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叶唯连忙转身,连带其他三位长老,恭恭敬敬而立,朝着飞掠而来的众人道:
“恭迎陆阁主。”
雁南天弟子们一头雾水,如今叶正已死,他们自然服从四位长老的号令,当即转身一同行礼。
拓跋家族的修行者们则是看的一脸懵逼。
青莲什么时候出来了个陆阁主?
能让四位长老行此大礼的可没几人,即便是皇亲国戚来了,叶唯等人也未必正眼瞧一下。
陆州悬空负手,大致看了一眼左右两边的人。
他没有着急下去。
这里的阵法异常诡异,不像是一般的阵法。
金莲界各大宗门的屏障和神都的十绝阵,红莲的城墙道纹和聚元星斗大阵,黑莲黑塔的三千道禁制,以及白塔的三万道纹,都证明了阵法的强大。
哪怕真人已死,最接近真人的这帮人,完全有机会利用阵法,拥有真人的力量。
“叶唯,几日不见,憔悴不少。”陆州居高临下,看着叶唯说道。
“……”
雁南天的弟子们窃窃私语,如同嗡嗡叫的苍蝇。
拓跋家族的人亦是如此,这谈吐,态度,气势,俨然是高位者的口吻,不过他们没敢轻易插嘴,能让叶唯卑躬屈膝的,又岂是一般人物。或许是雁南天知道拓跋家族联络了秦人越,这才临时找到的高手合作,以抗衡拓跋。
叶唯道:“多谢陆阁主关心,好在扛得住,不碍事。”
陆州点点头,开门见山道:“叶正的人头何在?”
一石激起千层浪。
雁南天弟子们炸开了锅。
拓跋家族的修行者们,则是心中窃喜。
叶唯啊叶唯,你这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活该!
然而……
叶唯并未理会在场之人的反应,而是面无表情地道:“叶正倒行逆施,置雁南天规矩不顾,携三十六天罡阵旗,为一己之私,妄图拿下火凤ꓹ 致使我雁南天三十六天罡惨死;其后,叶正为仇恨蒙蔽双眼ꓹ 以太虚玄丹为赠礼,勾结拓跋思成,企图掠夺隅中天启之柱ꓹ 致使雁南数十弟子和拓跋氏数十弟子全部惨死!
“叶正执迷不悟,犯下滔天大错。我叶唯ꓹ 身为雁南天大长老,替列位先贤ꓹ 替五十六位弟子在天之灵ꓹ 替雁南天上上下下——清理门户!!!”
他身子一转,提高音调道:“把叶正的人头拿上来!”
“……”
这最后一句,蕴含巨大的元气,翻滚出一道道音浪,震得众人耳膜刺痛。
極品保鏢 冰皇傲天
陆州亦是没想到叶唯能说出这么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来。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没什么好说的。
也正是这充满气势的一句,镇住了雁南天所有人ꓹ 包括拓跋氏所有人。
霸天邪尊 無雙
一名弟子,手捧托盘ꓹ 一块布盖住隆起的托盘ꓹ 迈着碎步走来。
他满脸汗丝ꓹ 脊背发凉ꓹ 手足无措。
他尽力支撑着自己,走到了跟前。
双膝下跪ꓹ 双手撑起托盘ꓹ 托过头顶。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了那托盘上。
叶唯转身ꓹ 朝着陆州拱手,一把掀开了那块布ꓹ 呼——
一颗鲜血早已风干的人头,立在托盘上,双眼圆睁。
“叶真人!”
“叶真人!”
拓跋家族的修行者,后退数步,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场景。
雁南天弟子,纷纷低头,而后下跪!
“陆阁主?”叶唯说道。
陆州没有说话,而是挥了下手。
叶唯盖上布,也跟着挥了下手。那名弟子将托盘带走。
至此,拓跋家族的人也难以相信,叶真人,真的死了。这意味着——拓跋真人,十有八九也死了!
“叶唯!弑杀真人,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可真是不要脸!?”那青袍老者怒目骂道。
叶唯面色冷漠道:“拓跋宏,自你来到这里,我一直忍着你,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看在拓跋真人的面子上。死者为大,你还敢继续叫嚣,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分分合合才是愛 文汐angel
拓跋宏愤怒道:“我今天来,就没怕你翻脸!叶正已死,三十六天罡已死,谁给你的底气?”
叶唯皱眉。
拓跋宏厉声道:“待秦真人到来,我定要血洗雁南天!”
身后不管男女老少,齐声道:“血洗雁南天!”
雁南天的弟子们,后退连连。
墙倒众人推,这是自古以来的定律。
叶真人和三十六天罡的死,将雁南天硬生生从第一阶梯的大势力,降到了三流,甚至还不如三流。
陆州看向拓跋宏,说道:
“你要血洗雁南天?”
拓跋宏抬头看了过去,拱手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还望阁下不要插手。”
“恐怕不行。”陆州说道。
“阁下的意思是?”拓跋宏皱起眉头。
这时,赵昱说道:“拓跋宏,还不赶紧给老先生赔罪?!”
“赔罪?”
拓跋家族的人亦是一头雾水。
“原来是赵公子。”有人认了出来。
赵昱也不拐弯抹角说道:“拓跋真人偷袭老先生,已被老先生伏诛!”
“……”
这句话比叶唯那句拿人头的话,还要分量重。
赵昱说的轻松,却如一记重磅炸弹,立时,所有人愣了一下。
拓跋宏像是没听清楚似的,说道:“赵公子,你刚才说什么?”
偽盜墓筆記九之終極之謎 苗人
“拓跋真人已被老先生就地诛杀。”
空气凝滞。
大話紅樓夢 張德坤
四周寂静。
拓跋宏,以及身后的所有人,脑袋一片空白,纷纷看向半空中悬浮而立的陆州,以及身后众人。
他们开始打量陆州,魔天阁众人,还有坐骑。
一白泽,一穷奇。
个个气势不凡,眉宇间自信满满。
大有掌控一切之感。
婚令如山:遵命,老公大人 箬寧寧
戰姬隨我闖異世
陆州带头,落了下去。
叶唯连忙让人抬椅子。
甚至将叶正以前常坐的极其珍贵的十万年红木椅搬了上来。
陆州落座。
其他人立在身后。
那拓跋宏咽了下口水,回头低声道:“都不要轻举妄动,谁若敢动,我必严惩不贷。”
執著於夏 阿難
拓跋真人若真是被这位老先生击杀,那意味着,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是敌手。
叶唯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赵昱更没有撒谎的理由。
若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将会葬送整个拓跋家族。最不济也要等秦真人到来,请他来主持公道。
陆州开口道:
武煉天地行 降落凡塵
“准确来说,拓跋思成不敌镇南侯和天吴,惨死隅中。”
赵昱闻言,连忙纠正道:“对对对,是镇南侯和天吴杀了拓跋真人!”
他真是一点都捉摸不透陆州的心思。
明摆着是来掌控局势的,以老先生的雷霆手段,大方承认杀了拓跋真人,能更好地震慑众人。为什么突然间不承认了?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周一啊!求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