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说来讽刺,提凡顿城早年被修建起来的初衷,除了作为南北贸易中转站外,最大的战略与军事意义,其实是为了防备精灵与谷地人发起‘征讨故土之战’。
所以这座边陲之城不但是科米尔境内数一数二的大城,城墙也是修建的又高又厚,理论上最大能够容纳二十万大军协防作战。
可科米尔的第一任国王凡尔善恐怕怎么都没有想到,被他视作心腹大患的精灵们却一直在走下坡路。
米斯卓诺的兴起也只像是精灵最后余晖的返照。
漢少帝 布衣小p
随着它的破灭和高等精灵的撤离,精灵彻底陷入了一蹶不振的闭锁状态。
以至于这位假想敌都从未向这座军事重镇发起过一次正式的进攻,让它完全失去了本该存在的意义。
而随着北方散提尔堡逐渐被班恩的纷争教徒所掌控,北向贸易也开始从官方更多流向了小型商会和冒险小队抱团组成的走私,于是这座仅存商业意义的大城也随着税收的锐减彻底走向了没落。
历史最低谷时期,它甚至只有几百人象征性的戍边一下,直到近十几年来风暴号角山脉出现了兽人的身影,这座已经破败的像座死城的城池才随着戍边卫兵的增加而恢复了些许生气。
然而此时此刻,当这本应是敌人的近三万精灵战士、半精灵游侠与上万谷地民兵的加入,这座有着上千年时光斑驳痕迹的军事重城…反而像是从历史中复苏了一样…
向着北方来犯的恶魔们,展露出了锋利的尖刺。
又如同一尊屹立在山谷间的巨盾,守护着身后科米尔的故土与上千万臣民。
仿佛直到这一刻,它才绽放出了属于自己本应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只不过很遗憾的是,它同样遭遇了一个最令人窒息的对手。
恶魔。
就像是多元宇宙的其他地方一样。
随着恶魔之潮的出现,它的破灭,就像是已经沦为注定。
恶魔不同于多元宇宙的任何军队,甚至说他们是军队都有些牵强了。
这些自最混乱的虚空中诞生的物种,没有任何组织、纪律和像样的作战计划可言。
它们更像是一支在某个混沌意志下组成的洪流,完全凭借本能淹没、毁灭、吞噬眼前的一切,将所见一切都化作燃烧后的余烬!
也正是因为如此,某些位面的古代学者,形象生动的称呼这些来自深渊的恶魔为…
燃、烧、军、团!
而也不知是不是由于森林深处深渊之门的影响,大量的深渊硫磺气体升腾入大气之后,原本就因黄昏降临的天空竟是因为恶魔的来临渐渐昏暗下来。
咔嚓…
随着一道雷蛇划破苍穹,暴雨,倾盆而下,冰冷的雨水拍打在所有守军的面庞上,让原本就因为紧张的躯体不可抑制的瑟瑟颤抖起来。
城内的伤员与难民们同样瑟缩的躲在因为岁月流逝而残破的屋檐下,聆听着、等待着城外的动静,心系战场关乎到他们所有人命运的战争。
而这些恶魔也没有所谓的侦查、没有宣战、没有佯攻….
只有不顾一切的进攻!
进攻!
再进攻!
当他们出现在面前,就已经意味着战争…自那一刻起…
就已经开始了…
随着大股的恶魔军势正式漫入提凡顿的城池,即将进入精灵们的射程时,身为风语者代理统帅的希尔瓦菈斯持着弯刀向前方一指,骄声叱咤道:
“箭矢准备!”
所有风语者战士齐齐自所剩不多的箭篓中拔出一只箭矢ꓹ 将长弓拉满,蓄势待发。
“瞄准弱点!眼睛亦或心脏!”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爱尔琳妮则在身体微微发抖的温蕾娜耳畔低语道:
“不要怕ꓹ 我在你身边。”
“嗯!”
尚未成年的温蕾娜用力点了点头。
末世進化 空山煙雨
三秒钟后。
“箭矢出射!”伴随着希尔瓦菈斯的一声令下。
阵阵弓弦颤动声中,箭矢如蜂群般朝着城墙外射出,如雨而下。
而精灵一族也不愧为射手一族ꓹ 漫长的成长周期也给了他们足够长的时间用来锻炼自己的射术。
这第一箭下,除了被某些零散的高等恶魔们用武器挡开的ꓹ 几乎没有浪费。
每一次箭雨如雾般爆散而出,最前排的恶魔就跟麦子似的成片倒下。
其中最胆小的怯魔们当即就吓的想要朝后溃逃ꓹ 可在大军的裹挟之下ꓹ 这样做的后果只会互相推攘被身后的恶魔们踩城肉泥。
眼见精灵与半精灵们的进攻初具成效,位于后方的阿尔泰斯精神一振,下令道:
“我们也来上一轮!”
刚刚为自己和王子准备完防御性法术的苏萨尔法师以传讯术传递命令道:
“三十五度仰角抛射!放箭!”
于是各级紫龙卫军官层层下令道:
“放箭!”
