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夢滄桑
小說推薦一夢滄桑
上方巨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我降,我投降。”老者言道。
两臂一松,老者双眸一转,极速向后退去,转眼飞驰上千米,让数十万兵士面露悲哀。
康紫晴双眸一凝,魔眼自额间睁开,一束黑暗光线自额间射出,一瞬到达老者心脏,并将老者心脏吞噬。
“你该知道的,没有人能够背叛我。”三色花在老者身侧绽放,一白衣女子将躺倒深坑的老者提起,落在数十万兵将身前。
“你们呢?降,还是死。”
“拜见城主。”
“落凡尘,由你统领城池,准备炼制战舰事宜。”
奉子逃婚,緋聞老公太傲嬌
“遵命”
而在城池黑塔前,一蒙面人从地底钻出,双眸透着愤怒,在下方,同样一截身躯被锁链牵连,一道道玄妙阵法将它锁定。
此人正是木伦,再次望了一眼城门方向,极速遁去。
而在莽荒密林外,五人闪现,三男两女,俊朗靓丽,修为都在渡劫五重,卡在莽荒密林禁制边缘。
五人可行五行阵,取五行名,生木、长火、化土(女)、革金、藏水(女)。
一会,信兰子和红樱子幻化而出,看着五人。
“拜见长老”
“生木,此行危险,务必小心。”信兰子取出一块符隶,青色纹路勾连,一朵兰花闪现,落在生木手中。
乌云厚重,紫雷翻滚。五人踏进莽荒密林内围,穿过屏障,视线处尽是荒原。
“信兰,你说五人可有把握将三人带出。”
限制級婚愛,權少惹不得 茗香寶兒
“看天意吧。”
两人身形一闪,随着大变将近,隐族已经出世,如以往一般,准备掀起血幕。
中域,一宗门突然崛起,宗门甲木,同样,另三域,也各有宗门崛起,华莲、夜青、双珠,而信兰子和红樱子共镇南域。
西域,一座庞大殿宇中,黄高楼和麒麟妖皇站在一处,两人看天,一条亮白尾光横扫天穹。
“就在此时。”黄高楼话音落下,一块龟甲闪现手中,而祭台悬在大殿前方。
黄高楼不在疑虑,三根血香竖立三足青铜鼎上,右手凝现一柄木剑,即兴舞动,脚踏奇妙步伐,天空风云动,玄之又玄的气息透出,勾动天地。
麒麟妖皇也没闲着,守在阵眼处,空间压迫迫使宽背微微下降,但随之被他撑起,英俊脸庞浮现一抹异样红润。
一块纯金龟背从黄高楼衣袖飞出,落在祭台上,竖立极速转动,一团火焰自燃,将龟背包裹。剑停,龟背倒在祭台上,火焰也随之消灭。
朕甚惶恐
身体空虚的黄高楼迅速走至祭坛,双眸看向一道道裂纹,心中计算着未来走势,突然,面有喜色。
阵眼处的麒麟妖皇不在坚守,闪身而出,阵基顷刻化为飞灰,而龟背无风自燃,但刚才纹路早已落进他的脑海。
“百年可期啊。”即使以黄高楼的心性,不由开怀大笑。
牵连着两个世界的玄妙线条的猛地收缩,昙日世界和战国世界靠近的速度再次加快。
无尽荒原上,五人极品向前飞去,一柄柄飞剑向远处遁去,当初,隐族也是派了不少人过来。
一座黑铁城池威严耸立,极目望去,五人步伐逐渐加快,站立城门前。
閃婚強愛,伍少的萌妻
五人身形一闪,悬在城墙之上,准备破开阵法,生木手中出现一柄青木剑,刺向阵法。
一个缺口闪现,但阵法转眼弥补,一柄虚幻剑影在阵基成形,向生木斩去,让五人心中惊奇,的确是五人低估了阵法威力。
剑影斩下,却被木剑阻挡,一颗苍天青树转眼形成,剑影下落,将苍天青树斩成两半,而一虚处,生木重新凝现。
海布裏之翼
守护阵法的将领立即察觉,万人方阵分钟成形,在润泽带领下,看向城墙前方生木五人,还在黑塔中的虫皇面色一变,迅速向东城门遁去。
凝视着五人,润泽心中震惊,但面色平静,道,“道友为什么擅闯城池?这可不是君子作为。”
另一方,润丰从府邸赶来,一步百丈。
生木自然不待见润泽,手中木剑指向对方,一渡劫强者怎会被一炼虚小儿审问。
“防护。”润泽喊道。万人方阵阵法变动,一半月形防阵成形,阵法线条与众军士联系,一块巨盾成形,将木剑锋芒阻挡。
另四人身形一闪,落在生木后方,五人气息一聚,一个透明圆环以五人为基点成形,袭向巨盾,卷卷风刃环在周侧,一瞬间,巨盾化为两半,源气逸散。
近万兵士胸口一痛,舌头一甜,鲜红落在脚下。
“攻”润泽一声令下,兵将神情禀烈。润泽手握亮白宝剑,幻影与剑身重合,猛地下劈,锋利剑芒让五人稍稍侧目。
一道光圈将剑锋阻挡在外,一道道风刃将剑芒磨灭,露出亮白宝剑,风刃席卷,化为碎片。五人向阵法飞去,五行阵与城池防护阵相遇,狂暴气浪将上万兵将掀倒在地。
三分钟,五人落在城墙上,青木双眸凝视着上万兵士,右脚一踏,站立润泽身前,自高而下看去,“可惜了。”
木剑向润泽刺去,而润泽双眸光芒渐渐扩散,死亡逼进,让他无法反抗。
一束幽黑光线自虚空射来,让生木不得不撤剑阻挡,光线与木剑相击,一丝毁灭规则在木剑凝聚,一个深洞落在剑身处。
虫皇站立润泽身前,神情淡然,右手掌散出灰黑晕气,猛地向生木轰去,片刻,六人陷入战团,一道道残影在半空闪现。
一刻钟后,一张符隶从生木衣袖飞出,一朵兰花印记向虫皇落去,让虫皇面色一变,极速向后退去,掌印不断轰向兰花印,随之躲开兰花印记的石化规则。
六人悬在半空,两方对视,最后,还是虫皇言道,“为何?”
星辰變後傳 不吃西紅柿
生木迟疑片刻,神识在虚空刻画,东方羽面容显现,“你可见过他。”
“他已经死了。”
五人心中一突,自然不信,“你将那柄剑交出,我们便离去。”
“没有,大不了做过一场。”虫皇冷言道,若非没把握将五人拿下,此时怎会好好和两人说话。
“那你可见过他。”生木神识刻画出康紫晴容貌,却见士兵面色僵硬。生木转眼一想,便知缘由。