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靈戰記
小說推薦蟲靈戰記
刘星在太空中飞行了一阵后,才发现他还是不能长久的待在太空中。
因为没有空气。
他还不能做到内息循环。
要正真想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让修为提高到化神期,或者八九玄功修炼到第六转。
修炼到化神期是遥遥无期。
不过第六转就没那么难了。只要找到合适的神兽,搞到他们的血,就能修炼。
最头痛的是,神兽的血还不能重复。
刘星飞回火星,暂时不去想找神兽的事情,大婚在即,他打算先放下所有的事情。
不然,姗姗非把他杀了不可。
反正就九天时间。
刘星觉得这点时间等等也无所谓。
他待在城主府中,天天做得最多的就是排练和学礼仪。
还有就是招待各方前来的宾客。
时间一天天的过,终于到了他大婚的日子。
……
清晨,天刚蒙蒙亮,刘星就被叫起来梳妆打扮,折腾了几小时,才放他出来迎接几个重要的宾客。
然后才是骑着少见的高头大马,去仙盟城唯一一家旅馆接亲。
到旅馆后,也没有什么人闹亲,姗姗和胡蝶同时上了花轿。
刘星心中暗自高兴,胡蝶姗姗最后还是穿上了红盖头大红袍新娘妆。
她们折腾的婚纱也没派上用场。
一切顺顺利利的照常进行着。
拜堂,谢宾客,喝酒。
这些刘星都彩排过好多次了。
他有条无紊的进行着。
做得一丝不苟。
最后,诸葛强提着个酒瓶子,硬是拉上刘星,叫他来陪酒。
刘星无奈。
谁叫诸葛强是他对好的朋友呢。
“刘星啊,你现在都抱得美人归了,尽享齐人之福,也不给我物色个对象啊!”诸葛强苦笑着说道。
“你要我介绍?”刘星有些意外,凭借诸葛强现在的地位,找啥样的美女找不到咯。
“那当然,我也要找小仙女,能飞来飞去的那种。”诸葛强打着酒嗝说道。
“给你找个小仙女还不容易嘛。梅兰竹菊,你们过来!”刘星把自己的婢女叫过来。
这可是四个美人胚子啊,二八年华,炼气期后期修为,相貌修为都是上上之选。
“你选一个吧!”
“小孩子才选呢,我全要了!”诸葛强扫射一番梅兰竹菊后,毫无犹豫的拍案而起。
“你小子行啊,不过要问问人家姑娘一声才行。”刘星转头看向自己的四个婢女,问道:
“你们谁愿意跟我这铁哥们,要是谁跟了他,以后你们的修炼资源,功法我全包了。”
“任凭城主定夺。”四位婢女小脸通红,低头不敢直视诸葛强。
“让我说,当然是全跟他咯。哈哈哈,诸葛强,你行啊,我娶两个,你娶四个。羡慕死我了!”刘星拍着诸葛强的肩膀大笑着说道。
萬古神帝 飛天魚
“哈哈哈,那就谢了。”诸葛强一下把梅兰竹菊搂入怀中,不再理睬刘星。
刘星苦笑着摇摇头,任由诸葛强去胡闹了。
他也不缺几个如花似玉的婢女。
当然这不是真心话。
……
“刘星,你踏马的抢了我的未婚妻,你不得好死!”姜百川终于忍不住闹了起来。
他猩红着眼睛,怒视这刘星,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一般。
刘星苦笑,这姜百川还真不好处理。
一是他是表哥。
二是胡蝶确实以前和姜百川有个婚约。
周围的护卫不等刘星下指令,已经把姜百川死死的按在地上。
“放了他吧。”刘星示意护卫把姜百川把姜百川放了。
姜百川本来还算天赋不错的修士,可是受到打击后,修为就一直停滞不前。
现在依旧是筑基中期修士,泯然如众了。
刘星现在早就踏入金丹期。
一般的金丹期修士他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一个姜百川。
“刘星,你这狗贼,没必要假惺惺的了。”姜百川并不领情。
一群没走的宾客也饶有兴趣的看刘星怎么处理这棘手的事情。
“哈哈,姜百川啊!你目光也太短浅了,说你是井底之蛙都不为过。”刘星讥讽的说道。
“你……,你还有脸羞辱我!”姜百川召出一把飞剑,就朝刘星刺了过去。
刘星不闪不躲。
“叮”的一声。
姜百川的飞剑断成了几截。
九命奇冤
刘星屹立不动,毫发无损。
幻世神探
姜百川和其他宾客已经目瞪口呆。
刘星抖了抖衣服,淡淡的说道:
“咱们地球人族终究是要飞出太阳系,走向浩渺的星空。现在你竟然鼠目寸光,还停留在一派一城的眼界上,以后何以有所作为!”
刘星的声音很大,很响亮!
