知为何,叶仓竟隐隐感觉罗砂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说不出的改变。
茅山遺族
不过她也没有太在意,只当罗砂是真心地想把她树立成砂隐的英雄。
离开后,叶仓得到的任务依旧是驻守砂隐,防备有可能出现的再次突袭。
穿越之孟姜女
叶仓也乐得如此,照现在的局势看,砂隐要么失败。
要么就是忍界陷入动乱,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任何可能都有可能出现。
到那个时候,她再前往战场磨练自己也不迟。
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走上街头,以期得到村民们的欢呼。
她如往常一般行走在阴暗中,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风影大厅内,仅剩罗砂一人。
他看着空旷的大厅,听着外面不时传出的欢呼声,脸色突然阴沉下去。
“真吵!”
他低声骂了一句,双眼的光芒闪烁不已,似乎在想着什么。
不过没有多久,他就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同时出声说道:“召集其他人,准备离开。”
这一天,整个砂隐陷入了狂欢,只为庆祝英雄的诞生!
但罗砂却带着暗部小队离开了,他还有更大的职责等着自己。
桔梗山的战事,还等着他回去主导。
而身后村子的吵闹,并不适合他。
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人们似节日一般欢呼着,大街小巷充满了笑声。
长久以来,砂隐很少有这样值得庆祝的事情。
毕竟无论是哪次战争,砂隐都是落败而归,只能默默承受着战败的伤痛。
祭祀村 西歐胖胖
英雄的诞生,实在是少得可怜。
而幸运的是,这一夜的风尘非常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就像老天的安排一样,让越来越多的村民觉得叶仓就是砂隐的福星。
甚至有人,生出了大胆的想法。
走進修仙
小精靈現世降臨
“要我说,叶仓大人才应该是风影!”
“她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她如果真的冷血,就不会舍命拯救村子了!”
“而现在的风影大人,就是一泡…”
尚未说完,就有人赶忙捂住了他的嘴巴:“你喝醉了,快回去歇着吧。”
宦醫 抽煙的魚兒呀
“我没醉,我还能喝!”男子挣开同伴的手掌,拿起酒瓶喝了起来。
鳳傲天下:庶妃掠君心
不过之后,也没有再提起过此事。
但在暗处,一名黑衣装扮带着面具的忍者却暗暗将这一切纪录了下来,
同一时间,在一幢破旧房屋的屋顶上,坐着两道身影。
卷靠在叶仓的身上,看着村子里热闹的景象傻傻笑着。
“这样的日子真是幸福啊。”
“可惜..不多。”
叶仓罕见地点点头,在她从小到大的记忆里,砂隐普天同庆的事情确实很少。
在人们心底甚至有着一个共识:
没有坏消息,就是最大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