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貨殖修仙
小說推薦諸天貨殖修仙
打不过怎么办,当然是摇人了。
这并不丢人,反正张烨又没有受过古典江湖的教育。
九界無仙
在这一方面,他的脑袋瓜子灵光的很!
刷刷刷!
易继风和傅红雪得到“召唤”,身形一闪便到了张烨的前面,内心稍稍轻轻地别扭一下,但还是站了出来。
看到二人的背影,张烨有了几分把握,自己一个人还真是搞不定对方。
看着前面哼哈二将站着的人,只能说有打团的时候人多就是不一样。
最少心里有安全感。
“哟,你们这是打算一起上了!”
流云一步一步从烟尘尚未散尽的中间出走,带着少年时期才有的不羁与轻蔑。
易继风有些不好意思,面色讪讪,他长这么大打过的群架也是不少,这还是第一次是自己这边的人多!
傅红雪无悲无喜,只是木讷的看着前方,即便是尴尬,也很难从他的面瘫脸上发现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吗?”
张烨掂量掂量手中宝剑,看着流云笑呵呵的说道。
“切,我会用实力告诉你,你一个不行,再来两个也是没用!”
流云一脸不屑,右手背于身后,一手握着长枪,一副高手风范,只是眼睛明显有些走神。+
特戰兵王 青光楚辭
刚才被魅姬“偷袭”,虽然遇见了师妹也挺好的,但是让心上人看到自己的糗样实在是无脸面对。
幸好有张烨这群不咋聪明的强盗出来,暴打对方好在能挣会几分面子。
他觉得刚才自己施展法术的样子简直帅极了。
好人啊。
他看着张烨,竟有几分感激。
张烨学过表演,对于微表情的变幻聊熟于心,流云的神态落在他的眼中,就是尴尬——松了口气——感激——激动。
再看看他眼神撇着的方向,嗯,那是燕红叶的位置。
你这是拿我当经验包了啊!张烨心中大怒,明明你才是NPC好吧!
“阿凤,老傅ꓹ 给我上,今天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
这直接不能忍啊!
两人虽然不知道张烨为何发怒ꓹ 但是现在场合并不需要解释。
傅红雪的刀不知道何时已经出鞘,刀光闪过,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逆水行周
“得罪了!”
易继风低声说道ꓹ 人也一闪跟了上去。
“哼,今天就让尔等见识一下我诸葛流…”
流云凛然不惧ꓹ 不过这俩货怎么有点猛啊!
人影未到,可一道刀幕已经紧身ꓹ 他神色一紧ꓹ 顾不得说完话,身形就是向后一跃。
可人在半空之际,一个身影猛然冲上半空,对着他一刀挥下,力劈华山!
“这么快!”
流云心中一惊,可是半空无法着力,只能举起长枪硬挡。
当!
一声扎耳朵的金属的碰撞之声想起!
“好强!”
帝歌 三月暮雪
本来劈飞张烨ꓹ 流云还是很开心的,但是没想到没过多久ꓹ 自己就也要承受一次了。
流云被一击而退ꓹ 傅红雪得理不饶人ꓹ 双腿连环对着后仰倒退的流云连绵不绝的踢去。
“还来!”
流云尚未喘息ꓹ 只见对方那黑脸汉子对着自己穷追猛打。
从刚才的接触来看,这人也是个内力深厚的人ꓹ 这要是被踹瓷实了估计结果不会太妙。
“天地无极ꓹ 玄心正法ꓹ 金刚法咒!”
看着死人脸的傅红雪,流云脸色微变ꓹ 倒飞之际,单手握长枪,另一端置于另一只手的手肘处,空下来的那只手快速从腰间皮包中拿出一张黄色符纸。
单手快速结印,符纸金光闪烁,然后没入他的手中,他的手便犹如佛掌一般泛着荧荧黄芒。
异变突生,傅红雪却动作依旧,双腿犹如箭矢向流云射去。
超級電鰻分身 匣中藏劍
流云眼神凌厉,手掌翻飞,一一对着迎面而来的脚掌。
砰砰砰!
两者交手,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响声,在一番七八次的交手之后,流云终于落地,可是因为受力还未泄去的缘故,又向后滑行了五六米。
傅红雪倒着翻了个跟头,轻飘飘的落地。
若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傅红雪完胜。
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根本就没有受伤,傅红雪抿着嘴唇,紧紧的盯着半跪着的流云,然后捻了一下脚掌…
这道术,亦或法术果真不凡,从刚才对上流云的金掌的感觉来看,硬度比之石头还硬。
叮!
突然又是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流云刚刚止住身形,易继风到了,飞身向前,长剑横空,一击千里。
不地道啊,你们竟然偷袭,流云来不及多想,尚未退去金光的手匆忙护住要害。
易继风尚在半途,打出一道剑光白练狠狠地向着流云冲去。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嗤~~!
虽然挡住了剑气,但尚未站起来流云又打退了五六米。
地面上有层浅浅的痕迹。
boss太腹黑
“这是你们逼我的!”
流云大怒,短短几回合他都没有出过招,尽挨打了,他愤怒了。
“呵,逼你又怎么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烨突然出现在流云身边,长剑对着他就是斜砍而去!
本来还想上前的易继风停了下来,他真想告诉张烨一声,大哥,剑不是那么用的。
“你…”
流云脸色一变,接着身子一动,向着一变滚去。
“哟,还躲,我让你躲!”
张烨对着懒驴打滚的流云一阵猛砍,每砍一刀就大喊一声,“我砍,我砍,我再砍!”
看着其他人嘴角抽搐,神经直跳。
被追着打的流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他快哭了,这特娘的是什么人啊。
好丢人啊!
张烨又是一剑砍下,翻了六七个滚的流云缓过劲来,眼神一变,找准时机,身子一转然后背部借力,脚尖对着张烨的手腕踢去。
含恨一击,这一下要踢中了,张烨的手也就差不多废了。
“还想着反抗!”
张烨眼神一凛,手腕一扭,长剑一旋,对着伸过来的脚削去,左腿则是对着已经手掌撑地,倒立这的流云的踹了过去。
“嘶,好狠!”
重生之機甲狂想曲 歪倒
我有超體U盤
“张儿,这么暴躁的吗!”
一边观看的秀才和杰瑞一通说道,惹不得惹不得,他们决定以后和张烨好好说话了。
直接锤你脸,你能信。
这多大仇多大恨啊,莫不是嫉妒别人帅气的面庞?
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
暴君請休妾:庶妃毒寵 豆漿姐姐
流云也是一惊,这货怎么朝着脸上招呼,感知到对方的动作,踢向张烨手腕的腿向下一收,下面则是单掌迎上张烨的腿。
接着反弹的力道,身形倒着远离了张烨,半途之中身形调转,犹如落叶轻灵,翻转落地。
落地后的流云脸上看着三人,又看看红叶,他出奇的愤怒了。
他预估一下三人的距离,确认有充足的缓冲之后,他大笑两声,怒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你怕不是个傻子哟!”
这货怎么还在笑,不是傻了把,张烨奇怪的看着他。
流云:“……”
你这个丑鬼才是傻子,流云狠狠地盯了张烨一眼,接着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符纸,只是这样符纸却不是黄色得。
而是紫色的!
接下来,就让你们承受我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