震得所有人脑子嗡嗡作响。
他们默不作声,默默的消化刘星所说的话。
刘星也没用再说什么,丢给姜百川一个储物戒指,里面有极品灵石上千,修炼功法几本。希望他以后能成才。
至于姜百川以后怎么选择,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强者从来不用考虑弱者的想法。
……
姜百川捡起地上的储物戒指,头也不回的走了。
末世代武裝 四禧
刘星也没用叫人拦他,笑着继续敬酒。一直忙到晚上,才心猿意马的入洞房。
只是这连着的洞房,让他有些难以决策。
先进谁的洞房都不好,可是不进更不行。
刘星在洞房外徘徊一阵后,还是先进了姗姗的洞房。
姗姗醋劲大,要是先进胡蝶的洞房,估计能闹一晚上。
他忐忑的推开门,走进姗姗那粉红的闺房。
妖皇傳記
姗姗早把红盖头自己甩了,坐在桌子边喝着闷酒。
“你还知道回来啊,都几点了。”姗姗一见刘星,就扯着嗓子斥责。
“这不是要送走所以宾客才行嘛。”刘星小心的陪着不是。
“都快饿死了,先吃饭,吃完了才有力气干别的。”姗姗撕下一条鸡腿,就大口的咀嚼起来。
“那把胡蝶也叫过来吧,估计她也没吃饭。”刘星试探的问道。
“只要你不怕尴尬,随便你吧。”姗姗嘟囔一句,也没反对。
“得咧!”
刘星拿出飞剑,直接在墙上划了一道门,把两个房间打通。
胡蝶有些吃惊,没想到刘星会这么大胆直接。
虽然胡蝶还盖着红盖头,但修士不都是有神识的嘛。
“小娘子,我来揭你的头盖骨了啊!”刘星狞笑着走向胡蝶。
“啊,刘星,新婚之夜,你就想谋杀我啊!”胡蝶吓得连连后退。
“呸,不是,我说的是红盖头。”刘星讪讪一笑,一个箭步就揭开胡蝶的红盖头。
胡蝶的妆容他看过几次了,并不吃惊。
拉着她的小手便说道:
“快来一起吃饭,姗姗可是开始吃了。”
“啊,吃完难道我们睡一起嘛!”胡蝶难为情的小声问道。
“那当然啊,不然分床谁啊,正所谓那春宵啥的一刻千金,不过现在金子也不值钱啊。”刘星拉着胡蝶坐下。撕下一条鸡腿给她。
胡蝶看了看吃得正香的姗姗,小口的咬着鸡腿。
“胡蝶妹妹,你这吃鸡腿的样子,很形象啊!”姗姗娇笑道。
“啊,什么。”胡蝶有些魂不守舍。
“等下你就知道了,多吃点吧,咱们的夫君这么身强力壮,估计会把我们折腾死的。”姗姗银笑着说道。
搞得胡蝶更加难堪,满脸羞红,头都不敢抬了。
刘星一脸懵逼,不过他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娘子们,咱们来喝交杯酒。”
刘星拿起酒壶,给二位娘子倒上酒。
三人手挽成一朵麻花,艰难的把交杯酒给喝了。
“好了,拜堂呢也拜了,交杯酒也喝了,咱们这婚事也算完了。二位再见。”刘星作势要溜。
“喂,你要去干嘛,最重要的事情还没办呢。”姗姗立马抓住了刘星。
“啥事啊?这不都完事了吗?”刘星不解的问道。
“靠,最重要的事情没办啊,你脑子被门挤了吧。胡蝶妹妹,你给他上上课。”姗姗气鼓鼓的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不就是睡一张床是吗?”胡蝶一知半解的说道。
“睡个屁啊,我都金丹修士了,根本不要睡觉。”刘星把姗姗的爪子扒开,一脸正气的说道。
“啊啊啊,看来我们只能用强的了!胡蝶,来,按住他,我来拔他的衣服。”
“这,还是先关灯吧!”胡蝶衣袖一挥,房间里顿时黑漆漆一片。
洞房中慢慢传出渐入佳境的声音。
……
第二天,清晨,刘星才神清气爽的起床。
胡蝶和姗姗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现在才睡过去。
刘星爱惜的在他们额头轻轻一吻,才笑着出门。
刚一打开房门,外面就十几个丫鬟端着洗漱用品,早餐等在外面等候。
“把东西放到胡蝶小姐的房间吧。”刘星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可不想让下人们看到胡蝶和姗姗现在挤在一张床上。
極道年少
丫鬟们把东西放下后,也知趣的走了,并没有东张西望。
刘星坐到桌子边洗漱一番后,慢慢的吃早餐。
开始慢慢的回忆自己这几年走过的历程。
回想起来,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真的让他感叹万分。
不过现在他不同了,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
摘星手
已经更加稳重才是。
黃金鬼瞳之過界
应该更加勤奋才是。
应该更加抽出时间来陪家人才是。
虽然有点自行矛盾。
但必须这么做。
“现在修为是足够了,再找找神兽,基本就差不多了,再搞个高科技研究中心,把诸葛强请过来,以后修仙和科技两条路一起走,仙盟城估计就能长盛不衰。”
刘星拿定主意后,就走出了房间,御剑飞行,飞往火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