但遗憾的是,这种没有准头的抛射,只要没有命中要害,哪怕是对于最底层的畸魔和怯魔来说都不算致命。
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再射出第二轮的机会,恶魔大军就已经用同伴的尸体将护城河给填平了ꓹ 然后就真的如同黑色的潮水一样径直拍上了城墙。
最前排的小恶魔们计划当场就直接被后排的恶魔们给生生碾成了肉糜,成了后方恶魔的踏脚石和血肉云梯。
远远望去ꓹ 就像是城墙上长出了无数根漆黑的不住蠕动的大动脉一样ꓹ 不断的将下方的恶魔输送上去。
而这…仅仅用了不到三分钟!
就在提凡顿守军们面带恐惧的望着那铺面而来的恶魔们时ꓹ 城头上同时再次响起希尔瓦菈斯与阿尔泰斯的呐喊:
“拔刀!/拔剑!”
就见最前排的精灵战士们齐齐将长弓往背后一塞ꓹ 自腰间拔出制作精良的弯刀,在恶魔前扑的瞬间撩起刀锋。
而训练精良的紫龙卫们也将手中剑锋与长枪捅入恶魔的咽喉。
伴随着噗噗噗金属刀刃砍入血肉的闷响ꓹ 遭受重创的恶魔如下饺子般坠下城墙。
但很快的ꓹ 随着最残酷最血腥的短兵相接ꓹ 己方的阵亡开始此起彼伏的出现了。
“啊!”一名提凡顿守军被刚爬上来的夸塞魔直接拽住了脚,将其整个给甩了下去ꓹ 却不幸的没能当场摔死,伴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撕扯与吞噬声,他被饥肠辘辘的恶魔们当场分食了。
“唔…”有塔楼正抛射箭矢的民兵被原魔抛来的生锈长钉射入咽喉,当场捂着脖颈痛苦倒地。
很快天上的弗洛魔也纷纷如鹰一样俯冲至城头,如同挖掘机的爪子一样抓起几只人影带上天空又在残忍的大笑中将其抛落回地面。
悍妃難馴
而当有类似剔骨魔或是狂战魔这样的强力恶魔出现,那处城墙更是会出现小范围的失守。
每当这时,失守的地方就会出现一名‘精灵游侠’和‘盾矮人’的身影。
由于弹药早已在科曼索大森林中就消耗殆尽,构装巨龙的形态在这种境况下极容易误伤友军,他们索性以这样的类人形态作战,对那些成功登上城头的强力恶魔们进行狙击。
前者就像是吟游传记中真正的恶魔猎手一样,挥舞着两把月牙似的战刃屠戮着所见一切恶魔,精准而高效,如同一台迅捷而不会犯错的杀戮机器一样。
后者盾矮人形态的利维坦的战斗风格虽然杀戮没有前者高效,却反而是画风最暴力最令人瞩目的,尤其是那破锣锅般聒噪的战吼,尤其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记。
毒妃嫡女:王爺,放開你的手
“死亡!是活物的权利!
“而我!则赐予你们死亡!”
神級高手在都市
利维坦抡起他的战锤,径直将一头狂战魔的脑袋当场开了瓢。
然后转身就将另一头剔骨魔当场踹爆,鲜血如雨而下,将他沐浴的如同魔神一般将恶魔干瘪的尸体高举:
“我会把你们的肉从骨头上卸下来!
“血液将会喷洒!
“我将以你的颅骨为杯!
“饮尽你们的鲜血!
“鲜血!战争!杀戮!
“死吧!残废吧!撕裂吧!粉碎吧!
“我的灵魂正在熊熊燃烧!
女神重生之巨星老公
“用你们可笑的死亡,来取悦我吧!”
许是看见这货周遭的恶魔阵亡太多,以至于一些高等恶魔都不想招惹他。
即便是恶魔也不愿意去面对没有意义的死亡。
他们对力量,也会心生敬畏。
就别说是恶魔了,眼见这货将血肉砸的漫天飞舞,就连盟军看见他都绕着走。
利维坦凭借一己之力,就成功守住了一座塔楼。
可他这疯魔的模样,依旧让跟在易勒温身边协同作战的爱尔琳妮都不由关切的问道:
“李维斯先生,他…他没事儿吧?”
易勒温却是翻了个白眼,道:
“别管他,就是中二病犯了。”
爱尔琳妮和温蕾娜齐齐露出茫然的眼神。
不过眼看着虽然紧急但还算稳固的防线,所有人心头虽然依旧紧张,却依旧对坚守至黎明保有希望。
位于城头最高处的阿尔泰斯仿佛正亲历着曾经最不想面对的梦魇,在将长剑从一头恶魔的胸膛拔出时,有些神经质的低笑着道:
“就只是这样吗?
“如果就只是这样的话,看来的确如同老师所说的那样…
“命运的洪流,也并不是不可以改变的啊。
“圣光与希望,依旧长存…”
“吼!!!”
可就在这时,一声来自天际的低吼声打破了他得幻想。
他愣愣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头手持火焰长鞭与斩首剑的巴洛炎魔,如同史诗神话中的泰坦巨人一般,迈着令大地也为之震颤的步伐…
在所有恶魔们敬畏的目光中和守军绝望的瞩目下…
朝着提凡顿城…
缓缓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